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枪的故事]有枪的日子

红色旅战士 收藏 113 46608
导读:枪的故事 有枪的日子 我喜欢枪,从小就喜欢,在我有记忆起,枪就是我最为喜爱的玩伴。我没有参过军。部队的一切对于我来说是新鲜而又陌生的。但父亲曾经是个军人,其服役部队是曾经在上甘岭痛歼过联合国军的王牌部队,战斗故事有很多。每当父亲讲这些故事的时候,总是最为和蔼可亲的。而我对枪的知识,也基本上是由父亲 启蒙的。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4_2_12963_7112963.jpg[/img] [img]http://pic.tie

枪的故事 有枪的日子


我喜欢枪,从小就喜欢,在我有记忆起,枪就是我最为喜爱的玩伴。我没有参过军。部队的一切对于我来说是新鲜而又陌生的。但父亲曾经是个军人,其服役部队是曾经在上甘岭痛歼过联合国军的王牌部队,战斗故事有很多。每当父亲讲这些故事的时候,总是最为和蔼可亲的。而我对枪的知识,也基本上是由父亲

启蒙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以上这两种曾经是父亲在部队是使用过的制式武器。当然这可不是我父亲使用的原物。父亲对这两种武器的评价很一般,特别是对54式7.62mm冲锋枪,连续射击枪口上跳的非常厉害。父亲曾做过一阶段的武库保管员,武库定期的由上级派人来对武库所存武器进行检查。曾经有过一个检察人员用左手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按住枪身打了一次长点射,最后子弹打光后摔了个嘴啃泥。闹了大笑话。但父亲刚进部队时领到的第一支枪是53式步骑枪,这是一种单发训练枪。一捆捆用稻草包裹的也有用麻袋布包好的。枪很重,而且很油,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擦干净。枪托因为长时间被枪油包裹着怎么擦都显得湿漉漉的。53式四棱军刺刺刀非常长,而且是四棱军刺,父亲说这种刺刀非常坚固锋利,血槽做的很深。看得出来,这是父亲唯一喜欢这支枪的地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父亲后来接触过的两种制式装备。父亲对这两把枪的评价很高。特别是对56半自动。搞得我也对这枪充满了好奇和向往。父亲说这才是真正的枪,不像现在的95或者是03,一大堆的塑料,和玩具差不多。父亲当了10年的兵,后来因为在军校时政审通不过才遗憾的离开了部队。他喜欢握着枪的感觉,喜欢枪体金属部分的那份冰凉和木质部分那种厚重,他说过,一枪在手让他有了自豪感和安全感,以及由此而产生的神圣感。

很遗憾,我唯一一次摸到真正的枪是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那时我家附近有个兵营。每次放学回家都要路过这个兵营门口。有一次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一个在门口值哨的兵叫住了我,可能是太无聊了吧,拉着我问长问短的好半天,我小心翼翼的摸了摸他胸前挎着的56式冲锋枪,他很爽快的给了我玩了一会。枪很重,但因为激动,我当时几乎没在意这一点。只是感到这枪的结构真是复杂。我知道要拉枪栓,但没敢动,我怕被那个哨兵夺走不给我玩了。其实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因为下午还要上课,我家离得学校又远,最后我不得不与那个哨兵告别了。后来每当我放学回家我都会在那个兵营门口看一眼,希望能看到那个哨兵。但每次都只能是失望。

其实我玩得最多的是气枪,诸位不要笑,这也是没办法,我摸不到真正的枪,可又有着很深的枪瘾。小时候玩具枪我有很多,父母亲、亲朋好友们给我买的。直到我成年,我还在买玩具枪的柜台或地摊边上流连忘返。看着大小各异又形形色色玩具枪,脑袋里妄想着有一把真正的钢枪在自己的手里耀武扬威。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样子真是很小白。为此,也不知被老爹老妈数落过多少次。后来工作了,赚钱了,我买了一把上海产工字牌的气枪,惹得周围一帮子哥们没事总往我家跑。经常出现的情况就是,6、7个人争着抢一把枪,差点闹得红了脸。我买气枪母亲是最为反对的,理由是打着了人怎么办,父亲也不支持,认为我打小“军费”开支就太大,而且又不喜欢在家呆着,这下有了这玩意儿更甭想在家看的着人了。其实父亲也很喜欢我买的那把枪,只是因为母亲的率先表态,他没这胆子跟她唱反调。但母亲当时是星期二休息,而我和父亲是星期三休息。于是乎,在学习了保密条例后,我和父亲背枪出发。到野外的农田里打麻雀。那时父亲一直在吹嘘自己的枪法,但看得出来除了端枪姿势够标准外,十来枪过后仍旧是惊走一群又一群的麻雀,父亲只得哀叹岁月不饶人了。收获颇丰的时候一个下午的战利品也就是十来只麻雀,但绝对是晚上我们家最为期待的一道美味。母亲因为这个也默认了我们的“欺瞒”行为。只是后来禁枪了,万分不舍中到处托人找关系,均未奏效。交公前,将枪身涂满了牛油,交出去的时候眼泪差点掉下来。父亲也是一脸的遗憾。那时只要不是下太大的雨,我们几乎是风雨无阻,其实到了后来麻雀们都快认出我们来了,我们一到几乎就会惊走所有会飞的小东西,有时候是空手而归。但我们就是乐此不疲,背枪、上车、端枪、瞄准。父亲讲着要领(其实就是霸着枪),然后开枪射击目标(不是活物了,是玻璃瓶或者其他东西),父亲经常是打不中目标而想尽办法找借口,而我也总是哈哈大想着提醒他这是第几次说这话了。枪没了,星期三下午的美好时光再也没有了。我又回到了从前的样子,又在玩具摊前徘徊,但不好意思再买了。前些日子里,曾经想过去买枪模,选中了两把,一长一短,M1卡宾枪(Marushin 8mm US M1 CARBINE MAXI)和HFC全金属M712驳壳枪(俗称盒子炮)。幸亏没买。因为后来得到的消息是谁买就是犯法,而且坐牢时间不短。嗨~~~~~~~~~~~~~~~这次是彻底无语了!!!

现如今,父亲已是耄耄老人,而我早已是为人夫为人父。但对枪的感情依旧深刻。经常和父亲在一起评价新品军枪或者帮助父亲回忆当年手握钢枪时的飒爽英姿以及对枪的感觉。感谢铁血、也感谢小编s,让我和我父亲又回忆起那时每个星期三下午那段欢快的时光。今天父亲还振振有词的说他的枪法有多好,为此,遭到了我们众人“无情”的白眼。大家都在猜测我那把气枪最后遭遇会是如何。真想再摸摸它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