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卡山营长:越军一个团老子不放在眼里

aqssm 收藏 8 1037
导读:81年5月16日法卡山战斗最激烈的战斗,越军出了1个团的兵力,越军向我阵地上倾泻了近千发炮弹,摧毁我工事,在重炮的掩护下,分多路,多方向,多梯次向我阵地实施反扑,而当时法卡山我军边防3师9团2营5连3个步兵班,和配备机枪排的一些战士,屯兵力一个排左右,在这恶劣的情况下,2个"山腿"的4、5号阵地失守,3号主峰阵地差一点点失守,幸好6连在梁天恵带领下及时赶到,迅速打垮了敌人,抢回、巩固了法卡山3个阵地。 梁天惠是广西人氏、是个孤儿,当时在人们传说中是个有勇无谋的壮汉,但他这一仗领会师前指的

81年5月16日法卡山战斗最激烈的战斗,越军出了1个团的兵力,越军向我阵地上倾泻了近千发炮弹,摧毁我工事,在重炮的掩护下,分多路,多方向,多梯次向我阵地实施反扑,而当时法卡山我军边防3师9团2营5连3个步兵班,和配备机枪排的一些战士,屯兵力一个排左右,在这恶劣的情况下,2个"山腿"的4、5号阵地失守,3号主峰阵地差一点点失守,幸好6连在梁天恵带领下及时赶到,迅速打垮了敌人,抢回、巩固了法卡山3个阵地。




梁天惠是广西人氏、是个孤儿,当时在人们传说中是个有勇无谋的壮汉,但他这一仗领会师前指的战朮意图很深刻,在通信中断的情况下,主动带领6连支援法卡山。他们突破敌炮火封锁---突破敌炮火封锁1不能怕死,2关健単兵战术要孰悉,如听炮弹呼啸声判断炮弹的着弹点而躲避炮弹,有经验的战士一般都会抢弹坑来隐蔽,因为炮弹重复炸相同点的机率很低,可以说6连是在炮火中前进。(最后梁升为团副参谋长)



收复法卡山战斗原计划在81年元旦打的,因80年12月底明江河突然山洪爆发,部队转而救灾,元旦对敌只搞了一次大炮击。



为什么法卡山屯兵那么少?只要2个问题,1是兵不够(3师有4个步兵团,都超过1万人,当时在全军属最大的一个师,但因要守300多公里的防线,任务很艰巨,在法卡山战斗后期,才调123师到边防作为机动部署),2是直接指挥这场战斗的张副师长是个对战略战术运用很棒的智者,这仗虽小,但压力很大。中央军委的要求一定要打胜,并且要以很少的代价取得大的胜利。因为部队改革,1限制入党人数,2不能直接在战土中提干(必须军校毕业才能当干部,但军校的毕业生并不是神仙,当时我们镇有20多人在该师服役,伤了几个,死一个---最冤不是给越军打的而是给从军校分配来的排长一梭子弹打的,那是法卡山战斗后期,我的老乡是步兵连侦察班长,夜间他们排在边界潜伏,那位排长判断失误,把他的手下当越特工,开枪打死了,几十年了,我们都不敢和他的家里人说明真相)。



部队的改革,战士们顿时觉得低人一等,士气大损,领导从队列中看出来了,以前那种雄纠纠、气昂昂的气概没有了--虽没到东歪西倒的程度。于是,部队开展大整顿,大教育。



终于恢复了军人应有的面貌。特別是发生了2件事,部队震动很大。



1 是几名越特工入我境內,在一个荒山上被我3名去找风水宝地的群众发现,越特工毫不留情把我几名群众割了头,敌人残忍手段把战士们激起了义愤填鹰……



2 促使当时部队高层、战士下决心打胜这仗还有一条本不关军队事的结论象个尿坛扣在军队的头上,把部队的一些高官气得火爆----哪是当时一条大货轮沉没,事故后总结有条评语说船长之流象部队一样,不讲科学(80年代初提倡科学的春天,人们开口闭合都是科学2个字),没文化盲干所致云云……



