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M) 二十八 谢庄英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谢庄,高高的石墙上,飘扬着两面大旗,一面写着“谢庄团练冯”。另一面写着“卫吾中华,驱夷灭洋”。两面大旗上都有着点点的硝烟的痕迹,石墙上也留下了点点的弹洞。这个村,大都以打猎为生。当英法侵略军从天津上岸侵略中国的消息传来了以后,这个村就办起了团练,选了一个武艺高强,英勇豪侠的山东人冯三保作为团练长,聚起了村中的百余名少年,整日操练武艺,筑石垒土,做好了自保的准备。今天晌午,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晌午的时候,英国人嘎登带领着百余印度士兵来到了谢庄,冯三保借着寨墙的掩护,率领众人用猎枪打退了敌人,冯三保非常高兴。招呼着众团练去打扫战场,把敌人丢弃的枪支弹药收集起来。这时女儿冯婉贞走了过来。他这个女儿,从小就喜欢武术,跟着父亲习艺,学无不精。今年正好十九虚岁,生的是姿容妙曼,英姿飒爽。冯三保见她好像忧心忡忡,问道:“婉贞,你怎么了?我们打了一个胜仗,把洋鬼子打得抱着头跑了,还缴获了这么多的武器弹药,怎么你还不高兴呀?是谁惹着我的宝贝女儿生气了?”

冯婉贞道:“父亲,这些都是小股的敌人呀。他们跑了回去,如果纠集众贼杀回,再拉着大炮过来,我们怎么办?咱们这个村子怎么能抵挡敌人的大炮呢?”

女儿的话在冯三保的心里掀起了波澜,是呀,如果洋鬼子纠合大队人马再重新杀回该怎么办呢?鬼子的大炮厉害呀,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谢庄毁在敌人的炮火中吗?冯婉贞道:“父亲,我倒有一个主意。”

冯三保道:“是吗?哎呀,你个女儿家掺合这些干什么。婉贞呀,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了,还是多多操心你的终身大事吧。咱们村子里也有不少的好儿郎呀,你看,村东的李大……”

“父亲!你先听我说好不好?”冯婉贞听见父亲又扯远了,忙止住他,道:“父亲,依女儿看,这西洋人也就是仗着火器犀利,要是和我们比起武术技击来,肯定是比不过我们。火器打得远,到了近处,就不如我们的武术了。父亲你看,在我们的村子周围十来里都是平原,在平原上我们和西洋鬼子拼火器,我们肯定拼不过他们呀。我听说从来作战都是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我们的长处就是武术技击呀,不如我们和西洋鬼子来个贴身近战。父亲,在我们村子几里开外有一片大的林子,敌人要想来打我们的村子,肯定要经过那片林子,我看能不能精选一批精通无数的人到那片林子里埋伏起来,只要敌人经过,我们就和他们近身肉搏,操刀挟盾,猱进鸷击,让他们的火器不得发射。这样,我们的村子或许能脱过这一劫呀。”

冯三保道:“女儿呀,你想想想,把我们村子里都会武术的集中起来,能有多少人呢?不过百人而已。这区区百人,去和敌人去扑斗,这和把一只羊扔到一群狼里面有什么不同呢?你想的太天真了,不要多说了。不管怎么样,只要我们紧紧守着村子,多多高筑起土石,一定可以再次打退洋鬼子。”

冯婉贞见父亲不听劝,咬着嘴唇离开了。要是按照父亲的这个想法,自己所居住的这个村子真的要毁在鬼子的手中了。村破之时,村里人难道还能幸免吗?又想起自小和父亲相依为命,从山东千里迢迢逃荒来到这里,冯婉贞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

