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师说》中:“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在我国几千年的灿烂历史中,“师”,总是受人尊敬,被人爱戴的。谨以此贴献给追求瞬间的永恒——陈老师!

从幼儿园到高中,(呵呵,不好意思哈,我没上大学!)教过我的老师举不胜举,而印象最深的还是我初中的生物老师—— 陈老师。也许在很多人看来他有点不务正业:因为陈老师除了给我们教我们生物课外,他同时也是我市摄影协会的会员。但他却是给我印象最深的好老师!

长期以来,陈老师扎根农村中学,他在抓好教书育人的同时,充分利用课余时间,在摄影的艺术天地里执着追求,刻意创新,不倦探索,创造出诸多完全的艺术形象,给我留下就恒的记忆、、、、、、

陈老师是老三届的学生,在农村,他挥过锄,挑过担。真可谓是“摸、滚、摔、爬”,一身汗水,一身泥巴。他热爱农村生活,熟悉农民题材,因此他的作品也无不打上深深的泥土烙印。

后来随着农村大地涌动起改革的大潮,陈老师便带着审美的眼光,采撷到了这大潮中的一朵朵浪花,这浪花交相辉映,艳丽迷人。首先,他来到了本村专业户吓财的卵鸭场,从数不清的鸭蛋中,捕捉到“美”的闪光。第一只丑小鸭破壳而出,摄影机的镜头便瞄准了它。于是作品《突破》便在瞬间产生了。也正是由于吓财具有突破精神,所以卵鸭的生意越做越红火,致福的道路愈走愈宽广!

另外作品《收获》也是陈老师苦心孤谐,惨淡经营的佳作,那是秋风送爽,大地流金的季节,陈老师也随灵感来到养鱼专业户吓发的池塘。原来吓发的父女俩正在捕捞,他们吃力的拉着网,水面上网兜渐渐地缩小,网兜中的锦鳞欢蹦乱跳。满塘欢声,满池诗意。吓发面上皱纹在笑声中舒展,女儿脸上的桃花在笑声中绽放。他们父女俩拉上来的是满网金色的希望,是丰硕的收获。

还有值得一提的还有作品《春情》,它更是别有一番情趣:春光明媚,春花烂漫。故乡的小河畔,水笑人欢。这里既是甜甜的乡音,又有浓浓的情。劳动致富了,村民们的生活水平也在不断提高,迈步奔小康,洗衣妇女们身上穿的衣服,款式新颖,色彩鲜明,富有浓郁的时代感,妇女们不仅服饰上在改变,而且精神面貌也是焕然一新。她们洗去的是昔日贫穷的岁月,她拉抖出来的是今朝富裕的威风!

当然作为一名园丁,陈老师更是注重下一代摄影人才的培养。课外活动时,他经常为学生举办免费的摄影专题讲座,带领学生走出校门,熟悉大自然,开展第二课堂活动,培养学生们的摄影兴趣。

记得我上初二那年,陈老师辅导市少年宫学生陈君宇,作品《斗鸡》参加省少儿摄影竞赛荣获一等奖;九一年又辅导少年宫的陈智英,作品《学海无涯》《起动力》获全国“阜新杯”少年摄影赛优秀奖。

看到这,也许有人要问:一个初中的生物老师,何以在摄影方面有这方面的成就?说实话,开始时我也不知,后来还是通过与他的一席长谈,我敢说,陈老师斑斓色彩的童年生活,为其创作开拓了无限广阔的艺术空间,为其作品的成功产生了莫大的艺术效应。

陈老师金色的童年,绝大部分时间是在故乡的摇篮中度过的。依山傍水的故乡,简直成了他小时候生活中的乐土。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小桥、故乡的曲陌,故乡的古榕、故乡的炊烟、、、、、、以至于故乡的一草一木都是那样刻骨铭心地印在他的心田,化在他的血液中。也正是故乡把陈老师一下子带到了大千世界;正是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带给他那绚丽无比的摄影天地:高山的巍峨,大海的辽阔,青松的挺拔,古榕的苍劲,江南水乡的妩媚,还有那劳动人民的生活,风土人情无不栩栩如生,真是妙手生辉!

宋代朱熹诗云:“问渠发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正是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使得陈老师艺术作品充满了生机、充满了活力。给人经美的享受,理的启迪。

在荣誉面前,我衷心地祝愿陈老师的艺术生命之树常青,祝愿他给奉献给读者更多的艺术珍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