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物小传:颜吉连,湖南省茶陵人,1916年5月生,1930年7月参加红军。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1984年离休。现为总参通信部北京第一干休所副兵团职离休干部。


1935年6月中旬,红二、六军团在桑植休整,遵照电台大队指示,以原小电台人马为基础,编入缴获的5瓦电台和报务人员,组建了新的机动电台分队。新的机器设备包括1个4灯(主振)收报机和两个“71A”管发报机,还有一些备份零件。人员为32人。刘法墉任电台队长,我任报务员兼特派员。


新机动电台分队建立后,工作范围、跟随的单位几乎包括红二军团各师团及红六军团的部分师团。机动电台分队是一个独立建制单位,隶属电台大队领导,配属师团工作,电后勤保障大部分要靠自己解决。


1935年11月19日,红二、六军团主力从桑植出发,实施战略转移,开始了长征。1936年1月1日,部队行至芷江以西的冷水铺地区。天刚亮,我们架好天线正准备联络时,突然低空飞来两架敌机,轮番向我们驻地轰炸扫射,一颗炸弹就在我们住房的旁边爆炸。同志们不顾个人安危,一面把急报发了出去,一面撤收天线,抢收器材,迅速转移,使电台没有受到损失。部队进到黔滇交界的盘县以后,开始了强渡金沙江的行动。我们跟随红6师在向东行进中与敌军遭遇,双方展开了激烈的山头争夺战。敌军使用大量枪榴弹向山头射击,引爆后四处起火,我们阵地上燃起了熊熊大火,敌机在我们四周疯狂扫射。随着战斗情况的变化,我们电台架了撤,撤了架,多次位置转移,做到了收报迅速,发报及时,畅通而准确地收到了军团的命令和指示,上报了部队作战情况,始终紧跟红6师首长。全体同志在战斗中奋不顾身,坚守岗位,保障了通信畅通和机器安全,为我军实行“普渡河转兵”争取了时间。红6师掩护军团胜利地渡过天险金沙江。


1936年5月,我们先翻越了一座又高又大的雪山——玉龙大雪山。后来又翻越了四座雪山。我们夜间工作都是以电池箱子当桌子,趴在地上发电报。发报时,我的手指冻得不听使唤,几个同志围在一起帮我暖手,确保将电报发出去。行军中,有的同志因饥寒交迫,空气稀薄牺牲在山顶上,有的趴在沟边喝水时倒在水边被冻死,还有的从山谷陡峭处滑进深沟被冰雪掩埋。我们电台的运输员鲁道清和年岁最小的通信员龚复兴,他俩当时身患疾病、步履艰难。我们搀扶着他们前进。我接过老鲁的机器担子挑了一段,后又将龚复兴连背带拉,硬是帮助他克服困难,使他随部队到了延安。全国解放后,龚复兴到中央党校学习时,经多方了解找到我。我们一见面,就谈到当年过雪山草地的情景。他说:“是你背我过的雪山,你救了我一条命,我到哪里也忘不了你。”


1936年7月5日,根据党中央的命令,红二、六军团正式改称红二方面军。中央要求红二方面军同红四方面军一道尽快北上,以实现三路主力红军早日会合,共同抗日的目标。7月11日,红二方面军从甘孜出发,向川西草地行进。从阿坝到包座,部队用了6天的时间跋涉一段险恶的水草地。后来我们找到了一片牧场。牧场的粪堆上长满了一尺多高、又清又嫩的灰灰菜,大家如获至宝,高兴极了。部队就地宿营,我们一起动手摘灰灰菜,然后用随身带的铁瓷盆或瓷缸煮着吃,在既无油盐又无佐料的情况下,煮了一盆又一盆,少的吃了二三缸,饭量大的吃了四五缸。大家边吃边谈笑风生的说:这是我们过草地以来吃得最饱的一顿。第二天出发时,还各自带了一捆。我们电台人员在过草地中,出了8个病号,一两天就掉队七八个人,但我们都有一颗永不熄灭的理想之火:革命必胜,共产党的事业必胜。我们硬是咬着牙,走过来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