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知炳腐化内幕揭露:锅炉工弄权当上广西副主席

……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从柳州此次的别墅门事件,不禁让人将思绪又勾回到从前……


*仅上过小学的工厂锅炉工竟然官至广西自治区政府常务副主席


*贿赂成克杰为升迁铺路 收受近百万元贿赂


*其儿子是一个“五毒”俱全的流氓烂仔


*案发后时而向办案人员下跪作揖,时而用手捂住脸,透过指缝察言观色


南方网讯 刘知炳案是中央纪委、监察部八室近年来所查办的难度大、案情复杂的一起要案。据调查,“文革”中的刘知炳只不过是一个仅上过小学的工厂锅炉工,因“造反有功”转眼间便登上柳州团市委书记的高位,靠他热衷的“厚黑学”一步一步高迁,竟然官至广西自治区政府常务副主席。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主办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在近日刊登了长篇特别报道,现全文转载如下———


儿女涉案牵出高官父亲


刘知炳衣着朴素,没有架子,关于他违法违纪的举报信也不多。刘知炳案发似属偶然,如果不是震惊全国的柳州骗税案牵涉到他的女儿,进而涉及到刘知炳,人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向道貌岸然的刘知炳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腐败分子!



表面上看,刘知炳衣着朴素,不讲排场,没有架子,和上下级的关系处得不错,关于他违法违纪的举报信也不多;逢年过节,他总是摆出一副体恤下情的谦和态度,慰问群众,慰问退居二线的老同志;为打响柳州的品牌战略,他还曾经率队进京在王府井百货大楼站柜台,推销产品,把自己美化成一个勤政为民的公仆形象。但是,“东窗事发”揭露出来的刘知炳却是一个十足的伪君子:为了替违法的女儿开脱罪行,他利用职权,干扰司法办案,使案子一拖再拖;为了满足自己追逐权力的欲望,他滥用职权,买官卖官,行贿受贿83.2万元;为了给腐败分子当好“保护伞”,他鞍前马后,施压力托人情,给国家造成数千万元的经济损失;为了逃脱法律的制裁,他不惜重金请“高人”指点,订立攻守同盟,串供翻供;为了博得情妇的欢心,他为情妇的多名亲属调动工作,并使其中的多人分到了宽敞的新房……他不是讲正气,而是讲邪气;不是光明磊落,而是两面三刀。他把手中的权力,作为他追求享乐、牟取私利的工具。


这就是刘知炳,一个在广西柳州政坛上“做戏”30年,并升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常务副主席的“高官”的真实面目。


刘知炳案是中央纪委、监察部八室近年来所查办的难度大、案情复杂的一起要案,全体办案人员凭着强烈的正义感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顽强拼搏精神,舌战数月,不仅揭开了刘知炳假廉洁、真腐败的本质,也再次昭示了一个真理————多行不义必自毙,再狡猾的腐败分子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行贿者翻供刘知炳喊冤


[当办案人员再次与向刘行贿的在押案犯逐个接触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全面翻供,矢口否认已交代过的向刘知炳行贿的事实。刘知炳也张口闭口喊冤,呼天抢地地叫屈。突如其来的变故使案件面临着“流产”危险]


那是1999年4月,新华社的一则内参披露,1994年广西柳州市发生一起特大骗税案,虚开增值税发票金额2亿多元,偷税3400余万元,刘知炳的内弟和女儿均参与其中,起了“特殊作用”。


根据中央领导同志的指示,中央纪委派员牵头会同中央有关部门南下广西,拉开了查办这起特大骗税案的序幕。


凭着多年的办案经验,办案人员断定“涉及孩子的问题查不下去,是因为老子有问题”。办案人员一方面督查骗税案,一方面注意隐藏在骗税案背后深层次的问题。


调查中发现,刘知炳在柳州担任要职的32年间,苦心经营,以其权力为中心编织了一张盘根错节的“关系网”,以致在其女儿案发后,他通过各种关系给在看守所关押的女儿传递消息,指使女儿死顶硬撑,拒不交代问题。同时,办案人员据初步掌握的证据还发现,刘知炳除了利用职权包庇犯罪子女外,还存在行贿受贿等诸多问题。


2000年1月,中央批准对刘知炳受贿问题立案调查。然而,当办案人员3月中旬再次南下广西与向刘行贿的在押案犯逐个接触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全面翻供,矢口否认已交代过的向刘知炳行贿的事实。刘知炳也张口闭口喊冤,呼天抢地地叫屈。突如其来的变故使案件面临着“流产”的危险。但办案人员坚决地表示:“决不能因为几个人翻供,就动摇了揭露刘知炳腐败问题的决心!”