当当当当,锣声响了起来。众团练纷纷集合,到了集合场,却是一愣,团练长并没有来,来得竟是团连长美丽的女儿。众人注目之中,冯婉贞平息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站到了高台上,大声道:“叔叔大爷们,兄弟姐妹们,我冯婉贞,今日有一事和大家相商。我知道,大家都还沉浸在刚刚战胜洋鬼子的喜悦之中。可是,我们来想一想,洋鬼子能善罢甘休吗?如果敌人再次前来,如果敌人拉着他们的大炮来,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能和敌人的炮火相抗衡吗?真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这可爱的家乡就要毁在敌人手里了。婉贞虽是女子,可是婉贞却有这么一个想法,我想就在咱们这村外的树林里伏击敌人,与其坐而待亡,孰若起而拯之?在座的谁要是不同意我的想法,我也不勉强,我是决意要这样做的了,谁要是有意,就跟着我去杀洋鬼子去。”

众人被冯婉贞这个年轻女子的勇气给感动了。纷纷参加。结束得当,众人随着冯婉贞赶到了森林中,埋伏起来。这噶登自从跟着东印度公司到了印度,什么时候吃过这等亏,回去向老上级格兰士一报告,添油加醋一说,格兰士闻听大英帝国的神威大军竟然在小小的谢庄吃了亏,哪里肯咽下这口气,当下派出六百了人,拉了五门大炮,让噶登带路,浩浩荡荡向着谢庄而来。

这一路兵马,除了炮兵,其余的都是印度士兵。说起这队印度士兵,乃是东印度公司刚到印度的时候就发展起来的一个联队,叫做锡尔联队。这个锡尔联队,在圆明园的时候,杀人放火什么样的事情都做了。这次在谢庄冷不丁吃了一次亏,满心里想得都是杀过去肆意妄为的想法,行起军来速度如飞。到了森林的边缘,格兰士微微皱眉道:“噶登,你先派人去侦查侦查。我看这个树林,林子很密,不会有人埋伏吧?”

噶登道:“少校,放心好了,根本不用派人过去。上次我们去的时候就什么也没有。”格兰士哈哈笑了几声,催着士兵们加快脚步。进入密林中的小路后,突然四周杀声骤起,一队黑衣白刃的中国人纷纷杀出。这下出其不意,都吓了一跳,枪栓尚未拉开,他们已经到了近前,幸好行军时都带了刺刀,当先纷纷拔出刺刀相迎,还有的手忙脚乱的往枪上上着刺刀。但是这队中国人身手十分敏捷,尤其是一个少女,右手道,左手盾,当着无不披靡。这下可苦了炮兵了,既要护炮,又要搏斗,场面顿时乱成一团。

格兰士大叫道:“撤退,撤退。”重兵护着火炮匆忙向后撤。伏击的谢庄众人见洋鬼子后退,大声叫好,有的还跳了起来。冯婉贞大声叫道:“乡亲们,我们不能停下呀。鬼子这是主动撤退,他们想离我们远了,好发挥他们火器的长处呀。乡亲们,咱们跟着鬼子一直杀下去。”

众人大醒,纷纷追了上去,缠着鬼子一路缠斗,激战数武,不下有百十人倒在了众人的刀剑之下。格兰士心胆俱寒,这些中国人,真是不要命了呀。匆忙中看到噶登,不知什么实话被人砍了一刀,胳膊吊着,一瘸一拐的在人丛中躲来躲去。格兰士一声长叹,这下子这个跟头可栽大了,再不逃命,看这些中国人的架势,那是死拼到底呀。还真是怪了,这些人怎么比金军还难斗呢?

