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第二卷叱咤军旅 第七章弹阂天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

四十分钟后,车队在富华楼门前停下,李向前推开车门下车。随后特侦连八十名全副武装的战士整齐有序下车,按照连队形耸立在富华楼停车场前。

付虎战战兢兢的坐在富华楼太上包中,旁边站立的付洪手提着五十万现金,带来的四个保镖两个在楼下观望,一发现部队来人立刻向他汇报,还有两人守在门外,非常时期,付虎也不敢大意,密秘的又调动了三百多手下分列在富华楼左右。只要他一声令下,三百手下会倾刻间出现在他面前,不过付虎在心里祷告了无数遍,希望这三百人此次千万别派上用场,如果他们全出来了,那他天帮在a市也就算是彻底的完了。

李向前的车队刚出现,付虎就得到手下人的汇报,赶紧从三楼一路小跑直下,正好赶在李向前下车这一刻付虎也来到门口。

“哈哈哈,你好、你好,李团长,对您我可是早有耳闻,但一直是拜访无门,今日终得一见,可算是了我一番心愿啊。哈”

付虎大步跨出,满脸堆笑的握住李向前手,哪里还有半点黑社会老大的样子。

李向前扫视了一眼面前的矮胖子,心道:这就是闻名a市黑道的天帮老大,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吗。

李向前鼻子冷哼一声

“嗯”

随后发问道:

“你就是天帮的老大付虎?”

从来没有人敢在付虎面前直呼他的名字,更没有人敢给他付虎冷脸看,但今天完全变了,付虎看着从车上跳下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军人,看着队伍整齐的位列在停车场上,数十人的队伍全无声息,更显庄严威武。

看人家有枪有弹,而且名正言顺,看看自己,只敢拿着砍刀棍棒还得偷偷摸摸,从气势上付虎就已经输了。现在只有等着命运对他的安排吧。

付虎一路陪笑,头前带路引导李向前坐进太上包的正中位置上,待李向前坐定,付虎命人上菜,片刻功夫,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待一切准备完,付虎把包间门关上,此时包间里只有付虎两兄弟和团长李向前、特侦连连长白涛。

付虎拿起桌上的一瓶五粮液,给李向前倒上,又给白涛倒满,然后才自己满上,这边付洪也赶紧把酒满上。

端起酒杯,付虎说道:

“李团长,事情是怎么回事咱就不说了,既然李团长能来,那就是给足了我付某人面子,首先感谢李团长的到来,我先干三杯。”

话落,付虎连干三杯,付洪看见大哥连干三杯也不敢慢怠,随之也喝了三杯。

看着付虎的表演,李向前从进门就一直是一言未发,摆足了上位者的架子,真到付虎连干三杯,倒上第四杯,将酒杯举到面前时,不待付虎话说出口,李向前先道:

“付老大,你先别急着喝酒,我看这事我们还是应说说的,必竟我的两个战士被你们围攻,而且他俩又是我们军长和师长非常看重的人,明天他俩还要参加军事比武,能不能上场还不知道,到时军长和师长问起我也不好交待,你说这责任应谁担呢?”

“这,这,当然了,责任在我们,李团长,这是我们的一点小意思,也算给那两位兄弟做为医药费吧。”

说着付虎捅了捅付洪,付洪赶紧把手提箱子打开放在桌子上。

李向前看都没看满箱子的钱;

“啪”

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付虎怒喝道:

“你把我们军人看成什么了,打了我的人,想给点钱就算完了吗,那我们军人也太不值钱了吧。”

没想到说得好好的,李向前说翻脸就翻脸,付虎吓了一大跳,付洪更是吓得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嗫嗫嚅嚅,付虎道:

“李团长,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一百多人,没有几个完整的回来,我那一百多兄弟怎么算。”

李向前冷眼看着付虎道:

“那么我现在就想问问这事是如何引起的,到底是谁错在先。”

看着咄咄逼人的李向前,付虎肉跳了一下,想到外面站着的数十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一个想法跳了出来:难道李向前带这些人来就是为了灭他天帮的,这个想法一出现,立时付虎的身上就被汗浸透了,真要是那样,那明年的今天可就是他付虎的祭日了。

止不住身上开始打起冷战,付虎态度又软了下来:

“这个当然,当然我弟弟错在先。”

付虎说完照着付洪的腿弯就是一脚;

“扑通”

付洪跪在李向前面前,嗑头作揖鼻涕一把泪一把:

“李团长,我错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这一马吧,以后我付洪,喔,不,我天帮从今以后遇到步兵二团的人一定绕着走。”