于是法卡山战斗推迟了,9团2营取消了所有假日,选择了6个战术场,模似训练了几个月,最后取得了很好的战绩。也造就了1981年我军有2件大喜事。



1 广西边防某师取得收复法卡山战斗胜利。



2 华北部队合同演习圆满成功,从此使我军走上了一条从诸兵种的合同作战---合成作战--到现在的联合作战演练之路,一条充满阳光的紧追世界军事强国的军事现代化之路。



法卡山位于广西凭祥市二十六号界碑处,它高506米、长150米、宽70多米,距越南谅山十几公里,是凭祥市和友谊关的东翼屏障,宁明县的南部制高点。这种地形本是难攻易守的,但在当时的特殊条件下,却变成了易攻难守。因为广西中越边境,莽莽苍苍的群山气势磅礴,连绵的崇山峻岭郁郁苍苍。在这亚热带山岳丛林中:由“三关、五十八卡、六十四隘”等自然屏障组成的千余公里陆地防线,固的工事情况下是很艰难的。



当时战斗的简单过程,5月4日晚各参战分队进入阵地,深夜师侦察队1个班受命为步兵排雷开辟冲击通路,他们伏在地上用手摸索地雷,一开始进度很慢,最后班长凭着丰富的经验,发现这是个等边三角形的雷场,终于按时完成了任务。为什么不叫工兵用探雷仪排?只怕暴露目标,而侦察兵经常越境侦察,排雷也是他们的家常便饭。



排雷有很多种方法,炮击、爆破筒炸都可以,这样秘密排雷完全是为了节省时间、争取1个小时拿下法卡山创造条件。



5月5日凌晨6时,地动山摇的炮火准备后,九团二 营四连在连长罗国宙的带领下一马当先,对法卡山上的越军阵地发起冲击。55分钟后,四连全部攻克占领法卡山,战斗结束,四连随即转入防御。工兵马上扛着水泥预制件冲上高地协助建造简易工事。



5月月10日,越军向狭小的法卡山上打了两千余发炮弹,其中包括使用延期引信的160mm迫击炮。炮弹钻进两米多的土层才爆炸,阵地上的土木质、钢筋水泥构件都先后被敌人炮火摧毁、战壕被炸平。上午,越军在重炮和坦克的掩护下、以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兵分三路向我阵地进行轮番冲击。坚守在阵地上的四连干部战士,随即与越军展开了激战。



5月16日凌晨,越军向我阵地上倾泻了近千发炮弹,摧毁我工事,随即越军以一个团的兵力,在重炮的掩护下,分多路,多方向,多梯次向我阵地实施反扑。密密麻麻的越军向阵地冲来,坚守在法卡山最前沿五号阵地的五连七班在排长的带领下,与敌展开了激烈战斗战斗!在近乎疯狂的反击中,七班的子弹、手榴弹全部打光!在弹已尽、粮已绝、毫无退路的情况下,七班抱着必死之心面对数倍于己的越军全部枪上刺刀与攻上阵地的越军进行进行肉搏战!双方随即扭打在一起。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七班也杀得疯狂了:一刺刀捅死一个越军,随即被更多涌上的越军捅死!双方士兵以血肉之躯在这个小小的地方如同野兽般进行厮杀!浴血奋战一个多小时,杀死越军40多名,直到最后全部壮烈牺牲!用鲜血与生命实现了誓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硝烟吹散,双方阵亡士兵尸体横陈在五号阵地上,气壮山河!



在四号阵地,九班同样面临七班的同样情况:密密麻麻的越军向阵地涌来!九班长,通讯员段玉生,身负重伤仍忍着剧痛,顽强地坚持战斗,直至奄奄一息!进攻的越军发现奄奄一息的九班长,立即同时多方向向他包抄过来,九班长段玉生待越军接近身边时,毅然拉响手榴弹,与越军同归手尽,在他破碎的遗体旁边躺下七具越军的尸体!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后,只剩下老战士袁焕高一个人,其余全部阵亡!袁焕高也豁出去了,不断地将一颗颗手榴弹投向敌群,又操起机枪向越军猛扫。当即十几个越军倒在阵地前沿,随即也被越军的火力击中负伤。最后子弹,手榴弹都打光了,他就用石头与越军搏斗,只身战群敌,直到被敌人打昏滚翻到山沟里。