这些大炮是累赘呀,逃命要紧,还要这些累赘干什么呢?格兰士一声岭下,命令士兵丢下大炮,撒丫子溜之乎也。虽然敌人像是真的逃跑了,虽然队中伤了不少,虽然每个人都很疲惫,但是冯婉贞一点也不敢大意,又领着一些没有受伤的人继续追了下去。

追出一段路之后,突然传来了声清脆的枪响,接着便响起了爆豆也似的枪声,连成了一片。冯婉贞一个急停,卧在了地上,身边众人也一个个趴了下来。“糟了,是不是洋鬼子又来了援兵?”冯婉贞只觉心里砰砰砰跳得厉害,可是过了一阵,咦,怎么不大对劲呀,枪声是响成了一片,可是怎么没有一粒子弹打过来呢?抬起头,却恰好看到洋鬼子群中乱成一团,不少鬼子已经直挺挺躺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滴滴答答的响起了一阵号声,伴随着号音,突然从侧面冲出来一队灰衣的士兵,高声呼喊着奇怪的话语,直冲到洋鬼子队里去。却见洋鬼子一个个跪在了地上,高高举起了双手。

这话冯婉贞是听不懂的,洋鬼子们可是听得明明白白,虽然话音生硬,语调也不准,可是意思却是清清楚楚的:“举起手来,缴枪不杀。”格兰士下意识的向噶登望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睛中读到了恐惧和纳闷:“这又是什么人?他们的枪弹怎地如此犀利?”便在此时,后腰被狠狠踢了一脚,蹩脚的英语说到:“低头,别动。”格兰士眼光斜着看过去,黑洞洞的枪口便直对着脑门,地上却是一只穿着布鞋的脚。前破了一个洞,露出了一只乌黑的脚趾头。大英帝国的尊严和荣誉这时都跑到爪哇国去了,他慢慢的低下了头,紧紧的贴在了土地上。

冯婉贞和谢庄众人慢慢的站了起来。来人肯定是友非敌,看样子都是大清的人呀,只是怎么他们说的话一点也听不懂呢?

“喂,老乡们,不要怕,我们都是中国人,也是来打洋鬼子的,你们好呀。”突然,一个士兵冲着他们挥动起了手臂,同时慢慢向着他们走来。随着这个士兵越来越近,已经可以看到这个士兵脸上的笑容了,冯婉贞突然一惊,他们没有辫子,难道他们是发匪?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冯婉贞举起了刀。

“不要误会,姑娘,我们是人民军,是人民军。是咱们老百姓自己的队伍,我们是来打洋鬼子的。”那个士兵立住了脚,说道。

“别过来。”看着过来的这个兵穿着一身灰布军装,腰中扎着一条皮带,头上带着一顶奇怪的八角帽,帽上还别着一个红色的五角星,怎么看怎么觉得陌生。冯婉贞可不相信有什么老百姓的军队,下意识的挥了挥手中的钢刀,喊道:“你站住。”

“好,我站住了,我不过去。姑娘,乡亲们,你们看,我手里没有武器。”这士兵摇了摇双手,示意手里空着,顺势正了正军帽,拍打拍打衣服,继续说道:“乡亲们,你们真是勇敢呀。这洋鬼子被你们打得丢盔弃甲狼狈窜逃呀。乡亲们,好样的,长了咱中国人的志气,灭了洋鬼子的威风。我真感到高兴。特别是这位姑娘,也拿起刀枪上阵杀敌,好本领,好胆色。”他伸出了两个大拇指。

谢庄众团练呵呵笑了起来,这是自豪的笑声。面前这个军兵虽然穿着打扮奇怪,可是说得是一口道地的中国话呀。而且语气还听和气。怎么刚才冲出时听得到的都是呜哩哇啦的“鸟叫唤”呢?

