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第二卷叱咤军旅 第五章废墟搏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

付洪头上緾着绑带,露出两只眼睛活像一个木乃伊,右手臂打着石膏吊在脖子上,跟着付虎坐在一辆红旗车里,嘴里狠狠的咬着一根大中华,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车窗外,先前跟着他的七个打手也都坐在另一个面包车里,早有人已经盯住了王权和付通。并不时的向付虎哥俩报告两人的情况。

看到王权和付通从出站口走了出来,付洪“扑”一口吐掉中华烟,急得一蹦高就要往车外窜,付虎大手从旁边伸过来,一把按住他:

“你总是这么性急,他们已经在我们的手心里了,还能跑了吗,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动手的地方吗,不长脑子。”

听到大哥的一顿训斥,付洪立马老实了:

“是,是,我听大哥的。”

付虎吩咐手下兄弟们放王权和付通先过去,等过了车站广场再下手。一百多名打手随着天帮老大的一句话随着人流,跟着王权和付通向站前广场外移动。

送走杨军,王权和付通的心情已没有那么沉痛了,随着人流走出车站。

这时付通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摸摸肚皮,付通咧嘴笑笑道:

“王权,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哥们饿了。”

听到付通说饿了,王权肚子也“咕噜噜”叫了起来。此时已是近十点半了,晚六点吃的饭,这时早都消化完了,王权也摸摸肚皮:

“我也饿了。这地方我不熟,付班长你找地方吧。”

“走吧,过了这条街,前面不远有一家杀猪菜味道不错。”

一听到杀猪菜,王权立时口水出来了。在家王权可是最爱吃杀猪菜的。

“走,付班长,咱快点,哈,你这一提我更饿了。”

“哈,你小子,走。”

付通说的那家杀猪菜,处于火车站的背面,虽然离车站不远,但要跨过一条街和一个平民区,原本这段路就挺背,又加上a市正在搞棚户区改造,原本平民区现在全是一片废墟,去年扒掉的房子由于入冬还没有开始建设,白天人就不多,现在已近午夜,更是没有一人。

王权和付通要是绕点远或不去吃那家杀猪菜,也就没事了,由于三个月前海镇的那个事件,付虎还真有点忌讳,真不敢明刀明枪的对付王权和付通,但事情偏就这么巧,该遇到的怎么也躲不掉。

王权和付通还不知道一场大战既将到来,两人说笑着跨过马路,进入平民区,踩着碎石瓦粒奔向那家杀猪菜。

付洪跟着大哥坐在红旗车里,红旗车顺着马路缓缓的跟着王权和付通移动着,看见王权和付通奔向人流渐少,而且相当背静的平民区走去,付洪乐得忘记了受伤的手,猛的一拍大腿“哎哟”虽然疼着,但高兴大过于疼痛,付洪冲着付虎大叫:

“大哥,老天爷都帮咱哥们,你看那两小子静往死胡同走,哈,下手吧,大哥。”

付虎没有答理这个没用的弟弟,心想在这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冲着窗外招了一下手。

一直跟着红旗车步行的天帮打手队队长老狼立马弯下腰,恭恭敬敬的等着老大的吩咐:

老狼向来在付虎面前唯马首是赡,付虎也非常气重手下这个队长,看了一眼老狼,付虎狠声道:

“带人上去,只要不出人命,给我放手的干。”

“是,老大。”

老狼露出一脸的狰狞凶相,答应一声,单手高举向前挥动,然后放开大步,率先向王权和付通的方向走去。

随着老狼的手势,散布在各处百余名天帮打手纷纷涌现在平民区的废墟上。上百人脚踩在碎石瓦粒上,立时寂静的夜空被“喀吱喀吱”的脚步声打破。

几乎是同时,王权和付通都听到了这声音,虽然天太黑距离又远,还看不到有人接近,但多年从军训练积攒下来的经验告诉两人,有不下百人正向他们接近。

两人同时停下脚步,王权道:

“付班长,好像不对,你看看咱们周围。”

不用王权提醒,付通也有同感。

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会,天帮打手们的身影已显现出来。虽然还有十几米的距离,但王权已很强烈的感受到了来者们的阵阵杀意。

距离更近了,已经完全能看清对方的衣着面貌了,一百多名天帮打手渐渐把王权、付通围在了中间。盯着面前的人群,只见他们个个眼中流露出狂暴的杀意,人人身上散发出死神的气息。在没有得到老狼的指令下,众打手们停住了脚步。

王权、付通静静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因为被上百人围住而露出胆怯之意。

“是不是天帮的人?”

