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王 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 杨刚的选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



杨刚在溪中走是没错的。错的是留下的踪迹太明显。

眼下,杨刚舍溪而往林子里走,岂不是舍己之长,去和敌人过招?

钱飞急得要跳脚……

话说杨刚侥幸逃过大劫,迅速往林子深处逃。心卟卟地跳着,确实有点狼狈。虽说是因为艳灵,他才没被安室美惠所诱惑,他无限感激艳灵,回去一定要娶艳灵。可能不能回去,他的心里一点都没底。

那日本婆娘太狡猾了。

在这危机四伏的地方,居然还敢来色诱这一手,若不是艺高人胆大,谁敢啊?

看安室美惠那神情,是那么的镇定,那么的从容,好像在溪潭里沐浴,就是在她们日本泡温泉。奶奶的,这世界真反了。跑到人家的地方,反客为主来了。

居然没有半点惊慌的样子。

你惊慌一下都好啊,说明你还是个生人,而不是主人。

居然,哼哼。

杨刚哼哼着,就觉得自己太善良了,太缺乏猎人的敏感了。

按说,第一眼看到安室美惠,他就应该想到情况不对,应该联想到日本特工。

可自己根本没往那方面想。还花了那么多时间去猜她是妖还是鬼。

是真猜么?

还是你见不得女人。

尤其见不得裸体的女人?

望着安室美惠那丰腴的身子,你的心里就先色了起来,目光就没了猎人的警惕。目光落在人家身上,是带着一种欣赏的意味。从没去想,也许正这具裸身的双手,杀了你的亲人。而且是毫不犹豫地杀了的。

望着安室美惠丰腴的身子,你更不会立马想到开枪,让她雪白的身子布满黑洞洞的铁沙眼。

确实不会。

杨刚边跑,边想。

这倒是真的。如果不是因为和艳灵爱得如火如荼,艳灵小巧的身子,那么软、那么柔地令他身上的每根汗毛生出渴望,绊着石头跌到地上,想着的还是艳灵的话,他想他当时就会丢了枪,先跑到溪潭里去再说。以寨里的规矩,这也不是天大的事,最多被嗔骂几句。

脸皮厚一下,脸红一下,也就没事了。但却饱了眼福啊。

是艳灵,令他没产生这种冲动。

也是艳灵,应该是艳灵,令他明白女人的身体都是宝贝,不应该受伤,更不应该吃枪子儿。

可那是敌人。

可艳灵也没说女人的身体是分这分那的。

艳灵的身子在他怀里小巧,在他身下动情、美丽,他就觉得天下的女人都是这么美丽的。

不想那么多了。

你杨刚不分敌我,人家日本婆娘却分。安室美惠转过身来的时候,是多么的坚决,枪口一下就瞄准了你的胸膛。要不是老天有眼,一颗臭弹救了你的命,世界是黑是白,女人是否分敌我,对你就一点所谓都没有了。

眼下要紧的逃。

逃得越远越好。

杨刚心里就只有逃的念头。

但他的逃,不是逃走,不是逃避战场。而是要逃脱对手的追踪。

是的,他觉得自己是个猎物。

这不是丢脸的事。

这是现实。

不管从武器装备,还是从职业训练来说,人家都强过他。

只有面对现实,才不至于盲干。

他杨刚拥有的优势,就是熟悉这芙蓉山的一草一木。

因此,钻出林子,他就毫不犹豫地进入了野狼谷。

他并不像钱飞想象那样——失魂了。

他并没失魂。

他在溪中走,留下明显的痕迹,就是要引诱安室美惠和仓木麻衣。

作为猎物惊慌的逃离,留下的痕迹也是显得慌乱的。

当安室美惠和仓木麻衣追到野狼谷,一眼看到溪中的踪迹,安室美惠的嘴角就抹上了一丝笑意——

猎物慌不择路了。

然而,安室美惠和仓木麻衣并没沿溪中追。

而是,她安室美惠在溪水左边的林子,仓木麻衣在溪水右边的林子,两人呈现包围之势,追踪杨刚。

在溪中跑了几里地,杨刚累得气喘吁吁。放慢脚步,他在思量着怎么走。继续在溪中走的话,再走上两里地,就到芙蓉坪了。这绝对不行。芙蓉坪空旷,他的火药枪根本就没有优势。往南走?南边和北面,虽然同是林子,可南面向阳,林子晴朗,无疑适宜远距离射杀的武器。

西是回头,显然不行。

思来想去,只有往北进入林子是最佳的选择。

他记得和钱飞追过一只大灰狼,大灰狼就是钻入北面的林子,才逃脱的。

狡猾的狼。

他当时就骂了一句。

不狡猾还叫狼?

钱飞笑说。

狼是狠,狐狸才是狡猾的吧?

他说。

狼叫智慧。钱飞给了狼很高的评价。

跟着智慧的狼走就没错了。

杨刚笑了一笑,一头钻入了北面的林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