“哦,原来你们也说大清话呀。刚才你们喊得什么?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呀?”一个少年团练奇怪的大声问道。

“刚才?噢,你是说冲着洋鬼子的喊话?那是英语,是说给洋鬼子听的,叫他们赶快投降。那不是咱中国话。”士兵一边说,一边向前慢慢的移动了几步,前面就躺着一具洋鬼子的尸体,他迈步跨了过去。

“那,你们都会说洋文?”另外一个团练问道。

“也不是会说呀,就是学了几句简单的,像什么‘举起手来’,‘缴枪不杀’,‘举手投降’呀等等。除了这些,其他的就不知道了。那得问翻译。乡亲们,你们是哪个村子的人呀?”士兵借着回答,有向前挪了几步。

冯婉贞心话:“感情你是借着答话向前凑呀。”刚才这个士兵称赞他本领好,有胆色,她心里一阵高兴,却又有些害羞。本应让他站住的话竟然没有说出来。

突然,士兵身后那具尸体动了一下,然后就跳了起来,抡起手中的刺刀就朝着士兵的后背刺了过去。

“啊?!,小心……”众人高叫起来,冯婉贞的嗓音格外纤细而高亢。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那士兵一个侧步旋身,借着转身的势子,一脚踢了出去,将那敌兵的刺刀踢得飞了出去。那敌兵噢噢叫着又扑了上去,却见那士兵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把短枪,“砰”的一声过后,那敌兵仰面躺在了地上,脑门上裂开了一个血淋淋的弹洞。

那敌兵却是一个印度人,其实他的名字叫做塔塔。乃是锡尔联队的一名副队长。逃跑之中,枪声骤起,他就趴在了地上。人民军士兵冲锋之后,忙着处理投降的敌兵,却也没有人注意到地上还有没有装死的。眼看着全队全军覆没,塔塔这心里真不是滋味。却巧这个过来答话的士兵站在了他的身边,又背着他,当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这主子都被人家捉了,自己就是回去也难逃一死,回去死还不如现在就死,死也拉一个垫背的。暗暗抓紧了刺刀,抽冷子跳起来就下手。哪知这士兵身手异常矫健,“垫背”未拉成,却倒在了士兵的枪下。

枪声一响,震惊了全场。士兵们齐喊“连长”,有几个更跑了过来。这士兵便是许大鹏了。自从登州大劫后,人民军便全部行动起来,分从各个战场向着北京和天津方向集结。海军陆战队全旅也倾巢而出。左宝贵亲率两个团准备辽东半岛登录事宜,另外一个团按照王飞的命令,以营连为单位迅速分散的到一二三五四个军中去。聂士成的三军三万多人分三路向天津方向而去,王宝堂的一军四万多人一部直奔热河承德避暑山庄,一部奔向京西,切断了蒙古大草原和北京之间的联系。二军五军合兵一处则朝着北京而来。许大鹏本来就是王飞的警卫员,这次被王飞亲自点将,也来到了北京。

这时他见士兵们跑了过来,忙高声喊道:“没事,没事,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快再看看还有没有装死的。洋鬼子很狡猾呀,你们一个个的看,一经发现,格杀无论。”

“是。”士兵们轰然答应,仔细的搜索起来。

许大鹏将枪插回套中,道:“哈哈,虚惊一场。谢谢大家的提醒啊。多谢了,多谢了。”

这个突发事件一发生,倒冲淡了众团练和人民军之间的隔阂。许大鹏反应敏捷,出手迅猛,也博得了团练们不少的喝彩。冯婉贞道:“原来你叫连长。连长军爷,你也好本领呀。”她听士兵们喊许大鹏连长,以为连长便是他的名字,便也跟着喊连长了。你赞我一句,我夸你一腔,大家彼此彼此。

许大鹏摇手笑道:“不要喊军爷,我们不兴这个。叫我许大鹏好了,不然直接喊我大鹏也成。我们人民军

不兴军爷长军爷短的这一套。我都说了,我们人民军是老百姓自己的队伍,咱们呀,是一家人。军民一家亲,当然用不着这么客气了?你们是哪里的呀?你们领头的是谁?”

众团练的目光都聚焦在冯婉贞的身上。看到团练们都看着那个姑娘,许大鹏不由一愣,难道这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就是她们的首领?

