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四方面军老战士张志勇:南下是没有出路的

zxnxhxx 收藏 0 211
导读:人物小传:张志勇,湖北省红安县人。1916年生,1931年参加红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方面军战士、参谋,红九军25师侦察科长、作战科长。新中国成立后,任空6师政委,空军航空工程部副政委,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训练基地工程部部长、后勤部部长,基地副司令员、司令员,国防科大副校长。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 在我军的将星序列里,张志勇富有传奇的色彩。其一,他是红军西路军的幸存者。1936年10月,他随部队西渡黄河,在达干柴洼古浪地区,与马家军和蒋介石中央军激战,部队在极端艰难的条件下与敌拼死血战,河西

人物小传:张志勇,湖北省红安县人。1916年生,1931年参加红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方面军战士、参谋,红九军25师侦察科长、作战科长。新中国成立后,任空6师政委,空军航空工程部副政委,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训练基地工程部部长、后勤部部长,基地副司令员、司令员,国防科大副校长。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


在我军的将星序列里,张志勇富有传奇的色彩。其一,他是红军西路军的幸存者。1936年10月,他随部队西渡黄河,在达干柴洼古浪地区,与马家军和蒋介石中央军激战,部队在极端艰难的条件下与敌拼死血战,河西走廊洒遍红军将士的鲜血。最后打到祁连山的康龙寺石窝子等处,部队伤亡惨重,张志勇突出重围,死里逃生。


其二,他是皖南事变的幸存者。1941年1月4日,新四军军部及所属皖南部队,奉命移师苏南敌后,行中被预先埋伏的国民党7个师8万余人突袭,是为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当时,张志勇任新四军军部特派员。他所在的老1团在裘岭与敌40师、52师激战4天,部队伤亡惨重。张志勇奉命负责收容掉队人员。他把收容人员编成1个连,自任连长,组织大家突围。由于到处是敌人,他指挥大家边打边突围,直至最后剩下几个人。又经十几天的辗转突围,在旌德大山中与傅秋涛司令员、江渭清主任等300余人汇合。


记者怀着崇敬的心情,聆听这位在战争年代九死一生的老前辈讲述长征时期红四方面军部队南下的教训。


张国焘煽动部队:北上是没有出路的,凶多吉少


记者:在长征途中,发生了张国焘分裂红军的事情。您当时了解情况吗?


张志勇:1935年7月,红九军25师74团奉命从葛曲河西岸撤回阿坝待命。我在74团当参谋,下一步的行动连我们这些人也不知道。


9月下旬,九军政委陈海松在阿坝召开干部会议,传达了他参加张国焘召开的会议精神。大意是部队从葛曲河撤回阿坝,主要是执行张主席(张国焘)的命令:南下作战,打回四川去,打回通、南、巴去。张国焘煽动说,北上是没有出路的,原来计划北上就是错误的,中央不听劝告,竟然带一、三军团单独行动,不告而别地走了……他们北上就让他们去吧,北上是没有前途的,凶多吉少。我们南下先打到天全、芦山、雅安地区去,然后再继续发展。


经过几天的行动,部队到达绰斯甲一线待命。这时向部队干部传达了10月上旬在绰斯甲的会议精神,也是带煽动性的。说毛主席带一、三军团北上执行的是错误路线,是向北逃跑……并且讲成立新的中央,张国焘为新的中央主席。还说张国焘很担心一、三军团的命运等等。


我军将士浴血奋战,先后在宝兴、芦山等地打了几个胜仗


记者:张国焘分裂红军,给部队带来极大的困难。听老同志讲,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红军指战员作战依然英勇顽强。


张志勇:路线正确与否是至关重要的。这次部队南下,因为方向的错误,部队屡屡受挫,但我们红军将士英勇顽强,取得了一些局部的胜利。比如说,实施了绥、崇、丹、懋战役计划,共击溃刘文辉、杨森、邓锡侯部队六个多旅,歼敌约四千人,这一带全部掌握在我军手中。


绥、崇、丹、懋战役结束后,部队积极准备天全、芦山、名山、雅安、邛崃、大邑战役。这些地方都在夹金山以南,部队翻越夹金山后,我军将士浴血奋战,先后在宝兴、芦山等地打了几个胜仗,占领了名山到邛崃大道上的百丈镇。


百丈镇一战的失利,宣告张国焘南下路线的破产


记者:百丈镇一战是非常被动的一仗,红军伤亡惨重。都过去70多年了,一些老同志提起这场战斗,心情仍然十分沉重。


张志勇:没错!百丈镇一仗是一场恶战,不堪回首的一场恶战。


百丈镇一带全是丘陵地带,再往前就是成都平原,这里到处是敌人的碉堡。


我军攻占百丈镇以后,敌人出动了五六个旅的兵力进行拼死反扑。我25师和30军官兵同敌人进行了几个小时的激战,止住了敌人的攻势,紧接着将敌人击溃。


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里我们遇到了空前的困难。


过去在川陕苏区时,无论是反三路围攻,还是反六路围攻,只要突破了敌人的防线,它就全线溃退。而这次敌人是越失败越是集中兵力要同我们决一死战。10月19日,刘湘又集中了十几个旅对我集结在百丈镇的部队进行包围,与我寻求决战,要拼死夺回邛崃、名山、雅安线上的百丈镇,打通救援名山被围困之敌的交通要道。就这样,敌我在百丈镇的决战就打响了。


从11月19日拂晓开始到11月25日,进行了七个昼夜的血战。刘湘共投入兵力80多个团,而我军兵力才15个团。不仅兵力悬殊如此之大,而且条件对我也十分不利。早在中央红军北上、我四方面军进入川西之际,敌人就开始在这里构筑碉堡。而我军刚到百丈镇这一带,几乎没有任何的设防。这里地形开阔,稻田遍布,没有什么依托。敌人凭借坚固的碉堡工事和多于我数倍的兵力优势,要同我决一雌雄。


战斗十分激烈,每一个村庄、每一间房屋、每一个土堆、每一个田埂、每一块竹林或小树林都成了战场。我军反攻过去,敌人又冲杀过来;刚杀伤一批敌人,敌人踩在尸体上又攻过来。有时还来不及收我们战士的尸体,敌人就杀过来了。敌尸我尸混到了一起,稻田都被血染红了。


这一仗实在太残酷了!我军指战员英勇顽强,视死如归,一往无前。战斗中,敌人还动用了大量轰炸机参战,每天都轰炸几次,晴天来,天阴下雨也来。这次决战,我军毙伤俘敌一万五千余人,我方也伤亡惨重,其中我25师伤亡一千余人。最后我军不得不撤出战斗。


记者:百丈镇一战,有许多教训,值得反思的地方很多。


张志勇:百丈失利,令人扼腕!红军将士以生命的代价,宣告了张国焘南下路线的破产。广大指战员深深体会到了离开党的正确领导的滋味,纷纷起来同张国焘的分裂行为作斗争。在党中央的关怀下,红四方面军与红二方面军一同北上,终于重新回到了正确的轨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