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17/


敌人的攻击又再次短暂的平息了下来。


四连清点了下人数,这次敌军的进攻,对四连没造成多大的损失,只受伤了3人。


“排长,你真厉害!”接着这短暂的休息时间,陆云飞和李海蛟聊了起来。


“呵呵,小同志,我参加抗联开始打鬼子的时候,估计你还穿开裆裤了。”


“打跑了日本人后,该死的国民党又发动了内战,我参加过四战四平,大虎山等战役,你现在还早呢,等以后战打多了,你的枪法也会那么准了。”


李海蛟猛灌了一大口水,点了根烟,靠在战壕里,微微闭上了眼睛。三天三夜了没睡觉了,实在是累啊!虽然期间敌人多了多次的休整,但是作为排长,他一直不敢睡,而是负责警戒,让战士们能得到短暂的休息。


他本来是个东北的猎户的儿子,后来该死的小鬼子占领了我东三省后,大肆烧杀掳掠。一日,他狩猎回家,发现村子被日本人烧毁了,他的父母都死于日本人的刺刀下了,为了报仇,他踏上了寻找抗联的道路。


历经了三个多月的磨难,终于参加了东北抗联。经过了艰苦卓越的战斗,终于赶跑了日本人,好不容易盼来了中国人民期待已久的和平,可是蒋介S又发起了该死的内战。


“轰-------”空中又传来了一阵阵沉闷的引擎声,狗日的国民党飞机又来了!


B-26飞临我阵地上空的同时,海面,陆地的敌军炮火又开始大发淫威了,计已吨计的弹药疯狂地倾泻到我塔山阵地上。


经过近四天的激战,我军已伤亡1500多人了。但是歼灭敌人2300多人。


此时,锦州外围对敌人的合围已经完成了,东北解放军等待着对敌军守敌的致命一击。当天深夜,刘亚L电话通知各攻锦部队:“攻城准备就绪,明天上午总攻锦州。”


此时,南京总统府里的蒋介S早已坐立不安,他预感到锦州国军,甚至整个东北的精锐国军将为共匪所歼灭。他连夜连夜电令侯镜如:“拂晓攻下塔山,12时占高桥,黄昏到达锦州!”


侯镜如已经快发疯了!“这是党国生死存亡的关键之战啊!东北成败,在于塔山”


在国军几次败退后,做了一个晚上的准备,侯镜如决定在14日6时发动大规模总攻,一定要拿下塔山,这样“东进兵团”就可以如潮水般扑向锦州城下的东北共匪。不但可以解锦州之围,而且可以歼灭林BIAO为首的东北共匪。


14日6时,国民党军队的进攻又开始了!


炮弹,航空炸弹象暴雨般落入我军阵地。阵地已经被一次次削平,战壕被一次次掩埋,但是每当敌人冲上来的时候,我军将士又从泥土中钻了出来给予敌人致命打击。


又是一次强攻开始了。这次,侯镜如决定不等炮火完全平息不计,自己士兵伤亡,就以四个师的兵力强攻塔山。


“轰,轰,轰”敌炮弹炸弹雨点般的落下。


张立山拨开了掩埋在身上的泥土,他听到敌炮火声中夹杂着坦克发动机的轰鸣声。


难道敌人要不顾自己的炮火的误伤硬攻?


“通信员!”


“到!”通信员小二柱答到。


“马上汇报情况,说敌人要发动不计伤亡的强攻了!”


此时,四纵司令程子H也从下面各团长那得到汇报了,敌人要强攻了!


“报告!东北司令部来电!”


程子H拿起了话筒,里面传来了刘亚L的声音:“程子H,首长命令,我只要塔山,不要伤亡数字!一定给我守住塔山!不然给我提脑袋见林司令!”


李海蛟从土堆里爬了出来,拿起了步枪,瞄准着敌群中敌军官的脑袋。


其他战士也纷纷从被掩埋的土堆里爬了出来,操起手中武器冷冷地对准敌人。


一辆辆乌龟壳碾向了我阵地。


“妈的,又是敌坦克!”


经过了五天五夜的激战,我炮团也已经损失惨重,众多的火炮在空袭中被毁了!


