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德川家光满意的点点头,不知为何,他有一种想要一睹调教结果的兴趣。在以前面对“悦之女”的时候,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

“唔,是否可以展示一下呢?”

不知为何,这个名为安倍小一郎的“阴阳师”脸上的神色,不易察觉的变幻了一下。要知道德川家光所谓的展示是什么意思,仅仅是看一下,还是要她实际展示她的“技艺”呢?甚至于对她的技艺进行试用呢?

“如果是那样的话……!”

望月绫乃现在被修饰的宜喜宜嗔的嫩脸之上,腾的一下红了起来。要知道,如果让别人看到那些,会是一件多么令人难为情,而内心之中极为羞耻的事物啊!可是,这可是出自于“将军”大人的要求啊!难道能够被拒绝吗?

然而,令望月绫乃不胜恐惧的是,阴阳师安倍小一郎稍稍一迟疑之后,最终还是爽快的答应了,他看了看一旁几乎露出馋涎的众位“武家”的武士们一眼。向德川家光使了个眼色。

“将军大人,那么能不能要其他人回避一下呢!毕竟这件事关系重大,尤其她可是要送给……。”

德川家光微微一怔,点了点头。向一旁一议事的众位家臣道:“嗯,你们全都出去。”

“是”众位家臣鞠躬头了一声,退出了“公屋”,心中流露出一股惋惜的心情。要知道经过这位阴阳师调教过的“悦之女”,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一件艺术品,而且是那一种对于所有男人都极具吸引力的艺术品。

这个即将送给那个“神州城”城主的“悦之女”必然会与这里已经见识过的“悦之女”更加不同凡响,这真的是一件可惜的事啊!

且不说家臣们怀着这样的“变态”而遗憾的心情退出到公屋之外,德川家川的心中对于这个最新调教的“悦之女”同样非常感兴趣。

“这样的女人……!”

阴阳师安倍小一郎待全部家臣都出去以后,才向德川家光鞠了一躬依然非常恭敬的说道:“将军大人,这个‘悦之女’的调教可以说是非常特殊的。因为汉人非常讲究女人的贞洁,一个不贞洁的女人完全得不到他们的宠爱,由于她与神州城城主的特殊关系,她的调教甚至完全是由女调教师进行的,即便是我也没有看到啊!说实在的我也非常渴望一观呢!”

德川家川的脸色稍稍一变,扫向阴阳师的目光当中凶光顿露,随即又完全消逝。虽然安倍小一郎这家伙玩的这个花招非常使人厌恶,不过也可见得出这是他忠心的体现。

最少,出去的家臣们绝不可能知道,自己这个“将军”大人一“观”的要求居然被拒,那将是一件十分失面子的事情。现在么,屋里仅余下他们三人,那么这件事丢面子的程度就不那么大了。

“这个‘悦之女’……如果……”

德川家光明白中国人对于贞洁的看法,倘若自己硬要一“观”的话,如果事后被那个神州城城主知道,并引起他的介意的话,那么就太得不偿失了。

“……那样的话神州城的军队就绝不可能退出扶桑,对于天草家的剿灭同样成为不可能顺利进行的事了,那么……”

望月绫乃跪坐的端端正正,固然表情上的羞涩非常吸引人,可是她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仿佛身外所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当她偶尔回味起这些所谓的调教的时候,一种深深的悲哀及强烈的羞耻感就会使包裹她的心。

她从没想到会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模样,当她侥幸逃出九鬼直保的包天色胆时,由于心中对于将军大人的忠诚,她不顾松尾太郎对她的警告,说出了真实情况。

结果,九鬼直保一声令下,她就在军士的看押之下,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了江户。哪知道刚刚回到江户城的第二天开始,她就有了新的任务。

作为望月家的掌家的家长对于此事并不满意,一名女忍者虽然会用“化蝶”那种功夫逃脱,但那全是出自任务的需要,并不会损害她们的尊严,而“悦之女”……

可是将军大人通过首领服部半藏传来的意旨谁能够违拗呢!而且望月绫乃的亲生父母只是家中的下忍,早已经在任务中身亡。所以虽然她也算是掌家的“义女”之一,可是依然得接受这种“命运”。

对于这些“义女”或者“义子”,他们的父母都曾经是望月家的忍者,无论他父母的地位如何,失去双亲人这些幼年孩子们都会成为他人“义子女”。作为家主将派人训练他们忍者人技能,直到他们长大成人,并可以担负任务为止。

