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心灵系列散文:微笑如花(二)

一蓬紫藤


春风和她的约会已经有了好多次,而藤依然如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依了昏月、盼了朝阳、透出细雨、望穿酽雾,等待着生命中第一次的静静的守候。春风是一个多情而健步的公子,他用他温存的手抚摩着藤的臂,而藤的臂就开始羞涩起来。甚而至于这羞涩发了芽,长成一枚枚小小的叶子。叶子像小孩儿团着的拳儿,慢慢地伸展开来。一漾一漾,终于,满眼儿都是翡翠的时候了。细雨浇不进来、月华钻不进去、薄雾?哦。不!这些绿意萋萋的幽叶、新枝不也是雾么?这个时候,突然一抹阳光射了进来。是雨后初霁西下的阳光。不太多,可也不算太少,斜斜的一抹,正轻轻地搭在藤蓬的顶上。密密的叶子像巧手撕开了锦缎一样撕开了斜阳的金袍,一点点、一斑斑,仿佛大观园里那个淘气的晴雯,正在撕一把镏金的名人题词的绢扇。扑哧、扑哧,掷地有声。哦,那不是叶子撕阳光的声音,那是几个小女孩儿在玩儿呢。碎金洒在她们素色的衣裙和秀发上,一个个被妆扮成了童话里的公主。然后,她们嬉笑着跑开去了。漫天的霓霞黯淡下来的时候,最后一丝光线也被云缝儿给没收走了。我们藤蓬累了,她要睡去。嘘,小声点儿!




春雨


春雨像一把剪刀,硬生生地剪破了蓉城的暖阳。她开始只是纷纷扬扬,像飞舞的杨花,又像凋零的梅花。接着,她好像生气了,噼噼啪啪地向行人、树木、房屋没头没脑地打了过来。好像长着许多拳头的美人儿。但这拳头是温柔的、多情的。行人、树木和房屋一点儿也不恼,他们全都笑了起来。而鱼儿在水塘里更是快活地游来游去。这些鱼儿的尾巴和雨点溅起的水花交织在一起,织成一幅动静相宜、颜色协调、诗意浓郁的春雨图来。




一抹紫痕


又是一个仲春晴朗的下午,如同往常一样,我进入了一个有闲暇冥想的时间了。望着书斋粉白的墙,望着那些那些好像正在漂移的大斑点和小斑点,那些奇异的构图。而就在这样的玄想,一抹淡淡的紫痕闯入我的眼帘。她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一直就在那里,而我却对她视而未见呢?还是她乘我思维的空当悄悄地溜进来的呢?我实在不知道。我就这样静静地盯着那紫痕,她在我的眼光好像长大了起来。于是,我用手去比量。就在一瞬息间,这紫痕竟然由神秘地消失了。消失得和她的来到一样不可捉摸。其实,我只要一回头,什么的真相就大白了。但是,我是不会做这样煞风景的事儿的。我偏偏依然在那儿看着、看着,看那紫色的精灵会玩出什么样儿的花招来?你到底沉不住了吧,你还是有出来了吧。像一道弯弯的虹,一抹紫痕,映射在我书斋的粉墙上。一闪一闪,灵动得好像一个婉丽多情、倩婧善思的姑娘,以个从古代仕女图里款款步出的、一个从金陵胭脂里芊芊地脱颖而出来的……仙子。哦,我实在没有词汇了,我羞愧我的词汇的贫乏。而就在这羞愧中,那仙子却由神秘地消失了。我就算是真回了头,也再也没有寻觅出她的的来源、她的踪迹了。她到底是谁?她是从哪里来的?我着实迷茫了。我的眼前眼前只剩下这堵静默儿冰凉的粉墙。精灵飞走了,眼前的墙壁就死掉了,纵然他的上面依然由大的小的斑点,那些也不过是些污秽而已、而已……我心中的失落和同时升起的圆月一样渐渐地明而大起来了。







本文内容于 2008-4-2 15:23:05 被少将舢板舰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