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4/


张晓强和李思正说话间,马全端着饭盒从营房门外探头进来。看到张晓强和李思两人注意到自己,马全嘻嘻的笑:“只是参观一下。放心,不会泄露情报给蓝方的。再怎么说我这叛军都是你们红方的,还为你们当了弃子。”

李思笑:“马副营长我们怎敢不信任?您可是我们红方立下首功的大功臣。功成身退。”

马全笑了笑:“长江后浪推前浪呐。我是昨日黄花,你们是今天的朝阳。”

张晓强:“客气了,抬举了。”

李思:“刚才的战斗,马副营长的机谋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仗接下来该怎么打,想听听您的高见?”

马全摆了摆手:“我是死人,死人是没思想的。死人没有朋友,也没有敌人,死去大一统。”从门外消失了。

隐隐约约还听到他在仿佛自言自语的吟:“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李思忍不住叫了:“这是什么话?什么‘但悲不见九州同’?”

蓝方,在独立营营地那边,正重新进行整编。

突围出来的约一个连,赶回来救援的四个连兵力损失了约一个连,加起来现在是四个连。

团长汪大为召集连级军官打强心针:“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胜利!”

战事如棋,一局棋要走到最后才知道胜负如何,要紧的是走好每一步棋!就算一方一开始就下错了棋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白吃了自己一只车,那也决定不了什么……

再退一步,就算真的输了这次军事演习,那又如何?胜负并不是军事演习的根本目的,我们这些参加演习的部队,要紧的就是自己要发挥好,发挥好了,坚持到最后,就是演习的胜利结束!别太在乎输赢,要记住,我们要的,是发挥,尽力的发挥!

我们要的是坚持到底!坚持到底的精神要贯彻到部队每一名战士!

一番修正后,蓝方抖擞精神,又开始了行动。

有参谋指出:现在我方处于劣势,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不如先找一处易守难攻的山地防守,再相机而动,寻找机会扭转战局。

于是,趁红方还没有动静,蓝方部队立即出发,动作迅速,占领了来独立营营地之前原本就打算去的那处山地,建立了阵地。

经历了一场恶战的洗礼,蓝方的那些新兵们不知不觉中已经成长了起来,行动井然有序,不可小看。仗,还有得打。

红方的那一架武装直升飞机远远的监视着蓝方的行动,迅速通报了指挥部。

赤色要塞那边的上官奇仔细研究沙盘后下令:张晓强带领一个分队火速出发,占领独立营营地,跟蓝方原营地的李思分队互为犄角,钳制那处山地上的蓝方部队!

张晓强得令率队疾风一般冲出营盘去了。

一路畅通无阻。

当张晓强的红方分队出现在独立营营地前的时候,营长施劳德出来迎接:“是什么风把你们吹到这儿来了?”

张晓强一言不发,立正敬礼。

敬礼完毕,突然喝令手下:“搜索!”一边指挥士兵进营地搜索,同时还安排人手在外头注意警戒四周。

施劳德看着张晓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一脸迷惑:“怎么了?我哪里得罪了?嫌我接待不周?”

张晓强只是笑笑。带着一批战士端着枪小心翼翼的步入了营地内。

营地里有枪声响起。还有手榴弹的爆炸声。

施劳德于是摆摆手尴尬的苦笑了。

营地内果然有蓝方留下来的伏兵。汪大为自以为棋高一着,谁知张晓强实在作战经验丰富根本不假思索就算中了。

残敌肃清。张晓强从营地里出来,又向独立营营长施劳德立正敬礼:“不好意思,现在这座营地由我们红方来接管了。”

施劳德忍不住破口大骂:“先是汪大为来霸占了我们的营地,抢走了我们的武器装备,现在又换成是你们蓝方来霸占这座营地,我这算是什么啊!刚一进入演习就被判定为被叛军杀害,我够窝囊的了,你们还来……乱来一通,胡闹!”

红方驾驶武装直升飞机回去补充弹药的副队长东方剑已经返回。

新的一轮战斗又开始了。

红方两路军队,李思和张晓强的两支分队,分别由蓝方原营地和独立营营地出发,在两架武装直升飞机的空中力量的辅助下,向蓝方余军所在的山地发动进攻。

纳闷了。这场军事演习本来是绿色兵团进攻赤色要塞,蓝方进攻红方,现在倒反过来变成了红方围攻蓝方,把蓝方逼着来打。

一切,似乎已没有了悬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