一场复杂的斗争展开了。


向办案人员下跪讨公道


[在“两规”谈话中,他时而向办案人员下跪作揖,讨要“公道”,时而用手捂住脸,透过指缝察言观色,企图蒙混过关,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滑稽演员”]


在和刘知炳针锋相对的较量中,办案人员发现,刘知炳不仅作案手段极其诡秘,而且反调查能力强,具有很高的犯罪智商。他滥用权力,但从不批条子,不留痕迹,不让第三者在场,设法做到“进退有路”。刘知炳为掩盖其丑恶行径,可以说是“机关算尽”。比如,他姐姐家对门的那套住房,就是在他的策划和资助下由其情妇购买的,以便借看望姐姐之名,两人幽会姘居。在其女儿、儿子因为涉嫌骗税、赌博案发被抓后,他不惜重金找“高人”商讨对策,后来仅在其手提包中发现

的有关律师、司法机关办案人员的名片就有十多张。


深知自己问题严重的刘知炳,料想到总有一天会东窗事发,他早已为此做了反调查准备。在“两规”谈话中,他作了丑态百出的表演。他时而向办案人员下跪作揖,讨要“公道”,时而用手捂住脸,透过指缝察言观色,企图蒙混过关,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滑稽演员”。


其实,官居高位的刘知炳如此表现并不奇怪,他的发迹史就可说明一切。


锅炉工玩权术步步高升


[据调查,“文革”中的刘知炳只不过是一个仅上过小学的工厂锅炉工,因“造反有功”转眼间便登上柳州团市委书记的高位,靠他热衷的所谓“厚黑学”,耍手腕、玩权术,一步一步得到升迁]


工于心计、善于伪装是刘知炳的为人、为官之道。据调查,“文革”中的刘知炳只不过是一个仅上过小学的工厂锅炉工,因“造反有功”转眼间便登上柳州团市委书记的高位,在政治上“暴发”起来。1983年,在全市清理“三种人”的名单中,他名列其中,并险些被罢官革职。刘知炳使出浑身解数,托人情、表决心,成了漏网之鱼。在此后的从政舞台上,刘知炳主要靠他热衷的所谓“厚黑学”,耍手腕、玩权术,一步一步得到升迁;1991年任柳州市市长,1995年2月任柳州市市委书记,1995年12月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1998年1月任自治区政府常务副主席。


尤其是1991年,对刘知炳来说是一个重要的人生转折点。多年的处心积虑使他开始一步步登上权力的巅峰,同时也使他一步步滑向罪恶的深渊。从最初的追逐权力,滥用权力,到后来的以权谋私,权钱交易,刘知炳走上了一条通向腐败的不归之路。


1991年当上了柳州市市长的刘知炳,所走的第一步是如何巩固自己的“位子”。他通过“挤走一批,拉拢一批,提拔一批”的手腕,大力培植亲信,编织关系网,卖官晋爵,大发横财。


扶植铁杆部下巩固官位


[当上高官的刘知炳,通过“挤走一批,拉拢一批,提拔一批”的手腕,大力培植亲信,卖官晋爵。靠着这些“铁杆部队”和亲信呼风唤雨、为所欲为]


在被刘知炳提拔的人中,有8人被群众称为刘知炳的“铁杆部队”。刘知炳正是靠着这些“铁杆部队”和亲信,在柳州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刘知炳为了满足这些人升官被提拔的愿望,采取违反组织原则的手段,四处活动,以达目的。他们这种互相利用、互相勾结的行为,在柳州的党政机关中刮起了一股歪风邪气,在人民群众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柳州市某局原局长王某、黄某是刘知炳重点培养、拉拢的“铁杆”部下,他们曾经向刘知炳贿送钱物折合人民币7.1万元。而为了回报部下的“忠心”,刘知炳多次在市委书记办公会和市委常委会上竭力为王某、黄某的升迁讲话,并把两人的妻子分别由企业、事业单位安排到政府机关工作。


说起刘知炳的“铁杆部队”,就不能不提柳州市公安局原局长于丁(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和柳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梅柳城(因犯受贿罪、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判刑17年)。经调查,在刘知炳的很多违法犯罪活动中,都有他们两人为之效力。


1996年,刘知炳的女儿刘芳与柳州市无业人员杨某谈恋爱,后来发现杨某有犯罪前科,提出与之分手。杨某坚决不同意,甚至用刀砍下自己的手指相威胁。为防止事情闹大、家丑外扬,影响自己的声誉,1998年2月,担任自治区政府常务副主席不久的刘知炳回到柳州,在家召集于丁、梅柳城商议解决刘芳和杨某的问题。梅柳城提出由市公安局出资30万元给杨某,花钱买平安。刘知炳听后表示“这个办法好”。之后,梅柳城以工作需要为名,写了一个“借资报告”,由于丁批准,从市公安局财务支取30万元给杨某。


1999年底,刘芳从骗税中拿了10万元,案发后,被监视居住,刘知炳又一次召集于丁、梅柳城商量对策。刘知炳指使于丁、梅柳城同一位在监狱的女看守联系,让她传话。这位女监管受命后,在自己的手心里写了个“顶”字给刘芳看,指示刘芳顶住,不交代问题。


