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前晚8时许发生在仙桃城区的一起交通事故,本是普通的案子,却因为案情的扑朔迷离,和肇事者的特殊身份,在仙桃引起议论。


目击者:肇事者走后有人出来冒充


昨日上午11时许,记者来到事发地附近的仙桃复州花园小区。据给本报报料的第一人蒋先生称,他是死者侄子。他说:“前晚8点多钟,在仙桃大道复州花园路口,迈亚集团的董事长王永,把我的姑妈撞死了,然后让他的妹夫‘顶包’。”

昨日上午,仙桃复州花园小区附近一餐馆,目击者描述,前晚8时30分左右,一辆灰色奥迪轿车由东向西,行驶到仙桃大道复州花园路口处时,因速度较快,撞倒了一名骑自行车的中年妇女。只见那名妇女倒地后附近一理发店的多名理发师说:当晚8时30分左右,他们正在给顾客理发,突然听见门前“轰”的一声巨响,隔着玻璃门都听得很清楚。循声望去,只见一名骑单车的中年妇女被撞倒在地上。他们立即赶到马路中间,只见中年妇女后脑部鲜血直流。从奥迪车上走出一名中年男子正打着电话离去。随后一辆的士赶来了,110民警也赶来了。民警一边勘查现场,一边询问:谁是肇事者?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说他是肇事者,民警接着就把他带走了。当时许多围观群众议论:这人又不是肇事者,怎么把他带走了?

持同样说法的,还有附近不愿透露姓名的商店老板。


死者丈夫:我爱人是车管所民警

,从奥迪车上下来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看了看伤者的情况,打了电话后,就离开了现场。随后,一辆的士赶来,将伤者送往医院。




昨日下午1时许,仙桃复州花园11号楼。遇难者家里悲情笼罩,前来吊唁慰问的人川流不息。

仙桃市丰泽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张志虎称:我爱人叫蒋业芹,今年54岁,是仙桃市交警支队车管所副科级民警,事发前被公安局派驻到汉江船厂社区,从事警务工作。前晚,她吃完饭后便骑着公安局统一配发的自行车外出,谁知刚骑到复州花园南门口,就遭遇车祸。

当晚9时许,正在武汉办事的张志虎得知妻子遭遇车祸的消息,连夜赶回家,只见妻子已被送往殡仪馆。

张志虎说:到你们记者采访时,肇事方没有派一人上门来慰问安抚,令人心寒。

他说,我们都是党的干部,见死不救企图逃避责任,理应受到道德的谴责和法律的制裁。


办案民警:王永昨日承认他是肇事者

昨日下午3时许,记者来到仙桃市交警支队事故调处中心。

一名民警介绍,3月30日晚发生的交通事故,正在调查取证之中,暂不能发表任何观点。但他向记者出示了仙桃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书和医院死亡证明,鉴定书上写明,死者蒋业芹因颅内外伤,脑机能障碍死亡。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事故调处民警称,前晚,我们连夜突审了自称肇事者的张某,他是迈亚集团董事长王永的妹夫。因其供词前后矛盾,我们认定张某事发时不在第一现场。直到昨天早晨,张某才承认肇事者并非他本人。昨天上午9时,湖北迈亚集团董事长王永来到事故调处中心,向办案人员讲述了30日晚车祸的经过,并承认他是肇事者。经其单位担保,调处中心没有作留置处理。目前肇事车“鄂M00999”已被警方扣留,张某仍被留置在调处中心。

昨晚10时许,仙桃警方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相关人士称,张某是在凌晨4时左右开口交待问题的。王永在当日深夜,也给仙桃警方相关负责人打了电话,承认自己就是肇事者。“王永没有等交警去找他,就主动承认了问题,应该不算叫人顶包。”他说。



这名人士称,张某事后交待,王永当时打电话给他,称其撞人了,叫他把这事处理一下,他就来顶替了。王永昨日一早来交警部门做笔录时也说,电话中只是要妹夫处理一下,可能是妹夫误解了他的意思。

这名人士称,事发后王永确实打了几个电话,其中两个是报警电话,一个是当晚8时38分、一个是8时40分打的,报警具体内容不详。现场群众当时也打了110报警电话。

这名人士还说,事发后,王永“并没有逃逸”,“他出100元钱,请了辆出租车将伤者送到医院,参与抢救伤者。”


省交警总队今日将“把脉”案情


此案发生后,仙桃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昨日,已经组成专班展开调查。

据了解,该市主要领导以及公安局和交警支队主要负责人,或亲自探望,或电话慰问了蒋业芹的家人。

仙桃市公安局一名处理这起案件的负责人说,他们已请市检察院督察室两名主任参加执法监督,确保对死者及其家属负责,对良心负责,对法律负责。

这起事故中,责任如何划分?这位人士说,王永当晚跟家人到岳母家里吃饭后回家,经过仙桃大道一十字路口。当时蒋业芹骑车经过该路口,王的轿车行驶到此后,左前侧撞到蒋的车后轮。王永的责任是没有减速慢行,遇害者的责任是没有下车推行自行车。

这个案子,由于当事双方的身份特殊,交警为慎重起见,还没有最后下结论,今日将请省交警总队“把脉”处理。



首先本人认为:事故责任由王永负全责,根据新交通法1.机动车和行人发生交通事故机动车负主要责任,2.逃离现场的均按负全责处理

二,王永已经构成交通肇事逃逸罪,根据刑法,主观上有逃逸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逃逸的行为--让其妹夫顶替,结果是造成受害人死亡,本案事实清楚,案情简单,为什么这么大费周章?还要检察机关提前介入,公安厅指导?

说明当地的公安领导层顾虑大,要知道现在是法制社会,这么一个案子就需要检察机关和公安厅出面吗?那法律的公平精神如何体现?

明眼人一下就可以看出在此案中谁处于弱势,谁处于强势.当地的公安领导层考虑的更多是自己的政治地位和前途,把自己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推给了公安厅.

如果我是当地公安局领导,我首先会让交通部门拿出一个处理结果,再向上级汇报,至于检察机关要介入也好,那是以后的事,因为此案并不复杂,以当地公安机关的办案能力应该胜任


最后说一句,幸好我不在仙桃当警察,幸好我的领导不是这样的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