转贴 过去两年中,曾对中日关系及现象之反思

evil-eye 收藏 0 126
导读: 上篇:一种信仰,两种信徒 GUEST / 2006年4月 一、每一种信仰,都有两种信徒(There are two kinds of men in each religion)!                             ——帕斯卡尔   在对待中日关系的态度这一问题上,确定这一个信仰显的犹为重要!那这个信仰是什么呢?对那段血泪史的苦难记忆,不回避它,而是去直视它!是将它铭记于心,负重的前行,而不是回过头去嘲笑那段历史中的中国!同时也期待着自己的


上篇:一种信仰,两种信徒

GUEST / 2006年4月

一、每一种信仰,都有两种信徒(There are two kinds of men in each religion)!

——帕斯卡尔

在对待中日关系的态度这一问题上,确定这一个信仰显的犹为重要!那这个信仰是什么呢?对那段血泪史的苦难记忆,不回避它,而是去直视它!是将它铭记于心,负重的前行,而不是回过头去嘲笑那段历史中的中国!同时也期待着自己的国家可以更好——无论你是以责怪的口吻来表达或是用希望的眼神去期盼!——这应当是共同的信仰,如果你没有这种信仰,你否定那段历史,怀疑嘲笑那段历史,那这种人礼貌的说确非是同道中人,这种人被骂“汉奸”我也不会觉的奇怪。就像基督徒称穆斯林为异教徒,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们也许是生错了国度,你们的祖国不该叫中国!

在共同信仰之下,又有两种信徒:

一种是偏向政治,认为日本政府行为完全没有反省罪行的激进派,这派在中国人数众多,与中国近百年苦难史及作为凶手的日本政府的不作为态度密切相关!这类人往往又被曲解为好战份子!

另一种是偏向民间,认为中日民间应当相互友好,在太平洋地区共同繁荣!虽然其代表人物有冰心先生等,但这派在中国往往被误解,动辄被扣上“汉奸”的帽子!

之所以要在这里分清这两条脉络,乃是因为痛心于柏杨先生所说的“内斗内行,外斗外行!”希望在这里的朋友,都可以理解在同一种信仰下团结自己的同胞的重要性! 激进的朋友,请你们学会尊重与自己思想大相径庭的同胞,也许你会觉的他们懦弱,没有骨气,但那是相对于你的标准而言,只要他们对这片土地仍有牵挂,怀里仍是那颗对同胞的热心,那请你们不要随意的谩骂侮辱他们,飞去诸如汉奸,卖国贼的帽子!你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的敌人正在偷笑!

主张中日友好的朋友,你们的苦心终究会有人明白!但是也请你们不要看轻自己的同胞,所谓“愤青都是幼稚的学生,没钱的民工”这样的话几乎是不能原谅的,你们既然有着冰心先生的热心,但也请不要忘了她老人家的胸怀与智慧,千万不要看轻自己的同胞,你们对同胞的中伤评论,也正是我们的敌人所期待的!

说到这里,我们的敌人是谁?那些异教徒是谁?是那些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投机分子,他们每开口必借自由之名,惟恐天下不乱!是那些失去原则,认为国家已经是无足轻重的分裂分子,他们巴不得中国停下前进的步伐,中国的民生对他们而言通常只是用来遮羞的破布!还有就是一些动机有问题的人了,他们是什么我就不说了!

二、 欲变世界,先变自身(To b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甘地

这是我一直不能理解的两个问题,其一,当洪水泛滥的时候,不是明摆着应该选择疏导么?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选择的却是堵截呢?2005年的特殊事件,曾引起国内民族主义空前高涨,于是反愤一词也正式浮上水面!可我宁愿相信这是媒体一手误导的错误——因为这个反字就是最大的问题所在!所谓“反”,在这里即是反对!这不等于就是堵截的方法治理洪水吗?尤其在中日问题上,原本是应该人心柔和的主张中日友好的人士,竟然摇身一变成了坚决武断的反愤头兵,请问这样做有和激进的民族主义在本质有什么区别?你们舍弃了自身最大的优点——柔和,却拾起了敌对的利剑,你们本想要的是中日民间的友好,但却用敌对来解决问题,请问这不是南辕北辙么?正如甘地所说的:“欲变世界,先变自身。”希望为中日民间友好而努力的人士尽快走出误区,最好的办法是疏导,而不是对抗,否则这样下去不仅自误,而且误人!