在三号阵地,八班副班长许文永头部负伤,鲜血直流,他不顾这一切,视死如归,端起冲锋枪,跃出战壕向敌人勇猛冲杀,直到最后壮烈牺牲时仍然保持着向敌人射击的英雄姿态;六班老战士蔡亚清,多处负伤,班里的同志要抬他到防炮洞隐蔽,他坚决不肯,他站不起,坐不住,躺在战壕里帮助同志们装子弹,拧手榴弹盖。当子弹、手榴弹都打光了,他还几次冒着危险艰难地爬到敌人尸体上捡回手榴弹和子弹,以顽强的毅力,坚持到最后。新战土黎有东,进入阵地后,他身患重病,两天没有吃饭,在越军疯狂反扑时,他拿起机枪猛扫敌人,当身负重伤后继续战斗,很快子弹和手榴弹都打光了,这时一名越军向他扑来,他用尽全身力气,一跃而起,将敌人压倒在地,用双手卡住这名越军的喉咙,活活地将这名越军卡死。他牺牲后身体还压在敌人的身上。守在阵地上的五连三排与敌浴血奋战一个多小时后,连长,副连长全部负重伤,指导员牺牲,四,五号阵地先后失守!三号阵地仅余7人苦苦支撑!此战五连三排和二排全体同志,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打得艰苦顽强,共击毙越军110名。



六连连长梁天惠和副指导员陈维林立即带领部队穿过越军的炮火封锁,直奔法卡山。当赶到三号阵地时,只见越军从正面、左右两侧分多路直扑过来,形势十分危急。梁天惠迅速把坚守在阵地上的兵力和增援兵力作了调整,指挥剩余人员集中火力压制敌人,同时呼唤炮兵向??左、右两侧和正面二、三米处的越步兵群中开花,进攻的越军躲避不及,霎时血肉横飞,断臂残枝炸得满天飞舞,当即毙敌十多名,打退了冲到阵地前沿和两侧的敌人。显然,越军的指挥官也打红了眼,在损失了大量的兵员后,借助炮火的掩护,接连几次向三号高地发起冲击,战斗十分激烈。二十分钟的激战后,一排只剩下六个人,副指导员中弹牺牲。在危急时刻,梁天惠从这条堑壕跑到那条堑壕,鼓励战士们战斗。终于顶住了越军的反扑,巩固了三号阵地。三号阵地巩固后,梁天惠想趁机一鼓作气夺回四、五号阵地。四,五号阵地是法卡山的两条腿,三号阵地是主体,夺不回四、五号阵地,三号阵地也难以保住。于是梁天惠立即组织了一个加强班的兵力向占领了四号阵地的越军发起反击,请求炮火袭击四号阵地,同时下令留下六零炮班和炊事班坚守三号阵地,其余人员做好向四、五号阵地反击的准备。



我炮火延伸后,第一梯队冲击,越军发现了这一意图,立即以大量的炮火进行封锁拦截,收复四、五号阵地的意图受阻。这时候,越军顽强的战斗力也得到了体现:地表经过炮火耕犁的四号阵地上越军人数多,在我炮火的急袭下死伤惨重,但剩余的越军还是组织起来向我进攻的第一梯队进行顽强抵抗,密集的火力造成了第一进攻梯队的较大伤亡!立即丧失了战斗的能力。为鼓舞士气,梁天惠立即带领第二梯队,一马当先冒着越军的弹雨拼死夺回了四号阵地;五号阵地上的越军见四号 阵地被我夺回后,立即组织一个多排的兵力向四号阵地进行增援,梁天惠高呼炮兵要求火力支援,但越军离四号阵地实在太近,为怕误伤我方仅以中小口径火炮对进攻的越军进行压制,微弱的火力根本压制不住越军的攻势,梁天惠再次急呼,要求以大口径炮火抵近压制!霎时间,大部分的越军被密集覆盖的弹群吞没。我 阵地上的人员乘势又向五号阵地发起了勇猛冲击。在阵地上的越军人员已经死伤大半,而后续梯队也没有多少人员可调配增援,残余的越军无法再进行支撑,只能放弃占领的阵地退却。19时52分我夺回了失去的全部阵地。



从81年的5月5日到5月16日的鏖战中越军伤亡惨重,约被击死700多人,敌人尸体几乎盖遍山坡,,数月來臭气熏天,我方战士深受尸臭的折磨……



在这次战斗中,我军有一百五十四名同志壮烈牺牲。以实际行动谱写了“牺牲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的伟大诗篇,他们的英雄行为给我们军的光荣历史增添了新的光辉,在没有永固工事的前提下,为免受敌炮火对我军的大量杀伤,在阵地表面布置少量兵力,采取遂次增兵的"添油"战术,结果我军以小的牺牲取得大的胜利。



法卡山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1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