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这个称呼已经好久都出现在脑海里了,我也不知不觉的已经淡忘了这个词,离开学校已经有七年时间了,离开老师也就应该七年了,七年来我一直忙于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渐渐的把老师全部都给遗忘了,今天偶然想起我的老师,我感觉到很难受,我居然连一个老师的样子也想不起来了,我上学上了十一年,这十一年里面我接触和认识了太多的老师,他们就像我上学时候的那些往事一样,都已经在我的脑海里占据不到空间了。

我很着急,我骂自己不是个好东西,那么多的老师怎么连一个也记不起来了呢,着急到我把我所有关于上学的东西都拿出来了,我翻出了我的毕业纪念册和毕业照,我仔细的看每个老师的样子,希望这样我能想起来一点什么,这招很管用,我慢慢的想起来了一点以前的事情,我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了下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哭,是高兴还是伤心。眼泪随着我想起来的一点一滴而越来越多的流下来。我哭着还在笑着,女儿看到我这样跑到老婆面前说爸爸一会哭一会笑的,很奇怪。老婆过来问我怎么了。我告诉她我找到了过去,我想起来了我的老师。她听我说了之后慢慢的退了出去,把时间和空间全部都留给了我的回忆。

最先找到的是我小学的毕业照,那时候的我很小,准确的说那时候的我还是个孩子,我记得我上学的第一天,那时候我们学校还没有搬进新的教学楼,只是听说正在盖呢 ,我们的教室是已经有很多年历史的教室了,板凳还要自己带,桌子全部都是歪歪扭扭的。还有我们学校的围墙上面的那个黑板,为了迎接新同学而画的一幅画,那就是我对学校的第一印象,我们上一年级的时候是有两个班,我有幸被分在了一班,我们的班主任是个和蔼的老人,她的头发花白,后来爸爸和我说那是我们学校的元老级的人物了,已经教了好多界的学生了,我们是她教的最后一批孩子。

她来到教室看到我们这帮猴孩子的时候,我记得她笑了,她用手里的小棍敲了敲讲台上的桌子,但是我们依然还在玩耍,她看到我们在玩就一直没有说话,就那么笑着看着我们,等到我们都玩累了她才说:“孩子们,你们好,我是你们的老师我姓徐,以后你们就叫我徐老师就好了,现在我们把位置排一下好吗?大家都到外面去排好队,我叫到谁谁就进来好吗?”大家那时候都是才上学的孩子,碰到这样的老师都很听话,乖乖的都站到了外面去,然后她一个一个的把我们按照高矮顺序给我们找到各自的位置,排好位置以后她就给我们讲故事,我记得讲的那个故事好像是一分钱,第一天我们还没有课本,她就用这个故事给我们上了第一节课,那节课我明白了一个我有生以来的第一个道理“拾金不昧”。那节课她还教我们唱了一分钱这首歌。

他教我们语文,我们都最喜欢上她的课,她讲课很有特色,从来都是在上课之前把这节课的内容编成一个个的故事,然后用她特有的那种和蔼教给我们,让我们能掌握住每节课的知识,另外由于那时候我们学校的师资力量的缺陷,她还要代我们的常识和美术以及思想品德课,每天的教学任务很重,但是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她有累的表现。

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一件事还是那次我和她孙子打架的事,她孙子那时候还没有上学,是她小儿子的孩子,好像我记得叫坤坤,那时候我们那里还没有幼儿园,她为了能让孙子能过早的接触到一点知识,就安排她孙子到我们班听课,其实她孙子很小,根本不会听课,完全是在捣乱,最重要的是她总是爱和我捣乱,我记得我那时候有个很漂亮的铅笔盒,那是我爸爸从省城开会回来给我买的,小孩子都是爱显摆,我的那个漂亮的铅笔盒也是我引以为荣的东西,我很爱惜,我们班的同学基本上都是看看,从来就没有人用过,所以我很得意,每次上课我都会把那个铅笔盒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上。就是为了能让更多的同学羡慕我。满足一下自己的一点虚荣心。

也就是这个铅笔盒让我和坤坤打了一架,他是以为自己的奶奶是老师所以在我们班里是为所欲为,谁的东西他都敢拿来玩玩,一次上课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盯着我的铅笔盒不放,那时候的我也是很聪明的,下了课我赶紧就把铅笔盒放到书包里,拿着书包就出去了,我还没有走到教室门口呢,他就从我后面抢过我的书包,拿出铅笔盒起哄,我自然不会任由他拿着我最心爱的东西起哄了,就上去抢,他看到我抢就开始跑,我就在后面追。追了好长时间我才抢了回来,但是我发现里面的一个功能已经被他玩坏了,我非常伤心,但是我还是顾及到他是我们老师的孙子,没有找他。但是没有想到放学以后他居然还抢我的书包。我忍无可忍了就和他扭打在了一起,在扭打的时候我不注意把他的鼻子给打出血了,他看到自己鼻子流血以后就睡在地上打滚,其他的孩子都是旁边起哄,还有几个孩子跑去找到了徐老师,他听说之后很快就敢了过来。

她家离我们学校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我看到她跑的气喘吁吁的还很生气的样子,我担心她会责骂我,就准备和她承认错误,但是她过来之后先是把她孙子也就是和我打架的那个,先把他给教训了一顿还让他给我道歉,然后把我身上的土拍干净,告诉我下午他就给我买一个新的铅笔盒赔给我。我当时以为她是就说说而已,没有想到下午上课的时候她真的给我买了一个铅笔盒,但是没有我爸爸买的那个好看,也没有那个功能多。她和我解释说我们这里买不到那样的,等以后她出差的时候再给我买。我呆头呆脑的居然还接受了。上课之前她还要她孙子在全班同学的面前给我道歉,搞的我还挺不好意思的。

后来我们新的教学楼盖好了,她也因为年龄的原因退休了,就教了我们两个学期,后来听人说他退休以后就去她儿子那里的,在海南那边。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现在她也该有八十多岁了吧,我都从一个孩子变成了孩子的父亲了,但是她在我的记忆里现在还是那个样子,永远都是那么的和蔼可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