上梁不正下梁歪。由于刘知炳的腐败,带出的是手下一批人的腐败。于丁之流之所以对刘知炳如此“忠心耿耿”,惟命是从,说到底是对刘知炳手中权力的膜拜。于丁正是靠着刘知炳这座靠山,贪欲膨胀,胡作非为,刘知炳对他也极为纵容、庇护,最后于丁因贪污公款200多

万元,被依法判处死刑。


贿赂成克杰为升迁铺路


[靠成克杰的一句话,刘知炳顺利地当选为广西自治区党委常委,为感谢成克杰的帮助,巩固发展两人关系,他借成克杰生病之机向他行贿2万元]


刘知炳的权谋伎俩一方面是拉拢下属,培植自己的亲信,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另一方面是不遗余力地寻找靠山,为自己的升迁添石铺路。


1995年下半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换届,有人告诉刘知炳说,成克杰在讨论时,讲到你老刘年轻资格老,当了近20年的厅级干部,这样的情况现在广西也没几个;成还说你在柳州市搞得不错,经济发展快,群众关系好,老百姓都称呼你为“阿炳哥”。因而,在这次自治区党代会上,刘知炳顺利地当选为自治区党委常委。为感谢成克杰对其职务提升的帮助,巩固发展两人的关系,1997年,刘知炳借成克杰生病之机向他行贿2万元人民币。


案件剖析进行到这里,不难看出,刘知炳收钱,送钱,买官,卖官,说到底都是为了一个“权”字。“权”在他的心中早已异化为一种无止境的欲望,一种可以为自己带来荣华富贵,可以使自己呼风唤雨的“魔杖”。于是他“追权”,不惜抛弃一名共产党员应有的原则和立场;他“弄权”,毫不考虑国家和人民利益。但可悲的是,随着他精神的畸变和灵魂的沦丧,在他苦心编织权力之网的同时,自己也沦为“权力”的奴隶,把自己推进苦海。


一家四口个个违纪违法


[他收受近百万元贿赂,充当走私“马前卒”。他妻子从他受贿到庇护子女犯罪均参与其中,其女儿有涉嫌骗税、走私等犯罪问题,其儿子是一个“五毒”俱全的流氓烂仔,刘知炳一个人的腐化,带出了全家的堕落]


从近几年查处的一些大案要案来看,很多被查处对象的腐败问题都是与不法老板、大款、经理搞权钱交易、非法敛财有关。刘知炳最终也没能逃出这个怪圈,在他收受的近百万元的贿赂中,绝大部分都是不法企业老板贿送的。


经查,1992年至1997年,刘知炳对自己女儿担任副经理的柳州某贸易公司通过边贸形式进口冰箱压缩机、汽车车身、发动机等机电设备的违法行为,推波助澜,置财政部有关“财政部门不得为经济合同提供担保”等规定于不顾,指示柳州市财政局先后为该公司走私上述物品提供资金担保,使该公司在没有任何抵押物资的情况下,从中国银行柳州市支行贷款170万美元。更有甚者,该公司走私物品被海关、公安等部门扣押,刘知炳又亲自出面,利用职权干扰办案,强令执法部门放私或对扣押物品罚款放行,给国家造成上千万元的巨额关税流失。


为了感谢刘知炳对本公司的关照和庇护,1993年至1999年间,这个公司的总经理朱某某先后向刘知炳及其妻子贿送30万元人民币、8万港元、1.8万美元。


1996年至1999年,柳州市某冶炼厂厂长张某某为该厂减免应上缴给市电力公司的燃机附加电费和城市电网改造费问题,找刘知炳帮忙审批。刘知炳仅仅说了几句话,批了一个条子:“请市经委、三电办研究,可先解决两年。”国家就损失了2000多万元的电费。与此同时,刘知炳还帮助张的女儿投资的奶业公司申请到政府补贴90万元。当然,刘知炳这样做也是收获颇丰,张某某为感谢刘知炳,先后7次送给刘知炳17万元、2000美元。


作为柳州市的市长、市委书记,刘知炳竟然充当起了走私分子的“马前卒”和“保护伞”,这是对国家法律的粗暴践踏,是对党和人民的彻底背叛。在金钱和私欲的驱使下,他置党纪国法于不顾,置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于不顾,滥用职权,甘被他人驱遣。当刘知炳还在庆幸自己有这样的大款“朋友”,可以不断地满足他对金钱的占有欲望时,他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他不仅早已抛弃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高级领导干部所应恪守的宗旨和原则,甚至也丧失了人的起码尊严和人格。


反观刘知炳的家庭,他妻子从他受贿到庇护子女犯罪均参与其中,其女儿有涉嫌骗税、走私等犯罪问题,其儿子是一个“五毒”俱全的流氓烂仔,一家四口,个个有违纪违法问题。刘知炳一个人的腐化,带出了全家的堕落。


从个人腐败到家庭腐败,从权力的奴隶到金钱的奴隶,再到美色的奴隶,刘知炳完全走到了党和人民的对立面。法律面前没有特殊公民,等待刘知炳的将是法律庄严的审判。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刘知炳的今天就是那些还没有被发现的腐败分子的明天。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