王权身形未动,悄声向付通问道。

“肯定是他们,这帮人渣,一会动手时咱们不要恋战,更不要分开,一齐往外冲,就凭这些人,还留不住咱俩。”

付通话音刚落,老狼走出人群,冲着王权、付通嘿嘿一笑,露出两个大板牙,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明人不做暗事,天帮行事从来不背人,今天让你们知道知道,在a市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天帮。敢动我们天帮的人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老狼凶巴巴的说完,左手一挥,嚣张的冲着手下们喊道:

“给我打。”

这帮就靠刀头舔血生活的打手们,早在围住王权和付通时就全拉出了腰间或背里藏着的家伙,一个个手里握着砍刀,木棒,铁链等各色凶器,满面狰狞的只等着老狼的一声令下后,争先恐后的扑向王权和付通。

被人围住的一刹那,王权丝毫没有害怕的感觉,反倒生出狂烈的战意,盯着冲上来的众打手们,王权的眼睛瞬间充血变红,身上的军装无风自荡。

“杀”

王权不能自控的发出一声怒吼,欺身上前一大步,一式空手入白刃,劈手夺下冲在最前面一个打手的砍刀顺势反手横切;

“哧”

一股鲜血由打手的脖子上喷出,一声未吭,冲在最前面的打手扑通栽倒在地。

冲势未停,王权双目赤红,狂吼连连:

“杀、杀、杀”

每一声嘶吼必然刀中一人,王权冲进人群,如割稻麦,没有半点花俏,众打手们是纷纷倒地,付通这边也不懈怠,赤手空拳,是拳拳狠中天帮打手,被打中者是非死既残。

付虎坐在车里,观望着废墟上的战况,看着两个当兵的是越战越勇,穿梭于打手中间如入无人之境,心中竟生出了一丝惧意。狠狠的晃了晃头,付虎点燃一根烟,为自己竟生出如此念头感到可笑,从走黑道这条路,打打杀杀了二十多年,什么时候怕过,可今天竟然一百多人面对两个人,生出了怕意,这要是让手下人知道了,那他这个老大就不用当了。

狠狠的几大口吸光了一根烟,随手又点上一根,付虎一口一口的使劲吸着烟,眼睛毫不转动的盯着撕杀的人群,心中的惧意怎么也消不掉,反而又生出强烈的不安。

一直坐在旁边观看战况的付洪也感受到了大哥的不对劲,扭过头来,禁不住问道:

“大哥,你怎么了?”

“啊,没事”

停了一下,付虎又接着道:

“弟弟啊,我总觉得咱们不应惹这两个人,哥哥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担心过,没怕过,今天哥哥心中很不安哪。”

听到哥哥的话,付洪愣住了:哥哥怎么了,今天怎么竟说出这样的话了,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车箱里再无声音,又陷入了沉寂,哥哥的一番话竟让付洪也没了刚才的兴奋心情。

此时,废墟上的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王权、付通已变成双手持刀,根本没有什么招式,只是凭本能砍、劈、捅、削,十多分钟的杀伐,天帮打手一百多人此时有一多半倒在了地上。而王权和付通也是浑身血迹斑斑,周身上下几十条伤口,整个人就如同血葫芦。

杀得性起,王权已渐渐失去意识,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在支撑着他,面前没有一个好人,全是要他命的人,杀杀杀。

一个直刺,刀子狠狠捅进一个打手的小腹,由于用力过大,刀子竟刺进骨头里,正要往回抽刀,脑后一股凉风袭来,王权来不及躲闪,转身直踹,左手上挡,右手锁喉,“喀嚓”偷袭的打手轰然倒地,虽然躲过了身后的袭击,但围攻的人太多了,侧面一名打手一棒子狠狠的敲在了王权的头上。

王权只感觉头猛然轰的一下,好像涨开了一样;

“啊”

趁着王权身形滞怠的一刹那,又一名打手手持砍刀直劈在王权的后背,瞬间一条三十公分长的刀口喷涌出一股鲜血。王权一声痛呼,身体潜能激发,身体腾空跃起,三百六十度大回身,双脚在空中连踢,围在身边的四个打手轰然倒地,不待身体落地,王权双手握住刀柄;

