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雍正的一世孤独

有本书叫做《原来雍正》,最近卖的正火的易中天大作《品人录》中也有关于雍正皇帝的精彩分析。我最近经常翻阅一些资料,居然也对雍正有了自己的一些小小看法,故不能与名人的文章相比,权当作游戏文字罢了。


以前对雍正的认识仅仅停留在他是康熙皇帝的儿子,乾隆皇帝的父亲这一个层面上,一个是文韬武略的“千古一帝”,一个是风雅闻名的“十全老人”,而“康乾盛世”在历史上也是被大大地极了一笔,但是夹在其中的“雍”却经常被人忽略掉。而雍正并不是等闲之辈,他所留下的许多谜团就足以让人们回味良久了。今年来,随着由二月河的小说《雍正皇帝》改编的电视剧《雍正王朝》的播出和一系列有关雍正皇帝的网络小说的问世,让这位在位仅有十三年的封建君主又火了起来,但戏说毕竟不是历史,仔细查辨,小说野史中塑造的形象并不能等同于那个真实存在过的有血有肉的人,这便更加激发了我探寻雍正的强烈兴趣。


我从一句诗中突然发现了一个全新的雍正——“九重之殿谁为友,皓月清风作契交”。自清朝入关之后皇帝的文学修养都比较高,作诗并不是什么稀奇之事。很多皇帝都留有不少的诗作。从这些诗中可以窥见一些他们当时的思想动态。这首御制诗全句是:“对酒吟诗花劝饮,花前得句自推敲。九重之殿谁为友,皓月清风作契交。”从字里行间我们可以读到雍正内心的孤独。想想吧,在那高高在上的金銮殿上,一个人坐在宝座上,俯瞰着下面的列位臣工和芸芸众生,怎么样才能分清孰忠孰奸,怎么做才能让大清社稷更加昌盛?没有人能告诉他。没有人与他并肩战斗,没有人能与他推心置腹,一切都是唯唯诺诺,诚惶诚恐,小心翼翼。这是真正的孤独,明明眼前有很多人,还是只能称孤道寡,这不是帝王的尊严,这是帝王的悲哀。


雍正或许从一出生开始就注定了一世的孤独。他父亲康熙皇帝妃嫔众多,他的母亲乌雅氏在当初生下这个皇四子胤禛时仅是一个地位不高的德嫔。他被交由皇贵妃佟氏即后来被封为孝懿皇后抚养。这真是说不清楚该是他的荣幸还是他的不幸。也许他被佟妃教养的很好,并且有了很深的感情,这从他后来亲厚佟家人隆科多可知一斑。在他十二岁那年,孝懿皇后薨,他又回到乌雅氏身边。可能自小不在母亲身边,并且此时母亲也已经有了皇十四子胤祯,母亲对他感情很是淡漠。德妃在雍正登基后一直不肯接受儿子给他的封号,也不肯搬出永和宫,终于在雍正元年就郁郁而终。雍正或许直到母亲去世也没有得到她的真心垂爱,“子欲养而亲不待”是多大的悲哀。


或许是幼年时代的经历导致他阴晴不定的性格,被康熙批为喜怒不定,直到三十几岁是他恳求父亲把他考语中的几个字去掉吧。在他登基之前的几十年中,他一直都在“戒急用忍”,韬光养晦,并不参与到政治争斗中去,还做到友爱兄弟,笃信佛教,做出一副超然世外,清心寡欲的样子。他自诩为“破陈居士”即为一个例证。也许他真的迎合了康熙的口味,并得到了信任,多次让他一人主持祭天大典,这在极为看重祭祀的古代是很重要的一个讯号。康熙给他的赏赐也不少,最有名的就是圆明园了,可惜现在已是一片废墟了。他终于在康熙六十年脱颖而出,一举夺嫡成功。


在电影《圆明园》中有很多关于雍正的描述。圆明园中,不仅花草树木,亭台楼阁,使他身心愉悦,让他从繁重的政务中解脱出来,其中的建筑格局也寄托了他的政治理想。雍正使一个极为勤政的皇帝。他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批阅奏折直到深夜,而他留下来的朱批文字应有几千万言!这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雍正的书法很有骨力,又不失清逸,难以想象是什么坚强的意志让他凭一支朱笔批下如许多的文字。漫漫长夜,一盏孤灯,有谁陪他度过,或许当他从成堆的奏折中拔出头来,看向窗外时,不由一笑,只有天边的明月和徐徐吹来的清风才能读懂他的心罢。


雍正在登基后,对他的政敌可谓是毫不留情。“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句话用在这一事再恰当不过了。他的同胞弟弟胤祯被遣去看守皇陵,八弟九弟被改名“阿其那”“赛思黑”……当初参与夺嫡的那些兄弟都被夺去了权利名号直至自由。他的狠辣手段让兄弟远离自己,使自己的皇位更加稳固。但这些都让他更加孤独。他的“改土归流”“耗羡归公”等新政推行的时候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政见不为人理解,兄弟又不肯屈从自己,这种滋味恐怕只有雍正一个人才能品得出。在雍正死后,乾隆继位。他的儿子似乎也对他的做法不很赞成。乾隆将父亲的政策放宽,新政其实已经悄然变味,当初被圈禁的诸位亲王郡王也被放出来,恢复名位。不知九泉之下的雍正此时会作何感想。


