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南洋华人联合会会长华平生先生四十周年祭文

1968年,全美洪门总会会长,南洋华人联合会会长,全美致公堂总堂主,欧洲华人洪门总会会长华平生在新加坡被英国军警抓捕。同月被引渡给美国,在美国联邦法院,他被控包括恐怖主义行动,间谍罪,金融诈骗,谋杀,偷渡,绑架,非法持有武器等五十七项联邦重罪,被判处了三百年的有期徒刑,不得假释。全世界媒体对这个消息都保持了沉默,并没有加以大肆报道。这个新闻大家知道吗?

1979年越南排华惨案,多少华人在这个惨案尸首无存,葬身鱼腹。要不是当时边境冲突,你能知道吗?

1945年泗水惨案,文登惨案,万隆惨案.....所有的这些你又知道吗?

1968年南洋最后的一所中文学校,文心小学被英军用刺刀,装甲车,高压水枪,推土机推平了它,这些你又知道吗?

这些所有的一切的一切,对我们是那么的陌生。在教科书上我们看不到,在所有一切的新闻媒体上我们看不到。而我们在教科书上看到的是,朝鲜战争,南京大屠杀,我们看到的只是陈嘉庚捐献的厦门大学,看到的是在抗日战争中南洋华人的捐款,看到的是抗日战争空中的英魂南阳华人占四分之三,看到的是近代革命南洋儿女,为新的祖国热血牺牲的描述。

当南洋儿女的鲜血沿着泗水河流入太平洋的时候,当我们的兄弟姐妹在异族蹂躏的时候,我们在做什么。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我们可以为一个异族国家,抛头颅撒热血,数十万英魂倒在异国他乡。我们可以为他日反目成仇的敌人,修公路,修铁路,勒紧裤腰带支援同志加兄弟,我们可以为遥远的非洲,输送钢铁,输送枪支弹药。

当我们把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打上谈判桌上的时候,当我们引爆了第一颗原子弹,高呼全世界的华人站起来的时候,当全世界所有的华人都已经龙的子孙能站起来的时候!老天给他们开了一个最大,最大的玩笑!

当他们抛头颅撒热血,砸锅卖铁为我们奉献的时候,我们给予了他们的是什么。我们没有为我们的兄弟姐妹送过一把刀,一把枪,一粒子弹,或者严重的说是连一句话都没有。或许倒在异国土地上的英魂,有着你我的长辈,他们的离去是那么的静悄悄,或许他们在问?我们的谁?我们有祖国吗?我们真的是龙的子孙吗?我们的祖国在哪里?

我们欠的最大的一笔债,就是近代史上数百万南洋儿女的鲜血。是我们的冷漠,是我们的默然,让所有南洋的华人离心离德,抛弃掉故国的语言,抛弃了故国的荣光。同样是黄皮肤,同样是黑头发,黑眼睛。但他们耻于说他们是龙的子孙!他们的身上已经看不到祖国的影子,看到是对祖国最大的失望。最大的冷漠。

祖国弱小,我们被欺负。我们可以理解,但是祖国强大了,却抛弃了我们。让我们所有的人,为南洋的华人说声,对不起!

谨以此文吊祭近代史上所有被杀的华人兄弟姐妹,希望大家能记住这段消失在历史里血淋淋的鲜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