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第二卷叱咤军旅 第九章初露锋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


由于参加大比武的人数众多,不仅牵扯省军区众首长的精力,更牵扯下辖六个军的精力,为了节省开支和不影响各部队正常工作安排,大比武三十个比赛项目分为四天完成。第一天由于上午开幕式和阅兵分列式,再加上参赛人员初到B市避免车途劳累影响成绩,下午的比赛组委会只安排了四项,既让队员们热了身,又让队员们有了调整的空间。

根据组委会安排,大比武前两天为个人项目,第三天为团体项目,最后一天上午决赛,下午闭幕式。当天晚上参赛队员全部返回原部队。

全程四天的比赛安排紧凑而有秩序。每一个参赛队员无论从精神上,还是从肉体上都要承受耐力与极限的双重考验。

下午三点三十分,军区体育场人头攒动,锣鼓喧天,观众席上坐满了来自B市驻地部队的官兵,阵阵欢呼声,贺彩声,鼓掌声,叫好声从观众席上传来,万人的体育场里气氛热烈而又紧张。

军长张烈坐在看台上,面目严肃,手持望远镜扫视着如火如荼正热火朝天的比赛场,扫视了一圈,在一个赛区,张烈停住动作,王权的身影进入视线。

下午的四个比赛项目分六个赛区同时开赛,由于时间紧张,组委会规定,每天的比赛项目一次性决出胜负,以后将不再重复此项比赛。

经过一系列的淘汰赛,小组赛,进入十六强,然后进入八强,此时王权正站在二百米跑道的起跑线上,边热身,王权边目视前方的终点线。暗暗的酝酿着,憋足了劲,刚才的四百米跑不是很太理想,王权只得了个亚军,王权暗暗下定决心:这一次一定不能再输了。

“各就各位”

“预备”

“砰”

“杀”

发令枪一响,王权低喝一声身体“嗖”射出起跑线,早憋足了劲,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王权一路领先,率先冲到终点。

稍休息一会,王权又夺得了一百米项目比赛的冠军。

看台上,张烈将王权连夺两金的全程比赛尽收眼底,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第一天比赛就来了个开门红,三十个比赛项目现在有两项已经是a军的了。

同时看台上坐在正中央位置的一名上将,也目不转睛的观看了王权的全程比赛。当王权夺得了一百米和二百米短跑冠军时,脸上也露出一丝不易觉查的笑容。此人正是给了王权第二次军旅机会的现任军委副主席梁武烈。

还有十分钟就是今天的最后一项比赛,也是最考验速度和耐力的八百米项目比赛。

从一点钟比武开始,到现在两个半小时过去了,连续参加了三项比赛,跑了十几次的王权又站在了八百米起跑线上,时而张开双臂,时而弹跳,时而蹲下,时而压腿,王权尽量的使身体放松,以便尽快恢复体力。

一百米、二百米短跑,体力消耗不大,只是要求速度,四百米虽然对速度和耐力要求也挺高,但时间较短,坚持坚持就过去了。相对比起来,八百米跑则要求更高,更具考验。

“各就各位”

发令员发出信号,王权深呼吸一口气,目视跑道前方,缓缓弯下腰,半跪在起跑线上,双手支地,左脚狠狠的蹬在起跑器上。

“预备”

“砰”

王权左脚蹬离起跑器,双手撑起身体,身体如一阵旋风般向前卷去。瞬间冲出百米开外,前四百米王权一路领先,跑得比较顺畅,但进入五百米后,王权明显感觉体力有些跟不上了,渐渐的,排在第二名的大个冲了上来,第三名也超过了王权。跑到六百米时王权已是排在第三位了,越跑王权心里的火越大,脑中映出近三个月的苦练,咬紧牙关,王权来了狠劲,如果眼前的第一道难关都克服不了,那还说什么夺全军第一。

“啊、啊、啊”

声声怒吼,王权在赛场上又一次突破极限,速度猛提,瞬间超过前两名,到达终点后,王权竟反拉第二名和第三名十米之遥。

第一天比赛到此结束,下一刻王权站在金牌领奖台上,心中涌起无限豪气,八百米跑时的突破极限给了王权又一次更大信心。

按照规则,大比武总成绩第一名才有资格由副主席梁武烈亲自颁发,但第一天,刚刚获得三项比赛金牌的王权就受到了副主席的格外殊荣。

从看台上,副主席健步走到颁奖台前,在工作人员双手捧起的拖盘上拿起金光闪闪的奖牌为王权戴上,看着王权的眼睛,满面笑意说道:

“努力,坚持,这是你通向成功的第一步。”

看着老首长鼓励的眼神,王权双眼湿润,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努力压制着冲动,王权抬起右手臂,郑重的向老首长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久久没有放下。

一直跟在副主席身后的军长张烈始终脸上布满了笑容,下午的四项比赛,冠亚军奖牌全部进入a军队员手中。看到副主席竟破例亲自给王权颁奖,又对王权说出如此鼓励的话,自己的兵能得到副主席的器重,张烈更是喜形于色。