问题其二,为什么有这么一种人,一方面是绝对的自卑。一方面是绝对的自傲。独独的,没有自尊!自卑的时候,不仅觉的自己是团狗屎,还认为自己的祖国是世界上最落后最无耻最卑鄙的国家,和西方走得越近,脸上的笑容越多。自傲的时候,又觉的其他认为祖国好的人都是狗屎,不仅对同胞不屑一顾,更是自诩洞穿了祖国的黑暗与无望。变成了一种人格分裂的奇异人士。我不知道这些人自卑什么?因为国家还不够美好,所以才更需要你们的努力!我也不知道你们自傲什么?国家存在不足,难道就能体现你们的在认识上的先知和观点上的不俗?你们缺少的就是自尊,想要让国家得到更多的尊重,可以变的更加的美丽!那么先把自己从无聊的人格分裂里拯救出来,首先要学会的就是自尊——世界在你眼中变化!如果学会尊重自己,那么也就会发现怎样去尊重世界!

三、一开始,他们藐视你, 然后嘲笑你,然后又打击你,然后你取得胜利(First they ignore you. Then they laugh at you. Then they fight you. Then you win.)!

——甘地

开始写这段前,我心里毕竟还是有些不安!

我认为中日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是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开战的,因为这不仅关系到中日人民的利益,甚至是全世界人民的利益!而这其中最敏感的一个话题恐怕就是:核战争!

我从来不认为核武器是人类应该拥有的东西——相反它是人类历史上最恶毒最危险的双刃剑。原子弹的出生,给了日本致命的打击,帮助世人提早从法西斯的阴影里解放!但是随着美国“原子弹之父”奥本海墨因为坚决抵制发展核武器而被美国政府迫害致死,爱因斯坦在罗斯福临死前提交了阻止核武器发展的报告,但随后即被麦卡锡指责为“美国的敌人”,核武器很快的露出了他魔鬼的面容,身为核武之父的爱因斯坦和奥本海默最清楚这点,但是他们还是弥补不了这个错误,就像是人类的命运!魔鬼总是能勾引出人类潜在的邪恶欲望,美国,苏联,中国,英国……一直到现代,到最近的伊朗,核武已经成了各个军事大国的镇家之宝,这直接导致的是即使武力强大如美国,当面对拥有核武能力的国家(如现在的伊朗,朝鲜),也不得不三思而后行——这也从人类畏惧心理的层次上减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几率,但这仅仅是减少,并不代表不会发生!一旦再次爆发全球范围的战争,当战争局势图穷见匕,那么谁能保证自私的人类不会将常规战争升级到核战争——那将是人类文明的末日!

说了以上这么多,其实就是我反对中日战争的原因!也许有人认为就打个日本有什么大不了,难道美国还会插手?我想说的是,到那时恐怕不是美国插手的问题——大家都知道“蝴蝶效应”,亚马迅的蝴蝶扇扇翅膀,就成了佛罗里达的飓风。那你认为西太平洋的一颗核弹到了东太平洋,越过大西洋那会变成什么?全世界几万枚核弹头的目标会指向中国!

即使排除核弹打击,常规战争我也是反对的!如果不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贸然的发动战争,那么中国这个在全球最敏感的国家(当然就是我们的祖国),会有多大几率引发全球性的战争?一旦噩梦变成现实,那么就如我上面所说的,遭殃的不仅是中日的人民,恐怕全世界的人类都要在地狱的门前徘徊!

我对目前中日紧张关系的看法是,我们的确在忍受嘲笑,蔑视,甚至是打击,但这还不构成用武力还击的理由!对外通过外交上的努力,用自己的行动赢得国际上的认可,不断提升国家在全球的地位;对内提高人民的素质,以及思想上的进步,加强国家的内部的建设(包括军事力量,)那我相信即使是使用非武力或暴力的手段,我们仍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最后,引用林语堂老先生在评老子曾提到过的一首小诗缓解一下情绪:

日出而作,

日入而息。

掘井而饮,耕田而食。

帝力于我何有哉!