至于亲情,因为它们可能影响任务的成败,所以在忍者这个行当之中,它则属于一种禁忌的感情。那样会妨害对雇主任务的忠诚,这一点倒是历史事实。

望月绫乃面对的是家主冷峻的不带一丝感情的神情,虽然她很感激家主对于自己长大,及成为中任所传授的技艺。但是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体验过那种关爱的温情,或者说她非常希望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父母。

可这一切她都不曾体验过,从小到大她的生活全部基本上只包括训练及任务两个组成部分而已。

“绫乃,这将会是一个坚苦卓绝的任务,你将被派往那个神州城的城主身边进行长期潜伏,你必须以一切手段得到他的欢心及信任!并完成将军大人对你要求的其他任务……。”

现在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女忍者,她已经完成了被一些忍者或者是被别人另眼相看的的“悦之女”的调教。

“天啊!这些东西……!”

调教分为女言、女德、女容、女功四大部分,由四位女调教师分别进行调教。

首先是语言方面,她被要求能够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掌握汉语的内容,这将是一个长期的练习。令人感到不安的是她首先必须学习的是,男女之间进行欢爱及日常生活所必须用到的语言。

至于女德方面,将汉人所固有的端庄、贤淑作为基本要求。进一步要求她在她未来的丈夫面前要百依百顺,满足他的一切合理的或者不合理的要求,尤其是在闺房之乐当中的要求。同时为了进一降低她的羞耻心,她甚至被要求进行红绳特训以及相关的其它凌辱,最终能够使男人在里面寻找到快乐为训练目的。

女容方面相对较少一些心理上的痛苦,除了各个场合的梳妆打扮这个忍者训练之时没有涉及的方面之外,并在她的身体之下进行了以特殊手段进行纹身,并用一些“鸽血”进行涂抹,这样的纹身在酒后或者某些特定情况之下就会显现出来。这在望月绫乃所受到的调教当中是最为轻松的一部分。

女功,不用问了,“悦之女”的训练当然是倾向于房中之术的那一方面,至于流行在艺妓方面的诸如汤女、歌舞伎、女体盛等方面的训练她同样不能拉下。至于茶道,花道、棋道等诸道技艺都需一一学会。这一段时间,望月绫乃几乎是不眠不休的进行着以上各种训练。尽管如此,她也仅仅完成了一些可以速成的方面,其他长时间的修行还要靠她自己进行。

安倍小一郎将望月绫乃所受调教的情况与手段一丝拉的告诉了德川家光,最后他总结道:“将军大人,这样的‘悦之女’相信将完全符合您的要求,也完全能够达到施展我们谋略所必须的条件。”

德川家光听着阴阳师滔滔不绝的介绍缓缓点头,将家国的生存寄托在一个女人身上,实在是一件不怎么体面的事情。而且不知为何,心中对于面前这个以特殊方法调教出来的“忍者”出身上的“悦之女”报以极大兴趣,或许就是因为汉人那该死的贞洁吧!

以往的“悦之女”如果将军大人有兴趣的话可能会亲身体验一下,或者会让手下众家臣一起观看“调教”成果,看来这次是不可能了。

“只要那个‘悦之女’真如九鬼直保预言的那样,能够打动那个神州城的城主!而如果在那之前“神州城”能够退出战争的话,那将是非常有益的一件事,看来也只好这样了!”

心中再感叹一下,才向安倍小一郎道:“嗯!安倍君辛苦你了,看来这件事就这样办吧!你现在带她回去,同时作好准备,我想既然我们准备的也差不多了,那么你们也要尽快起程,否则对马岛那边的战事发生变化就麻烦了。”

安倍小一郎恭恭敬敬的鞠躬道:“是的,将军阁下。”

担足了心的望月绫乃听到德川家光一句“你带她回去吧!”如蒙大赦,紧张的精神松驰了下来,一想起适才周围那些人目光当中的欲望,她就不寒而栗。

“如果安倍君真得答应了……!”

她心里响起那几位女调教师告诉她的话。

“……尤其为了关照汉人所注意的“贞洁”方面的要求,所以你是唯一个全部由女调教师训练的质素优良的‘悦之女’,希望这些能帮助你完成你的任务!”

望月绫乃作为一名身具“中忍”能力的“悦之女”,当然比其他用普通少女调教出来的“悦之女”有更大的不同,她的进步更快而且成果更令人满意。

按照几位女调教师的说法,她是迄今为止“悦之女”当中最为出众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