第一天的比赛只是一个小小的热身,更激烈、更残酷更具考验的比赛将在未来的两天不断上演。

第二天。

早七点三十分,新的激烈角逐开始了。

王权报名的今天第一项比赛:投弹,在军区室外训练场上拉开了帷幕。

报名参加此项比赛的队员足有八百余人,训练场上分成八十个小队首先进行淘汰赛,小组赛,一路过关斩将,王权还没有拿出压箱底本事,很轻松就进入了前八强。

最后一轮总决赛了,一溜排八个人,站在决赛场上,个个面目严肃,表情僵硬,气氛显得凝重而沉闷。

王权个头最小,体重最轻,站在队伍最后一名,八个人的队伍里,王权足足矮了其他人半个头,体积也缩小了一倍甚至是两倍,和七个虎背雄腰的队员一比,王权整个营养不良的形像。

投弹每个动作每人有三次机会,成绩取最好和最差的中间值。能从八百名队员中脱颖而出,杀进总决赛的,个个都不是凡手,所以要求也更高,标准定的也更严格。

比赛规则:采用三种投弹姿势,卧姿、跪姿和立姿,分别进行四十米、五十米和七十米投弹。以命中率最高者为胜。决赛不仅要求投弹更远而且要求更准,弹着点的直径从一米更是缩小到半米。真可谓难上加难。更是精益求精。

从开始比赛,王权一直没有显露底线,每一轮都是以险胜对手的成绩进入下一轮,最终进入八强,所有在场的裁判,包括进入八强的那七个队员都没把王权列入视线,众人都认为王权能进入八强完全是走了狗屎运,有句老话,身大力不亏,看王权那个头,那体积,根本不像投弹的料,每一个完成投弹动作的队员归队时眼光都会向王权这边瞄一下,王权和他们站在一个队伍中,就好像丢了他们人是的。每个人的眼中全是轻蔑和不屑,那意思好像王权根本不应站在这个队伍中,更好像对王权说投完这轮就赶紧滚蛋吧。

面对众人的冷眼,王权毫不在意,一切让实力去证明吧,看看到底谁才能笑到最后,谁才是真正的强者。

轮到王权了,跑出队列,在投弹区站定,王权对着裁判员道:

“报告首长,我有个请求。”

裁判很奇怪的看着王权问道:

“你有什么请求。”

王权道:“我要求把我的投弹距离再拉远十米,同时靶圈再缩小到直径三十公分。”

“什么,你没有搞错吧,你可以吗?”

听到王权的话,裁判员惊问道。站在队列中的七名队员也都用惊疑的目光看着王权。

“我有信心。”

“你要考虑好,这是比赛,不是玩笑,你只有这一次机会。”裁判好心的劝告王权。

“我考虑好了。”

“好”

裁判员命令场中工作人员分别将卧姿四十米、跪姿五十米、立姿七十米的弹着点距离又拉出十米,靶圈缩小到直径三十公分。

本应是进入四强或冠亚军之争的这一步,被王权提前走上了。

卧倒在地,王权手中抓握一枚木柄教练弹。眼睛盯着前方五十米的目标:一根插在地上随风飘荡的小红旗。

酝酿了一下,瞬间左臂支起身体,右大臂抡圆:

“呜”

带着一股强烈的呼啸风声,手榴弹脱手飞出,弹体在空中旋转落下,正中小红旗,随着弹体着地,小红旗也栽倒地上。

“好”

初露锋芒,王权小露一手搏得场上裁判、工作人员的一声贺彩,而其他队员则看得心中一惊。

变成跪姿,王权再中五十米外红旗。

又是搏得众人一声喝彩。

站起身形,立姿八十米,王权手握教练弹,准备最后一次投弹,定好方位,调整好气息,王权深呼吸一口气:

“呀”

口中轻喝,手榴弹投出,旋转的弹体呜呜风响打中红旗。

“耶”

“好”

投中目标,王权也为自己高兴,右臂抡了一圈,一声“耶”掩饰不住的喜悦直上眉稍。

被王权的实力完全惊呆了,其他队员也忘记了敌视,和裁判及工作人员齐发出叫好声。

王权投完后,比赛显得没有了滋味,七名队员全自问达不到王权的标准,看完王权的投弹,众人在心里都形成了阴影,感觉这是一座无法翻越的高山。

不过凡事总有不怕死的,其中一个粗壮大汉向王权叫上了号,经裁判同意,两人自由发挥,不求精只求远,只要不偏离弹着点太远,有多大劲使多大劲,能投多远投多远,不过这项比赛只做为个人挑战,不承认比赛成绩。

对于别人的挑战,王权从来不拒绝。你来我往两人各投出十多枚手榴弹,愣是没分出胜负,看得其他队员也来了兴致,纷纷加入战圈,一百多枚手榴弹被仍出后,终于,以王权投出的一枚手榴弹砸中一百二十米外,正在行驶的一辆黑色陆虎越野车的车玻璃而告终。

开车的司机看训练场上正在投弹,特地绕远的开,哪知道还是没能逃脱厄运,相隔一百二十米,手榴弹仍劲力十足,“哗啦”一声车玻璃被砸了个粉碎,弹体落在车座上。

好在人都在前面坐着,手榴弹砸中的是后车窗玻璃,否则坐在车里的人肯定要被砸个头破血流,更严重点可能会要人命。

停下车,开车的三级士官就疯了似的冲向训练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