冯婉贞落落大方的道:“许,许军爷,我们都是谢庄团练,我叫冯婉贞。多谢你们相助了。”

许大鹏道:“失敬失敬。冯姑娘,认识你们非常高兴。我们刚到这里,什么情况都不熟悉,冯姑娘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本地的情况?咱们都是打洋鬼子的,理应合作呀。”

冯婉贞道:“好呀。没有你们的相助,我们还不一定能都逮住这些洋鬼子呢。要是你们想知道什么,完全可以问我们。”

许大鹏道:“冯姑娘,你看这样好不好?这敌人呀,都被我们联合包了饺子,这下他们全军覆没,是再也不能为非作歹了。敌人手里的步枪呀,弹药呀,我们人民军一概不要,都由你们自己来保管分配好不好?”

“啊?这怎么使得?”冯婉贞道:“是你们把这些洋鬼子都抓住的,我们怎好都拿走。”

许大鹏道:“仗主要是你们打得嘛。你们不简单呀,只靠着刀剑,就打败了有枪有炮的鬼子兵,你们都是大英雄。这战利品你们不要谁要?拿了鬼子的枪支弹药,可以武装自己嘛。”

“那,那些洋鬼子怎么办?”

“要是冯姑娘不便,就交给我们人民军来处理吧。”

“好,不过,我们也用不了那么多,就分给你们一半的枪支弹药吧。”冯婉贞道。

许大鹏笑道:“用不了那么多,好,就由我们暂时保管一部分也行。这洋鬼子的日子是长不了了,可是我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呀。到时候老百姓们都组织起来,自己拿着枪杆子,跟地主老财封建官僚做斗争,肯定会用得着的。”

“许,许将军,你说什么?洋鬼子的日子长不了了?朝廷不是都跑了嘛?咱们的北京城不是也被鬼子给占了吗?那颐和园,还被鬼子放火烧了呢,他们会乖乖的撤走?”

许大鹏道:“冯姑娘,你可千万不要叫我将军。如果你觉得叫我的名字不好,不习惯,叫我许连长也行呀。我现在才是一个连长呢,离着将军,十万八千里呀。”

“连长?”

“是呀。冯姑娘,你看,我手下,也不过百十人嘛,将军手下,那是千军万马呀。我一个小小的连长,怎么敢称将军?冯姑娘,你的问题太多,我一时也回答不完。你看,这太阳就要落山了,战场也打扫的差不多了,我们能不能到你们的村里去宿营呢?那时我再和你们详细的解说,好不好?”

“好呀,我们欢迎。”

许大鹏回头大声道:“兄弟们,动作快点,把俘虏都押好,今晚我们到谢庄去宿营。”

走了一段,只见一些团练正在用石头砸英军丢弃的火炮,许大鹏连忙阻止。冯婉贞奇道:“许连长,这些大炮我们又没有用,砸了就砸了,留着做什么呀。”

许大鹏道:“冯姑娘,这大炮是好东西呀。威力大,打得远,不能破坏了。”

冯婉贞道:“既然你说好,那就给你们吧。”

“啊呀,既然如此,许大鹏就多谢姑娘了。通讯员,去,通知后面,这里有大炮,让他们速度快点,快来拉。还有,放出信鸽,报告司令员,陆战连已经到达谢庄,配合谢庄团练全歼英敌六百余人。请示下一步的作战行动。”

“是。”通讯员答应着去了。

人民军各路大军一行动,时刻监视人民军队金军也立刻行动起来。为了不暴露作战的目的,隐蔽作战行动,达到战争的突然性,在劝和策略无效之后,人民军对金军先开始了战争行动。王飞通令全军,各部所遭遇之顽敌,务必全歼。因此上,王飞所设想的御敌于北京城外的目标就没有实现,当人民军进入相应目标的时候,英法联军已经在圆明园放起的冲天的大火。虽然落后了一步,但是王飞却更坚定了全歼英法联军的作战意志。豺狼就是豺狼,只有把他彻底的消灭,他才不会再来祸害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