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1/



你就在自己身后。


阿海打着哈欠,这已经是失业之后的第十天了,每天都是这样无聊的看着招聘广告,邮寄或email着自己的简历,然后是静静的等待消息,偶尔会被叫去面试,但基本上都石沉大海了。

这是一个夏日的午后,阿海刚刚从无数人羡慕的午休的美梦中自然醒来。下午约好了一家公司去面试,虽然离自己住的地方并不远,但是也要提前准备一下。

阿海很快的洗了把脸,穿好了衣服,走出了家门。阿海住在五层,这座楼一共就五层,每层之间的楼梯有一个拐角,两层之间的台阶数是18节,每天都要爬72节台阶,每天阿海都会无聊的数着自己的步伐。

走出了楼,迎面而来的是夏天特有的焦躁,步行到那家公司,大约15分钟,到了大厦,阿海找到首层的卫生间,他想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仪表。卫生间的位置很不明显,阿海拐了三个弯才找到,其实他按反方向走,只要拐一个弯就可以找到了。阿海轻轻的推开了卫生间的门,里面居然黑着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灯的开关,卫生间的门却自己撞上了。里面一片黑暗,阿海掏出了打火机,在打着火苗的一瞬间,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离阿海很近的距离,他的脸几乎贴到了跳动的火苗。阿海被惊吓的扔掉了手中的打火机,叫出了声,向后去摸卫生间的门把手,却怎么也摸不到。

。。。。。。


这里似乎是另一个世界。

还是一个夏日的午后,阿海刚刚从无数人羡慕的午休的美梦中自然醒来。下午约好了一家公司去面试,虽然离自己住的地方并不远,但是也要提前准备一下。

阿海很快的洗了把脸,穿好了衣服,走出了家门。阿海住在五层,这座楼一共就五层,每层之间的楼梯有一个拐角,两层之间的台阶数是18节,每天都要爬72节台阶,每天阿海都会无聊的数着自己的步伐。

走出了楼,迎面而来的是夏天特有的焦躁,步行到那家公司,大约15分钟,到了大厦,阿海找到首层的卫生间,他想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仪表。按照指示牌的标志,阿海只拐了一个弯就到了,打开卫生间的门,照着镜子,阿海认真的梳理着自己的头发。洗了洗手,擦干净。阿海打开了第一个厕位的门,向里面看了看,然后退出来,找到了灯的开关。

阿海的右手放在了开关上,左手抬起来,看了看表,阿海回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诡异的一笑,点了点头。阿海把卫生间的灯关闭了,在光亮消失的一瞬间,镜子里的阿海收紧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陌生的面孔。关了灯的阿海,悄悄的退到了打开了门的那个厕位,静静的站在门后,甚至放弃了呼吸,就是那么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这时,卫生间的门打开了,阿海从外面走进来了。

。。。。。。


阿海轻轻的推开了卫生间的门,里面居然黑着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灯的开关,卫生间的门却自己撞上了。里面一片黑暗,阿海掏出了打火机,在打着火苗的一瞬间,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离阿海很近的距离,他的脸几乎贴到了跳动的火苗。阿海被惊吓的扔掉了手中的打火机,叫出了声,向后去摸卫生间的门把手,却怎么也摸不到。

阿海拼命的摸索着门把手,当慌乱之中阿海抓住门把手的时候,另一只手也紧紧的握住了门把手上阿海的手。阿海感觉到,那只手阴冷湿滑,没有一点热乎劲。

打火机已经不在了,已经无法照出任何光亮了,这大白天的,人来人往的写字楼,这个时候怎么会一个人也没有呢,只有这里黑暗无比的卫生间呢。

阿海感觉得到,他身后,那个火苗中跳动出来的男人就站在那里,而此时阿海的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根本无法动弹。一只手,搭在了阿海的肩膀上,一步一步的抓着阿海的肩膀在向后退,紧握住门把手的阿海也慢慢的撒开了手,跟着一股神奇的力量在一步一步的向后退着。感觉不出来这个卫生间还有那么长的纵深,阿海觉得自己退出了很远,肩膀上的那只手一直在暗自用着力,阿海再也无法抵挡住这种恐惧了。

大喊一声,阿海迅速的转过身,他奋不顾身的抓住了肩膀上的那只手,回身抬腿,使出浑身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与力量向身后的那个人踹了过去。

。。。。。。

阿海手中仍然仅仅的抓住着刚才放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可是,显而易见的,阿海这一脚,真真切切的踹空了,他什么也没有踹到,自己还摔在了地上,可是阿海手中的那只手是谁的?