——谁说中国人不是浪漫到骨子里的民族呢?!

下篇:趋势与应对

GUEST/2007年1月


一、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

对于那段历史,日本社会最忌讳的是什么?中国百姓最忌讳的又是什么?60年前的开始的苦难记忆,在国人的血液里留下了世代相传的仇恨,并且这种仇恨是真实存在的!这里,中国人最忌讳的就是日本方面有关那段历史任何的歪曲与回避,任何这样的行为,对于我们这个民族在情感上都是不能容忍的。就像犹太人不会忍受德国对屠杀的否认以及基督徒拿猪比犹太人的侮辱。

而日本社会最忌讳的是什么?我没去过日本,所以只能根据我接触的人来判断。每当我与一些旅日的教授(非华人)谈起那段历史,话题总是会在屠杀这个字眼上被打住,很显然的是他们并不喜欢谈起这个话题,为什么呢?可以推理是因为日本社会本身就在回避这个话题——至于是否真的如此,我想在日本生活过的人才能给一个确切的答案——日本社会是否是在历史问题上一味回避?!

假如后者是成立的,那么前者即是完全合理的!那段历史是日本社会百年之内都不能回避的问题,同样铭记那段苦难也是国人不能回避的责任。而试问以当今日本的外交态度,却要求国人不愤怒仇恨,凭什么呢?


二、不可挽回的趋势

眼下的一代人是被日本影视熏陶长大的一代人,而且未来十几年的形式也许都是如此——直到中国能有一次真正的文化复兴。南京的年青人里,也有许多喜欢着日本的明星,同时又恨着日本的!这里,我首先的立场是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不应当受到太多的指责。

但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如果一厢情愿的宣传中日友好,只会害了更多人。吃着日本快餐文化长大的一代人,没有太多的责任意识,没有太多的民族观念,如果连历史都忘记了,那还剩下什么?即使在这个社会迷失了生活的方向,即使对日本的文化有着很多好感,却不应该忘记那段历史。居安思危——几千年的经验教训,忘记历史的民族不会有希望,一个文明的瓦解会从内部开始!这就是我们必须牢记那段历史最根本的原因,也是我既支持身边朋友坚持自己的爱好,却又不赞成单方面一味中日友好的理由所在——中日友好,至少短期内是不可能的,有个客套外交就已经不错了!而在青少年深受日本文化影响的前提下,保持对日本过往罪恶的警醒是我们民族最后的底线!


三、国家利益

除了历史的因素,国家利益也是个现实的问题!中国与日本的地理位置特殊,在亚洲的地位也特殊。历史上,日本每统一,必定向西侵略。二战后,日本经济貌似亚洲老大。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的利益与日本的利益不可能统一的。既然有冲突,日本必然会有动作,甚至不惜伤害邻国的利益争取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自卫厅闪电升格就是最好的例子,有着如此好斗的邻居,中国人又凭什么去谈友好?难道要牺牲自己国家的利益去“友好”邻国么?何况历史上日本还欠着我们一笔还难以原谅的罪债!


四、所谓的极端

某些人甚喜指责“核平日本”理论与法西斯主义无异——有请这么说的人先那镜子照照自己,这段日子静下来的时候,会突然想到以往某些更极端无的理论,比如“之所以发生南京大屠杀,那是因为日本军人要自卫”这种看似怀疑论,实际却是缺乏基本人道概念的观点……当有这种种言论行为存在的时候, 又有何理由一味去批判对立的极端观点?

极端的存在是相对的,总是一个极端的出现会紧随着另一个极端的诞生,要消除极端的观点,需要的是在不离人之常情的前提下的理性思考。

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两句话:其一,单方面宣扬所谓的“中日友好”只会戕害了我们的将来!其二,“友好人士”如何成为真正的温和派,关键在于言行态度的近于人情,而不是把谈论中日问题当作找乐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