“杀”

口中狂吼,双臂上扬,刀身横切;

“刷”

砍刀扫过一名打手脖颈;

“嗖”

打手头颅与身体分家,借着惯力,鲜血淋漓被分割的头颅直飞向高空,

“扑”一股鲜血由脖颈处直窜得附近几名打手满头满脸。

“啊”

眼前恐怖的一幕,吓呆了正在激战的打手们,全都忘记了攻击,傻愣愣的看着飞在天空的头颅和没有脑袋的身体,众天帮打手们,大大小小也经历了无数仗,但从来没有今天这样血腥,这样凶险,来时一百多人,现在能站着的只有不到三十人了,而其他人或死或伤躺了一地。

黑漆漆的夜空里,满是伤者的惨呼声,让人闻之不寒而栗。使原本黑暗的世界更增添了一丝鬼魅。

双目布满血丝,王权面带肃然,跨步站立在打手正中间,左手握刀下垂,残留在刀尖的鲜血一滴滴的滴落在地上。

事情突变,刚刚吵嚷杀伐的废墟上瞬间静了下来,面对王权的狠手,幸存下来的众打手们失去了战意,全都停住脚步不敢上前。

此时浑身大大小小几十处伤口,正杀得性起,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亏的付通,每增加一道伤口,心里的火就越来越大,虽然体力消耗得也差不多了,但现场只有这么三十多人了,付通完全有信心全灭了他们,看见众打手们都站着不敢上前,付通来劲了:

“还站着干什么,不是来打架的吗,上啊。”

不等打手们有任何反应,付通旁跨一步,右手直拳,被打的家伙立马脸上开花,同时付通左手刀下砍,劈中对方握刀手腕,随后挥刀付通冲入打手堆里,嘴里高喊:“杀”

付通这边动,王权马上响应,紧跟着付通也冲向打手堆里,马上局势变换过来,原本天帮一百多打手是来对付王权和付通的,但被王权一记血腥重手,吓得一愣,随既又被付通钻了空子,只是一招又一名打手被毙。原本幸存下来的三十多打手们都生了胆怯之意,现在王权和付通又一次杀上来,而且是越战越猛。打手们更加害怕了。

王权和付通此时已是双手握刀,左右开弓,在人群里势如破竹,直如虎入羊群,杀得性起,两人也不再突围,在包围圈里两进两出,然后又进,看着两个当兵的每人手握两把砍刀,舞的呼呼风响,每一刀下去必血花四溅,众打手们再无斗志,吓得纷纷叫嚷着四散逃命。

一直没有加入战圈的老狼,开始满有信心,嘴里叨着一根烟卷,缩在战圈外悠然的看着众人撕杀,但哪知境况愈演愈糟,眼看着一百多人不断的倒地减少,直至王权一刀劈飞打手的脑袋,老狼再也沉不住气了,紧接着王权和付通又如入无人之境,三十多名打手被两人追着打,老狼害怕了。

坐在车里,场上的战况付虎尽收眼底,越看越是心惊肉跳,这两个当兵的太可怕了,付洪也开始后悔惹上这两个杀星了,两人不约而同的生出快跑的念头。

均双手持刀,王权、付通杀气腾腾的望着打手们逃跑的背影,两人同时转身面向老狼走去。

世事真变幻无常,刚才还占上风的天帮一众,能动的此时全跑了个精光,盯着两头直如疯虎的王权和付通向自己走来,老狼哪敢停留,扭身散腿就跑。

坐在车里的付虎虽然心里有着强烈的不安,但还抱着一丝希望,那边一百多人,再加上他的四大金牌打手和二十多个围在他车附近保护他的手下,实力是绝对的强悍,可是没想到事情变化的这么快,一百多名打手不到半个小时就被两个当兵的给解决了,付虎看看身边的四大金牌打手和十几个手下,心里衡量着,那两个当兵的太可怕了,这些人全上去也还是白搭,还不如保存实力,躲一时保得性命以后再说吧。

老狼几大步窜进面包车里,付虎眼看大势已去,命令手下们全部上车火速撤离现场。

“轰”

眼看着两个杀星奔过来,开车的几个司机得到老大的命令狠踩油门、红旗车和几辆面包车“嗖嗖嗖”火箭般逃离现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