卫生间里隐隐传来了一阵阴冷的笑声,阿海坐在地上。这时候,卫生间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人,熟练的打开了灯,屋子里一下子明亮起来。那个人是打扫卫生间的员工,在里面转了一圈,咒骂了几句,转身就离开了,他居然没有看到坐在地上的阿海。

阿海站起了身,双手空空,什么也没有,环顾四周,什么也没有发现,当他走到镜子前的时候,却发现,镜子里如实的反应着周围的环境,可是自己却不在镜子里,阿海拼命的在镜子前拍打着,可是镜子依然固执的只投射出空空的墙壁。阿海伸手要打开水龙头,却发现自己的手和水龙头似乎在两个平行的空间一样,无论自己如何的和水龙头的位置重合,也无法触碰到它。

卫生间的门又被推开了,进来了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站在了小便池边,完事后,又一起走到了洗手池前,其中一个人明显的和阿海已经迎面相撞上了,然而他却丝毫没有反应,而阿海却差点被撞的想烟雾一样飘散了。

阿海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你可以看到我吗?”阿海听到了一个无比熟悉又有些异样的声音,转身看去,却发现自己从对面走来。

“你,你,你怎么是我?”阿海疑惑而且大惊失色的问着。

“我是你,你就是我,你一直在自己身后,只是你从来没有察觉到,你这个我也一直在你身后,只是你从来没有回头看看找找你自己。”

阿海完全被这一段话给整晕了,我就是自己,怎么你也会是我自己,我自己怎么会在自己的身后,自己除了照镜子,怎么还可能看得到自己。

阿海看着面前的自己,突然说道:“不对,你不是我,你身上怎么还穿着这么厚的衣服。”阿海发现对面的自己,现在穿着的是一件冬天时才穿的后绒衣,而现在是夏天。

对面的阿海笑了:“这件衣服当然是我的了。”

“你到底是谁?”阿海有些不怕他了。

“我是你啊,你就是我啊。”

“别胡说,我就是我,你就是你。”

对面的阿海不慌不忙的说:“你看一下你身后的镜子。”

阿海转过身,看着面前的镜子,镜子一下子幻化成了像屏幕一样,画面里也是一个卫生间,一个年轻人在低头洗着手,忽然从他身后窜出了一个人,拿刀顶在了他的脖子上,要抢他的钱,这个年轻人反抗了,但是被刺进了一刀,那个人逃跑了,年轻人扶着墙一点点的倒下了。这个时候,阿海走进了屏幕,看到了眼前的一幕,那个年轻人向阿海伸出了手,微弱的说着求救的话,而阿海却怯懦的被眼前的这一切给吓跑了。年轻人的头歪了下去,伸起的手臂也瞬间掉在了地上。阿海跑出了卫生间,卫生间的门被用力的甩上了,可是那个卫生间里,却还有一个阿海没有离开,就是镜子里的阿海,阿海将自己的身影投射到镜子里的一瞬间,镜子里的世界就多了一个阿海。镜子里的世界是真实的,它如实的反应着自己眼前,一点假也不掺,阿海虽然逃离了卫生间,可是镜子里的阿海,却对那个逃跑的阿海留下了无限的惋惜。

。。。。。。


阿海看完了,他回想起来了,而眼前的这个穿着绒衣的自己,正是镜子里的阿海,他伸出了手,阿海默然的也抬起了手,被他抓住,一步一步的往镜子里走,当两个阿海像会穿墙术一样的钻进镜子里的时候,阿海最后一次回头看了看外面。

。。。。。。

阿海依然木然的靠着洗手池,背对着镜子,而他面前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镜子里的世界确实是真实的,里面同样有着全球变暖的危机,同样有着几十亿的人口,只不过这里的一切都是公开的,谁也骗不了谁。还是这样的世界好,既飘渺,但也不虚无。


凌乱的逻辑,表达出了有序的期望,每个人身后都不仅仅是别人,对吧。


记住,你就在你身后,不信回头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