看着付洪令人作呕的表情,李向前向后站了站,同时看到付虎哥俩已经完全被他震住,目的已经达到了,如果再深究下去,保不准逼得他们再狗急跳墙,那时就坏事了。

李向前决定适可而止。忍住恶心,李向前上前一步扶起付洪,转头面向付虎道:

“行了,事已经出了,看你们态度也不错,这事暂时先这样吧,不过我那两战士身体怎么样,要留待以后观察,如果他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我决不会放过你们。”

听到李向前终于松口了,付虎、付洪两哥俩也深呼了口气,如果李向前再步步紧逼,那说不得付虎只好破釜沉舟和李向前对着大干一场了。

事情得到解决了,付虎赶紧举起酒杯:

“李团长,这杯酒是我和弟弟向您及贵团两名战士表示谦意。”

话落,付虎两兄弟一仰脖干了杯中酒。

李向前没有动作,看着两人把酒喝干:

“酒你们喝吧,我们有规定,不能私自喝酒,失陪了。”

转身,李向前迈步就要向门口走去,看着李向前要走,桌上的钱确没动,付虎心里还是没底,赶紧上前一步拦住道:

“李团长,您看这钱。”

李向前扭头看看桌上的钱箱,想到如果不收这钱付虎肯定安不下心,团里正好资金紧张,就当是他们为团队建设捐献的吧。想到此,李向前冲白涛道:

“白连长,把钱带上。”

然后又冲付虎哥俩道:

“钱我收下了,但这钱不是以我个人名义收下的,而是以我们步兵二团团党委收下的,感谢两位为步兵二团捐的款。”

随着话音,李向前在前,白涛在后两人走出富华楼。

目送李向前车队离开,付虎越想越气,越想心越疼,五十万啊,一个晚上损折了一百多手下,又赔了五十万。

“啪”

回身又是一个大巴掌,付虎怒瞪这个总惹事生非的弟弟吼道:

“从今天往后,你要是敢再给我惹事,我打折你腿。”

说完又冲着手下四大保镖道:

“给我传下话,以后遇到当兵的都给我躲着走,谁要是敢再招惹当兵的,我废了他。”

坐在车里的李向前冲白涛笑笑:

“紧张吗?”

白涛毫不做作的道:

“紧张,长这么大还真是头一次面对黑社会。”

“哈,我也紧张,黑社会真不是好东西,但有人类的地方肯定就有坏人。”

“这帮人渣,我真想当时就灭了他们。”

“我也想啊,可是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不简单了,知道为什么他们能多年立足于a市不倒吗?”

听到团长如此说法,白涛倒真想问个明白:

“为什么?”

李向前扭头看看眼前的连长,心中一种感叹升起:在军营这帮汉子顶天立地,可以带一个排带一个连,但必竟他们还太嫩,对于社会经验几乎是一片空白。

转过头,李向前看向车窗外,停了一会接道:

“不说了,这些事只有自己慢慢体会才来得最真切。现在我们只要记住一点,邪永远不能压正。”

话落,车厢里陷入一片沉寂。

李向前和白涛都两眼望着窗外,好像要把这夜色看穿。

王权和付通从机关楼出来,一路奔向卫生队,让卫生员包扎完后,两人偷跑到炊事班搞了两大碗面,吃个肠满肚饱,这才溜回班级。

王权住在刘光明的上铺,悄手悄脚,王权溜到铺前,刚要上床,传来刘光明问话:

“你们怎么才回来?”

刚才团长拉紧急集合早把几人都惊醒了,大伙都猜测究竟出什么事了,竟然全连实枪实弹的被拉了出去,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连队被拉走后,几个人躺在床上都睡不着了。

王权、付通一进屋就被众人发现了。借着月光,刘光明发现王权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带着一股浓得的血腥味。再看看付通也是那样。立时刘光明坐起身来,问道:

“你们出什么事了。”

听到刘光明的问话,班里的其他人也全都注意到王权和付通的狼狈样。众人全来了精神,都坐起来看着两人,等着听两人的答案。

没办法,付通只好把两人遇到的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听完两人的讲述,众人恍然大悟,刘光明抢先道:

“原来这么回事,那刚才团长拉咱连紧急集合肯定是这事了。”

“什么,团长拉紧急集合”

王权惊呼。

“你不知道。刚才咱连可是全副武装被团长拉出去了。”

“啊”

付通、王权两人齐惊呼一声。都不约而同的心道:不是没事了吗,团长不会比他们脾气还火暴吧,看他们在外面受伤害,拉出一个连去把天帮平了吧。

两人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可就历害了。要是那样事可就大了。

“完了,完了,完了”

王权、付通齐在屋里打起转来。

其他人也都没有吭声,八个人都不知该怎么办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