此时,敌机还在我阵地上空盘旋,防止我军炮兵出动对敌坦克发动的攻击。


“妈的,这些王八真是猖狂,什么时候能有我们自己的空军就好了!”陆云飞愤愤的骂了一句。


“开火!”随着一声令下,我军阵地纷纷吐出火焰扫向敌坦克后面的步兵,敌步兵一片一片倒下,但是敌坦克却因为缺少了我炮兵的威慑,而肆无忌惮地冲向我步兵阵地,75mm炮口,M2重机枪喷出一串串吞噬我军官兵生命的恶毒火蛇。


看着敌军坦克的肆虐,我炮团再也不能沉静下来,他们冒着敌机的猛烈空袭把一门门92炮,90炮推出防炮洞。此时,我军不多的57高炮也向敌机开火。


随着92式加农炮,90式野炮的怒吼,一辆辆M4坦克不再肆虐了。但是在敌军的猛烈空袭下,我炮兵也伤亡惨重。


林玉田把最后一发炮弹推入弹膛,对准了一辆敌坦克,“轰”一声,敌坦克瘫痪了。


我炮兵穿甲弹已经耗尽了,但是敌坦克还在推进!杀红了眼的炮兵把榴弹推入炮膛,一发发愤怒的炮弹飞向了敌步兵群,敌步兵惨叫着哀嚎着倒下。


但是敌坦克还在继续推进,情况十分危机!


“反坦克组出动!”随着一声令下,后备队的官兵们冒着敌人的炮火,一群群抱着柴火的士兵在前头,抱着炸药包的士兵在后面,从战壕里跃出来冲向敌坦克!

一定不能让敌坦克冲破防线,不然的话塔山就守不住了!

敌坦克炮口机枪口喷出恶毒的火焰吞噬着我反坦克小组士兵的生命,一个个战士倒下了。后面的敌步兵也用机枪开火。

“妈了巴几”李海蛟一声痛骂,“啪,啪,啪”一个个敌军机枪手倒下了。

经过了一个个战友的牺牲,陆云飞早已不是几天前那个上战场还会害怕的新兵了,他熟练地操起捷克式机枪,把一串串火蛇吐向敌人,这一梭子,居然打倒了20多名敌人。重机枪射手王光龙也在猛烈的发射子弹,好象那小小的枪口有吐不完的怒火。

坦克炮弹一发发砸在阵地上,看着战友们一个个倒下。反坦克组的战士们愤怒了!

他们疯了一样扑向敌坦克,点燃了柴火。那些M4由于是汽油发动机的,在熊熊燃烧的大火面前犹豫了,停了下来。这时,抱着炸药包的士兵借着烟火的掩护从向了敌坦克。这是场血肉和钢铁的搏斗!

不计其数的战士倒下了,但是也随着轰轰的巨响,一辆辆敌坦克熊熊燃烧了起来。

从6点到10点,四个多小时的战斗,四连阵地屹然不动!

但是处于敌人火力威胁下最大的五,六连阵地,曾多次被敌人突破又夺了回来。

“五连危险!”团长下达了命令。

五连阵地已经是第八次被突破了,这次敌人又冲上了五连阵地。可是通过五连阵地上稀疏的枪声,就知道五连应该伤亡非常惨重。

“支援五连!支援五连!”随着焦急的喊叫声,代连长张立山下令。李海蛟的一排前往,配合二连的二排和三连的四排一起去援助五连阵地。

敌人踏上了五连阵地,五连已经只剩下12名战士了,其中还有5名重伤员。当敌人踏上阵地的时候,一名重伤员从战壕跳了出来,抱住一名敌人拉响了手榴弹。剩余的4名重伤员说到:“同志们,我们不能成为五连的包袱!”

“和敌人拼了!”

重伤员们一个个跳出战壕拉响了手榴弹。

剩下的7名战士含者眼泪上了刺刀,和冲上阵地的敌人展开了激烈的肉搏。

一个个战士倒下了,就剩下老战士刘沧生一个人了。他是个拼刺高手,当年未出关前在八路军就是个曾刺杀19名日军的老兵。

此时,他已经刺死了第五名敌人了,这个时候阵地上还有三名敌人,三名敌人包围了他,他看了眼后面继续冲过来的大批敌人,知道如果此时不解决这些敌人,一旦后面大批敌人冲上阵地,后果不堪设想。

为首的一个敌人一刀刺了过来,刘沧生一个侧闪,敌人扑了个空,刘沧生顺势一刺刀,解决了那个敌人。但是另外一个敌人从背后一刀刺中了他肩膀,他摇晃了下,转身一刀刺倒那名敌人,但是最后一个敌人已经一刀刺入他的后背,他已经没能力再杀死那个敌人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啪”一声,那个敌人倒了下去。

原来是李海蛟带的援军来了。

支援部队迅速抢占了阵地,操起机枪向着几乎靠近阵地的敌人一片片扫射过去,手榴弹一颗颗飞向了敌人。

此时,空中又传来了轰鸣声,敌人飞机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