雍正后来与他的很多兄弟关系很僵,那如果他儿孙满堂,也会给他的心灵带来一丝慰藉,享受到一些天伦之乐——其实话又说回来了,皇家哪有真正的天伦之乐——也到罢了,偏偏他又后妃极少,子息单薄。长成人的只有三子弘时,四子弘历,五子弘昼。与他父亲那论年序齿的二十四个皇子实在有天壤之别。弘昼性格懦弱,又无意争储,偏弘时野心很大又被有心之人利用,落得个削爵贬为庶人落魄而终。这固然为弘历顺利登基铺平了道路,但却是付出了亲生儿子生命的代价。皇家真的是不能论血脉亲情的地方,那里只有争斗鲜血和阴谋。雍正晚年极为宠爱的八阿哥福慧早殇,想来他的心境会更加荒凉。


雍正的皇帝做得艰难,首先他的得位的合法性就很遭人质疑,上到他的母亲,他的兄弟,下到黎民百姓。斧声烛影,难堵悠悠之口。他自己也很委屈,所以在处理曾静一案时,沉寂多年的定时炸弹终被点燃。他写了《大义觉迷录》,一条一条为自己辩驳。其结果自然是越描越黑,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乾隆一即位,便把这本书列为禁书,不能不说是一件奇事了。子曰:“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作为一个从小饱读圣贤之书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这句话,然而雍正在这件事上如此沉不住气,可以想见受误解之深。从雍正元年,一直为他鞍前马后,鞠躬尽瘁的首推和硕怡贤亲王——他的十三弟胤祥了。这个好弟弟在雍正八年撒手人寰,带给雍正的不仅是亲情的缺失,更是政治上的一条膀臂被生生夺去,想来朝堂之上更无知音之人了。


雍正晚年甚好丹药,而他的死因更是扑朔迷离,我认为这与所吃丹药不能没有干系。而他死后所选的万年吉地更是让后人猜想。他没有葬在皇父陵寝所在的马兰峪,而是另在易县建陵,是为清西陵之始。史书记载在马兰峪附近初选的“九凤朝阳山”在施工一段时间后发现地质结构有问题,出现了砂石,于是另选吉地。但这又给人以无限遐想:是不是他真的得位不正使他不敢在地下见到皇父?不管真正原因如何,如若不是他的儿子乾隆下令以后皇帝入葬皇陵要东、西交替,以免冷落西陵,恐怕雍正在死后也仍是孤独一人了。


面对斑驳陆离的关于雍正身后之事的种种猜测,我宁愿相信他是一个外冷心热、至情至性的人,他选择葬在远离皇父的地方,也许并不是心有畏惧,而是真正喜欢那片陵地,希望自己在另外一个世界里能够生活得安静祥和,不受拘系,虽然孤独却自得其乐。


看雍正留下的画像,年轻时不过是个苍白瘦弱的男子,年老后微有发福,眼神中并无冷厉之色,相反却是很慈祥安和。而他的数幅在以圆明园为背景的画像,有的时身着道服,手持拂尘,仙风道骨的道士形象;有的时汉族士大夫打扮享受对弈之乐;有的是拿着仙桃逗弄书上的猕猴;甚至还有他戴着金色卷曲假发穿洋装的形象。这些让人相信他是一个深谙生活情趣的人而不是小说电视剧中那个古板冷漠让人无法摸透心思的冷面皇帝!


在外国使节眼里,雍正是一个身材魁梧,语速很快的人,而他的政见方略在被传到国外后竟然甚得思想激进学派的推崇,甚至被法国思想家伏尔泰认为是一个理想的君主。而从他留下的诗作来看,他的诗也算很有文采,也有深沉感情包含其中,不应是一个嗜血无情的人。


原来的雍正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们真的无法知晓了。从他所处的时代直至当今,估计都不可能又真正了解的他的人了。我们只能从发黄的史料,从褪色的画像和无羁的想象中去认识他了。而谁又能真正走进他的内心?没有了,如今只留一具枯骨,当年那个雷厉风行身后又迷雾重重的一代帝王已不复存在,他那一缕孤魂恐怕真的要永世孤独了。


后记:写完本文后意犹未尽,虽然已有三千余字了。一个在位仅有十三年的帝王早已化为一串庄严肃穆的庙号,他的生前种种已经无从得知,很多东西只能让后人猜测、无限感慨了。很多文学作品里都谈到了他的感情生活,其实这当中包含了很多现代人的幻想在里面。我不敢妄加揣测。不是皇帝就一定会有红颜知己相伴,虽有诸多嫔妃,但都化为了皇家玉碟上一个名号。红袖添香,只是中国文人的一个美好理想罢了。这位皇帝的感情生活想来是极为深沉的,我不知道他宠爱过谁,即使有,即使知道,这承载了太多算计和利益的帝王之爱又如何呢?终不过是更添孤独之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