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雨,细如牛毛,飘飘洒洒,轻轻的降落在这个世界里;可,却不见路人匆匆.我站在雨里,看见那片充满阴霾的天空,看见远方,看到老家的方向。

天,似乎在哭泣.

为那些我们曾经亲爱的人而哭泣,轻轻的在啜泣;或许,又是我们在忙碌的生活里忘记了那些长眠在我们脚下的人们,老天才会为我们的无知而哭泣。

曾忆起小时候.

那时候我还小,不懂得大人们心里的感受,不懂得怀念的滋味.一到了清明的时候,我总会很开心,为什么呢?因为,在清明的时候,总会有大人们准备拜祭的祭品,很丰富;而那时候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是很好,只没能维持家里的基本开支,一日三餐都是粗茶淡饭,连肉都很少吃得到,最多也是逢年过节才有;而那些糖果类的,更不用说了.所以,在清明的时候我总会在心底偷偷的乐一会.

清明的时候.

天刚刚亮.

大人们就早早起床就忙开了,煮饭,杀猪,杀鸡,将宁静的黎明在沉睡中唤醒。原本正在睡梦中的我,在大人沉重的脚步声中也慢慢的醒了,看看窗外,下着毛毛雨,轻烟慢慢的飘散在空气里,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于是光着脚丫跑到天井里看大人干活。大人笑嘻嘻的对我说,快到旁边玩去,等下叔叔煮好东西给你吃。于是,我立马就跑去找伙伴玩了。

可是,还没出到高高的门槛,却又摔倒在地上了,在疼痛下无奈只有哭,大人们一听到我的哭声立刻就在天井里叫唤着:“谁的孩子在哭哇,快给人去看看怎么了。”妈妈总是第一个跑到我身边把我抱起来,边帮我抹去眼角的泪水,边用手抚着我的脚。一边在责怪我:“青儿,大清早的你想跑到哪里去啊?走路又不小心点,要是摔到其他地方怎么办哪,以后记住不要到处乱跑,起来就好好呆在家里,等我回来做早餐给你吃,啊。”我总是翘起小嘴,点点头。刚想缠住妈妈陪我,可那头传来了爸爸的叫声,于是妈妈连忙放下我,叮嘱我一声,就跑去忙了。

我只好坐在门槛上,看着忙碌的大人们,看着屋外的天空。

昏暗的天,朦胧的细雨,忙碌的人们,飘渺的炊烟,将清明刻画得如此凄凉。



到了中午的时候,大人们已经将东西都全部准备好了,于是大家匆忙的喝上几口粥,老者一边分工一边将要注意的事情和问题和大家说清楚,我坐在那里看着他们复杂的表情。分工完毕就开始向目的地出发了,带上全家老小,带上拜祭品,带上对先祖的怀念和尊重。

大人们在路上不断的叮嘱我们这些小孩子,到了墓地不要到处乱跑,要乖乖的站在那里。我们听了都喏喏的点头。但是,当快到了墓地的时候,我却发现大家都不说话了,表情显得凝重很严肃,于是我也不敢开口了,原本走得累,想叫妈妈背的,可我又不敢了。

到了墓地,大家就按照之前的分工忙起来了,锄草的锄草,摆放东西的立刻就将拜祭品摆上去,点香的点香,一切都那么有秩序,我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忙碌。

等到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大家由老到幼,按辈分来排成两行,然后由一个熟悉祭文的站在墓的上方,大声宣读着,大家都默默的听着,等到一读完就开始放鞭炮,等到鞭炮过后大家就开始跪拜着先祖,有些人嘴里不停在叨念着什么,有些人显得很虔诚的,我在妈妈的指导在在墓前恭身作了个揖,点了点头就转身走过了。

之后,大人们拿起饼干和糖果发给大家,之后大家再各自点上香就离开了,又到另外的墓地拜祭。



这些,都是我在清明里最熟悉的记忆,到现在忆起,总有一番滋味,只可惜,我很多年都没有回去拜祭先祖了,总是没有时间,心里感到很愧疚。可,在心中有尊崇,就算我不能到墓前洒上一杯酒也一样。

往事,不断的重叠起来,我在岁月里慢慢的改变了模样。

雨,还窗外飘洒着,我的记忆也在雨里飘来飘去。清明,一个特殊的节日,一个怀缅先祖的节日。看,连天也在为他们哭泣。

拾起清明往事,再来怀缅先祖,等到山花遍野,便是酒洒墓前。



本文内容于 2008-4-2 19:35:33 被战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