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伊拉克战事中死去的美军官兵已有4000多人。更为严重的是,驻伊和从伊归来的士兵患心理混乱症状的,已高达17%。为了使战场官兵忘掉恐怖的场面,据美联社报道,美国国防部资助哈佛大学研究出一种“忘忧药”,据说它能够永久地压制或抹除对痛苦及恐惧经历的记忆。目前,美军正对一些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返回的士兵进行治疗试验。

老兵们常梦到血腥经历 出现失眠幻觉烦躁恍惚

报道说,美国军方一份心理健康调查报告称,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执行第三次第四次作战任务的老兵,出现心理问题的几率,远远高于那些第一第二次的新兵。这些人经常做噩梦,过去的恐怖血腥的战场画面不断在脑海中出现。

曾多次到伊拉克执行任务的31岁军士央?博内斯说:“我常常被噩梦吓醒,醒后发现自己还活着。梦的内容是在战场上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最后结局总是很糟糕:同伴或是受伤,或是死亡,其场面惨不忍睹。”

国陆军研究所的研究人员2007年对6200多名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执行作战任务的士兵进行调查,心理健康研究发现:曾在伊拉克作战的士兵表现出精神不振、焦虑不安和心理混乱等症状的,人数比率达17.1%;曾在阿富汗作战的士兵表现出同样症状的,人数比率为11.2%;均显著高于参战前的9.3%。

这项首次进行的心理健康研究表明,遭到精神创伤后心理出现混乱症状的美士兵人数上升明显。这种症状与他们的作战经历,如遭敌人射击、杀死敌人、处理尸体、以及自己认识的人被杀死等,有密切关系。这类士兵经常表现出幻觉、做噩梦、烦躁、恍惚、失眠和注意力难以集中等症状。

原理是锁住肾上腺素 降低分泌忘掉痛苦记忆

在中国武侠小说中,常常出现主人公喝了一种特制的“离魂汤”,从而忘记所发生的一切。为了让美国士兵忘掉那些令人痛苦的记忆,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症”,五角大楼资助哈佛大学研制出“忘忧药”。

哈佛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家罗杰?皮特曼对“忘忧药”的研究,基于近年来对记忆的新研究发现。

加州大学神经生物学家詹姆斯?麦克高的新研究发现,人的记忆就像凝胶类物质一样,需要假以时日才能在大脑中被强化;而在这一过程中,是可以通过外在手段进行干预,令记忆更深刻或更模糊的。改变人体内的应激激素——肾上腺素就是关键。

麦克高在老鼠身上进行了试验。他发现,提高肾上腺激素对神经细胞发挥作用,就能让小鼠的大脑记忆力变得更好。麦克高相信同样的效果也可以出现在人身上。

皮特曼看到麦克高的研究结果后,受到启发:遭遇创伤经历的人会产生强烈的恐惧和无助感,而恐惧感和无助感会刺激肾上腺素分泌。“经过三个月,六个月或者20年后,这种记忆被强化。”皮特曼说。如果降低肾上腺素的分泌,也应可以淡化不良记忆。

皮特曼由此进行研制。 “忘忧药”的成分附在神经细胞上,能够阻止肾上腺素的进入。如果把神经细胞当作一把锁,肾上腺素是一把钥匙,那么钥匙将无法插进锁里,因为锁孔被“忘忧药”堵住了。所以,肾上腺素可以到达这里但是无法发挥作用。

如果在第一时间内让受害者服用“忘忧药”,那么它就会阻止肾上腺素对神经细胞发挥作用,从而淡化那些战场上的血腥记忆。目前已有一些战场归来的美国士兵作为志愿者服用。

忘忧同时也忘却经验 还可能失去全部记忆

然而,这一在医学界备受关注的研究引发了争议。美国总统生命伦理学委员会在一个报告中谴责这一研究。其理由是,记忆是人之所以成为不同个体的一部分;而利用药物“重新书写”记忆,是在“冒让人失去真正身份的危险”。同时,服用“忘忧药”后,老兵又变成了一名新兵,其它战场经验也随之忘却,这会给他们带来更大危险。

还有一些科学家担心,发现了“忘忧药”的奇效后,服用这种药的人,将可能不仅仅是那些有创伤经历的病人。使用不当,会造成人体分泌紊乱,还可能会使人“失去全部记忆”。

斯坦福大学生物医学伦理中心主任戴维?麦格纳斯说:“从制药产业的角度来讲,会使得越多人被诊断患有这种病,将药物运用得尽可能地广泛,以至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