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的援引《士兵突击》之民版

体验野战惊险搏击,感受时尚文化,野战游戏是当今国内外很流行的一种健康休闲的户外运动,公社的沙漠鱼同志的野战拓展基地经过近一年的筹划后,终于初具模型,于是在2008新年的的第一个周未,在基地头目沙漠鱼同志的盛情邀请下,元月8日上午,公社的野战兵团大小共30多名战士,浩浩荡荡斗志昂扬地开往观兰某山的野战拓展基地。


经过山路十八弯的峰回路转,野战兵团总算在约定的时间内到达战场,迎接我们的首先是沙漠鱼同志的盈盈笑脸和军旅休闲式打扮的飒爽英姿,接着耳边传来阵阵此起彼复的犬吠,经人介绍,才知道原来这里是某边防部队的警犬训练基地,据说里面还有凶猛的藏骜。环顾四周,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片青山绿水白房的绿色田园式的安静宁和,倒是一个不错的休闲度假的好去处,在伟大的军事家谋划家沙漠鱼同志的打造下,这儿也成了野战兵团展开浴血奋战的战斗场地。在基地头目的带领下,我们登上了一个被修整的比较平坦的小山包,这时我们才开始感受到一股浓烈的军旅气息迎面扑来,山包上一边整齐地排列着上百个绿色的军旅帐篷,一边分布着一些高低墙、独木桥等部队体能训练设施。


本着公社一贯坚持的“因为孩子开心,所以大人开心”的FB 精神,在离野外作战的工作餐开始前的一段时间内,沙漠鱼同志安排让野战团的小战士们先体会演练一下,大战士们先换上服装分好作战双方,她指挥着后勤部调来了野外作战的全幅武装,几个教练小伙子麻利地给小战士们装备起来,好家伙!小战士们穿着清一色的野战迷彩服,头戴迷彩帽,手持电动仿真冲锋枪,挺象那么回事的,真是可爱极了。几个大点的小战士兴奋地拿着武器开打,在“嗒嗒嗒”的子弹声和被击中的“挂”声中体会着从未有过的新奇和刺激。那武器和装备对于几个年纪比较小的小战士来说,实在是太重了,到后来,开抢射击的事只有妈妈们来代劳了,我家的小战士指着对面的山上大喊,“那里有日本鬼子”,我只好端起枪朝对面的山上乱扫一通。


既然是模拟真实作战,当然要分出胜负了,一边小鬼兵团忙着开战,一边大人们本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个万古不变的永恒定律分好组,按照迷彩服的颜色分别命名“绿军”和“黄军”,我被荣幸地分配到“皇军”部队,因为穿着一双黑色高筒靴和扎着宽宽的皮带而被敌我战友们戏称为“军统特工”,战前准备工作基本就绪,大家开始臭美起来,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在战地记者的镜头上摆着酷酷的表情,那块发光的石头啊,端着他那杆为公社留下无数记忆的大炮,叼着一根香烟,奔忙于大家的召唤中。


“开饭了...”,在野战部队后勤部的大喇叭喊声中,早就饥肠辘辘的战士们奔向部队饭堂---“绿色家园”的包房。吃饱饭,打好仗,好家伙,部队的伙食也太侈了,还好是战士们自已掏钱买饭票,要是于国家养着,按照这种伙食标准,非把国库吃空了不可。走地鸡,飞水鸭,水库鱼,有机玉米和蔬菜等各种人间美味和绿色食品不断地摆上桌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意思是说想都别想的事就不要去想,可是我们这次我们真正的吃到了天鹅肉诶。红军绿军们风卷残云般把一道道美食囫囵下肚,几个野战发烧分子举着酒杯,在各个包房里来回穿梭,誓师的豪言壮语不绝于耳。


酒足饭饱后,野战兵团的“饭桶们”摸着浑圆的肚子,在基地头目的带领下,才慢腾腾的一步三摇的朝山上的战场走去,因为喂的太饱,原计划的山地从林战改为在帐篷区的巷战。上午大人们的装备只有迷彩服,下午,数码迷彩帽、数码背褂,冲锋枪都配上了,全幅武装的战士们个个英姿勃发,用一句早就不时尚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帅呆了,酷毙了”。“绿军”部队在首领的带领下,唱起了“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哈哈哈,笑死我了,太不一样了,以为自已真的是人民解放军啊。“黄军”部队唱起了“大刀~向!鬼子们滴头~上砍去!”笑翻了,一群战争狂徒啊.


战斗开始了,霎时,基地笼罩在一片枪林弹雨的腥风雪雨中,战士们第一次上战场,作战经验不是很丰富,尽管是小心又小心,明枪冷枪防不胜防,“挂”声不绝于耳,俺被设定的5次生命被俺看得轻如鸿毛,俺是个热血青年咧,生命算什么,何况,俺很清楚地知道,那子弹打在身上是不会痛滴,所以每场战斗,俺都是敢死勇士,冲锋陷阵,与敌人近身火拼,在几个敌人的围攻下,俺背上的数码接收器连“挂”了5次后,俺就英勇就义了。


中弹不要紧


只要主义真


挂了俺一个


还有后来人


俺相信俺的同志们一定会勇敢地在俺杀出的血路中,英勇地战斗下去,最后的胜利一定会属于我们的,于是,俺的英灵继续游荡在敌人的战场上,用再也打不出子弹的枪枪吓唬敌人,俺哈哈大笑地看着俺的同志们把一个又一个敌人击倒在地。


勇士们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2个多小时后,“黄军”的三个勇士押着“绿军”的俘虏,悲壮地走向落日的余辉,你看雨洒江天那满脸的乌黑,你看老石头那浑身的泥土,你看雪乡那满头的汗水,你看向红那湿透的衣襟,你看救生圈那跛着的双腿,你看那深蓝那丢盔弃甲的狼狈,你看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