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看看《杜鹃山》,谈谈被迫为敌效力是否为汉奸的问题

大历史 收藏 21 5701
导读:抗战时,给日本人工作过的普通人算汉奸吗?

看看《杜鹃山》,谈谈被迫为敌效力是否为汉奸的问题


在铁血中,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个辩题:“抗战时,给日本人工作过的普通人算汉奸吗?”我觉得,这个辩题非常有代表意义。


现在的年轻人,看过样板戏《杜鹃山》的估计不在多数,里面有一个场景,把这个问题,我认为,回答的淋漓尽致了。

先交代一下故事背景:贫苦农民田大江迫于生计,被土豪雇用,运大米到山外,被游击队抓到。以队长雷刚为首的一部分人,口称“宁愿饿死,不当奴才”,主张严惩“地主的走狗”,并声称“单凭这一点,就该狠狠打!”此时,党代表柯湘站了出来,拦住了“激进派”,引发强烈不满,个人认为,全剧最精彩的一部分开始了:


——————————————

柯湘:雷刚同志,他是土豪?

雷刚:为土豪做事!

柯湘:那就该打?

雷刚:打是轻的!

柯湘:(号召)同志们!咱们这里,谁给土豪做过事,把手举起来!(举手)怎么,都没给土豪干活?也没受财主剥削?

——————————————


众人纷纷举手,有的给豪门刻碑造墓,有的给财主舂米推磨,“那个旧世道,不干没法活呀!”就连队长雷刚,也承认“为土豪帮工抬轿十几年”。局势已经开始倾向柯湘一方了。


——————————————

柯湘:同志们!难道咱们都是土豪?都要挨革命的扁担?……

毛委员说过:“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豪绅列强,是我们的死敌;而劳苦大众,乃是革命的主力!……

——————————————


下面一段唱词我觉得也很煽情哦,摘抄一点,供大家欣赏:


——————————————

柯湘:普天下受苦人同仇共愤,黄连苦胆味难分。他推车,你抬轿,同怀一腔恨,同恨人间路不平,路不平。可曾见他衣衫破处流血印,怎忍心——怎忍心哪旧伤痕上又添新伤痕?

雷刚深受震撼,悔恨不已:“我良莠不辨,是非含混,错把亲人当仇人,说不尽心中悔和恨。“

——————————————



回到最初的问题,是不是汉奸,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第一,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行为准则。因此,同样的行为,不同的人去做,评判的价值尺度当然要有所不同。当你是中国军人,守土抗战是你的职责,你不可以为敌效力,否则便是汉奸。当你是共产党员,保守党的秘密,是你的义务,无论什么原因,即时严刑拷打也不可以叛变革命,所以《红灯记》中王连举的行为是不可原谅的。而如果你只是平民,你学习卓娅和舒拉,向日军司令部扔燃烧瓶,你是好样的,但如果你为了一家老小,而被迫给日本人拉黄包车,送早点,我并不认为这就是汉奸,尽管从客观上说,这是在为敌人做事。


当然,我对梅兰芳先生宁可荒废自己的美丽嗓子而绝不为日本鬼子演唱一次的高尚行为表示由衷的敬意!但同时,对周信芳先生在川岛芳子的淫威下,被迫一次又一次的受辱,而表示同情。我对朱自清先生宁可饿死,也不吃美国面粉的高尚节操表示由衷的敬意,但我们不能要求每一个教授都这样做,因为这不现实。毕竟,用高尚的标准来要求和规范行为,对少数人可以,对所有人不行;短期内可以,长期则不行。


第二,同样的行为,主动去做和被动的去做,评价也不应一刀切。从法律上讲,在量刑的时候,动机的考量也是很重要的,故意犯罪往往比无意犯罪要判的重,对此我们也可作一个参考。从情理上讲,绝大多数的人们痛斥汪精卫的叛国投敌,而对李陵却大加同情,因此,大众的心理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如果只是普普通通的百姓,我觉得不必苛求。如果一定要强求他们做到,那么请先问问自己:如果我在1938年的北平,我能不能坚持与日本人不共戴天,即使牺牲我的生命,和我的家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