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剿灭 第五十九章 试验!地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黑寡妇!实验品到了。”“DK”对着实验室门口的摄像头说了过后,实验室的大门立刻打开了。“DK”一晃脑袋,四个抬着冻箱的士兵急忙快速地将被俘虏的洪闻理和水京从箱子中搬了出来抬进实验室中放在已经准备好的双人手术台上。然后四个士兵快速地退出了实验室不敢多看一眼。

“都回去吧!告诉白面我会随时向他通告情况的。”“DK”走进实验室,身后的大门应声合上。

这时在桃源村和“DK”一组的“黑寡妇”出现了,依然是那张冷冰冰的脸配上系在脑后的长发。“黑寡妇”慢慢地走到手术台前打开了无影灯,骤亮的灯光把“DK”晃得眼前一花。“黑寡妇”的手在手术台上一阵狂按,顿时红灯绿灯黄灯亮了一大片,手术台上两人本来裹慢冰晶的身体渐渐地被融水浸湿了一片。

“这!怎么是个伤员?”“黑寡妇”看到水京的左前胸一个巨大的创口不禁提高了声音!

“哦,这个是‘骷髅’打的。不过你放心,还是活的!这小子的心脏长在右边,我们抓住麻醉后又采取了急救。已经止血了。”“DK”不以为然地说。

“你懂什么?受了伤的人是不能注射‘X’的!这个病毒会让人全身细胞产生抵抗!有伤口实验品承受不了会立刻死去。按照这两个人的体质来看绝对是一等一的实验品!最适合用来试验‘X’!但是现在受了伤怎么能用?”“黑寡妇”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叫喊着。

“八格!这疯女人又开始了!该死的偏执狂!”“DK”心里想着嘴上却不敢这样说,“我说那就等他伤口愈合后再做试验嘛。反正头儿没有规定期限。”

“嗯!但是现在你给我出去!我要亲自给他治疗!”“黑寡妇”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

“DK”悻悻地出了实验室,嘴里嘟嘟囔囔地骂着走开了。

实验室里“黑寡妇”见“DK”走开了,先启动机械锁锁住了候正和洪闻理的身体,然后将洪闻理重新冷冻起来。接下来“黑寡妇”走到水京这边的手术台上仔细地察看了水京胸口的伤势,突然操起一把手术刀直接往缝合好的伤口上割了下去,一股鲜血顿时冒了出来,而恐怖的是“黑寡妇”居然伸出手指揩了一手指的血直接往嘴里送去,她的脸上顿时浮出一阵微笑。

曾三山的飞行器由于刚刚修复好,飞行转换能量的速度明显比候正的慢。候正在鹰嘴岩的平台上等了一分钟才见曾三山缓缓地冒了上来。

“我日,回去我肯定要喊徐特立给老子换个。这个坏的飞起太老火了!”曾三山放好控制器说。

“别说这么多了,三儿你可是布陷阱的高手。快看看这里哪有地下通道之类的。我刚才敲了半天也没发现空心的。”候正端着“时力”摆了个警戒姿势。

曾三山一点也不耽误,直接蹲了下来,取出两把“龙牙”,直接把耳朵贴到了平台人工修筑的水泥地面上。两把匕首在手里像耕地一样地敲击起来,曾三山时不时地停下来双手伏地地立起身来。就在平台几乎被搜索完的时候,在靠近掩护洞口的地方曾三山似乎有所发现双手举起往下用力一插,地面顿时翻起!一个半米见方的洞口出现在眼前。

候正见了心里一喜,“我操!三儿!可真有你的啊!”

“莫慌哦!”曾三山抬手阻止了准备过去的候正,拾起旁边的修筑工事的大块石头往洞里用力地扔去,等了一分钟见没有动静才招呼候正过去。

“猴子,这边这个洞你看没得?”曾三山看了看旁边的藏身石洞。

“看了,没有出路除了两个狙击射孔,就只有这个洞口能够进出。好像也没有密道。”候正不肯定地说。

“那莫慌,我再看哈这边。”曾三山不等候正发话,直接钻了进去。敲敲打打老半天,曾三山钻了出来。

“怎么样?没密道吧?”候正看着曾三山。

“有一个,但是现在遭我堵死了。走嘛!”曾三山说着跳进了平台上的翻板下面的密道。候正跟着也跳了下去。

两人落到洞内一看,眼前仿佛到了抗日时代的地道战一般。前后左右都是四壁光滑高约两米,宽约三米的通道,根本分不清楚该走哪边。候正看了看,转头问曾三山,“有什么办法判定陷阱不?”曾三山耸耸肩。候正看了看只得拾起地上刚才曾三山扔下的大石块向前扔去学起了武侠小说里面的投石问路!

见石块在前方的通道完全没有引起反应,两人才慢慢地向前挪到了石块的位置再次拾起了石块向前丢去。曾三山开始不耐烦起来,很小声地嘀咕到,“我日,这个鹰嘴岩修能个多东西挖得能个空。不晓得是哪个傻儿弄的!”

曾三山声音刚落,后面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你们竟然敢说我的工程是个傻儿!”两人吓了一跳,曾三山迅速地向前一跃同时左手的“龙牙”直接飞往了身后声音传来的地方。候正也顾不得前方的陷阱了,往前一蹿就地滚倒回身举起了“时力”。四双眼睛看到的是一具戴着防毒面罩,喉咙上插着一把“龙牙”的尸体。候正瞄准着尸体不敢大意,曾三山慢慢地接近尸体探了探脉搏,转过身对候正点头示意已经搞定了。

两人把尸体拖到了一边,候正小心地摘下了防毒面具,两人不禁吃了一惊!眼前出现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的脸。而防毒面具里面有一个类似于变音器的东西正在闪着红灯。

“想不到,这么小的孩子居然是‘黑幕’的!这‘黑幕’的都他妈的是些什么人啊?”候正仔细地在这个小男孩的尸体上搜了起来,希望找到什么。

“我说猴子,你在找哪样?我们还不快点走?”曾三山看着候正问。

候正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这小孩子好像并没有认出我们是他们的敌人来,而且从他刚才说话的口气。这里的东西就是他弄的,万一他身上有地图的话我们要走出去就好办了!”候正突然抽出了一个小袋子,“找到了!”

候正小心地从小袋子里面抽出一张小纸片,慢慢地展开,最后竟然展成了一张长半米,宽四分之一米的地图!地图的名字是“西藏病毒库实验基地全结构图。”

“我日!这点是病毒库!是东突的还是‘黑幕’的?”曾三山不禁喊了起来。

“肯定是‘黑幕’的!我估计是‘黑幕’利用了这次机会,接受替东突训练士兵的任务然后用东突士兵直接当实验品!”候正看着地图不禁皱起了眉头。

“我日,那这个‘黑幕’还是我们的帮手哦!不如我们给他们申请个嘉奖算了。”曾三山打着哈哈。

“你笑个屁啊!要是真是他们的病毒库!那熊和海豹就危险了!”候正一句话把曾三山的笑声全部噎住了。

“我们,那我们不是要快点!我们该囊个走!”曾三山把“疾雨”一横。

“让我看看,我们现在在鹰嘴岩。前面是训练场!”候正一指地图。

“好!我们去训练场!”曾三山一跺脚就迈开了步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