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枪的故事——枪迷

说我是一个枪迷,那是一点也不过分。“枪,是每个男人都应该喜欢的东西吧”,我从小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从小很喜欢枪。也说不清是先喜欢了枪再有这个想法,还是先有了这个想法才去喜欢了枪,小孩子的事情嘛,通常都是没有理由,只是觉得天经地义,如此而已。

我喜欢枪,喜欢玩枪。我并不是在一个富裕的家庭长大,也不是一个受溺爱的孩子,所以我并没有机会得到太多的玩具,但是我还是尽力向父母和亲戚表达了我对枪的爱好,这样他们在年节一类的时候如果要送我玩具就会首选玩具枪,因此短枪、长枪、塑料的、金属的、手动的、电动的,说不上数量众多,但是种类倒也不少。和其它方面的严格管教不同,在这个问题上父母没有太多限制我,也许是他们也觉得男孩子玩枪天经地义吧。记得曾经有一次,父亲的单位搞儿童节游园会,采购的奖品里面有一种双管的玩具活塞枪(姑且这么叫吧),就是里面有弹簧能收缩,扣动扳机击发,弹簧就能推动活塞把枪管里面的子弹——小纸团或者石子之类的东西发射出去。那可是那个时代的高档货了,价格自然也是很高的,高到父亲不同意买给我的程度。没办法,只好拿了一枝回家抱着睡了一晚,第二天再交给父亲带回单位。游园会的时候,我把全部的游戏券都投入到了对活塞枪的竞争中,可惜没有成功,眼泪汪汪回家了。好在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这样的刺激不多,所以我还是贯彻了“知足常乐”精神的。那时侯看电影《小兵张噶》,每每还暗自得意,因为——他只有一只小木枪,而我的品种可是多过他哦!但是电影最后,张噶得到真枪的那个场景还是总能让我口水横流。所以,和真枪的亲密接触就成为了从小最大的梦想之一。

那个时候的孩子,得到一点军火的机会还是比现在多的,我也不例外。在我的珍藏里面包括几枚手枪弹、10枚7.62mm步枪弹和1枚12.7mm机枪弹,另外还有1个机枪弹夹。用现在的话来说,这些可都是正经的“行货”。除了手枪弹,子弹和弹夹多数都是从小伙伴手中换来的,所以是经过长期积累之后才达到这个数量,家人也才注意到。没事的时候我就喜欢拿着步枪弹和弹夹反复装填,每一枚子弹都被磨得锃亮。起初这是很让我母亲心惊胆战的运动,但时间长了她也就习惯了,毕竟我从来没有用钉子去敲过子弹底火嘛!手枪弹的来历比较特殊,有一些是我外公留下的,他是老红军干部,曾经有一枝左轮配枪,但是在十年动乱的时候被造反派收缴了(这也是我痛恨造反派的原因,虽然我并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还有一些是我父亲单位一个保卫干部给我的,作为我帮他擦拭清洁54手枪的报酬。当然了,擦枪的时候,这个小气的干部给我的是一枝没有弹夹的54手枪……

第一次得到开枪的机会,是在高一军训的时候。为期半个月的军训,有3天是专门用来练习射击的——请注意,是练习射击,而不是射击哦,所以也许说练习瞄准更确切一点。但是这一点也不影响我第一次拿到枪时候的兴奋心情。通常形容小孩子兴奋的时候,会说“上窜下跳的”,可是在接过枪的那一刻,我已经连上窜下跳的念头都没有了,呼吸急促,心砰砰地几乎要跳出胸膛,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握枪的手上,好象稍微放松一点那枪就会消失似的。那是一枝56式半自动步枪,很有些年头了,枪托和护木这些木制部件已经是斑斑驳驳,满是刻划和碰撞的印记,金属的枪身上也随处可见细微的锈迹,一条帆布枪带更是毛毛草草的。但是当时在我的眼中,那就是世上最美丽的东西了。特别是当我打开折叠着的3棱枪刺的时候,发现刺刀上没有一丁点锈迹,挑枪一甩,那一划而过的寒光和卡扣清脆的“啪”的一声响,在那一刻几乎感觉自己就是无敌的战士,无所畏惧了。从那开始的3天时间里面,最难过的事情无非就是要交出手中枪的时候了。瞄准训练,其实是很枯燥的,每天只是趴在那里,对着远处的胸环靶,装弹,瞄准,屏息,击发,再装弹,如此反复,我却感觉是在做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事情。西北的8月,正值盛夏,烈日之下趴在水泥操场上,时间稍长就满身大汗了,虽然一组练习是15分钟,然后轮换休息,但是地上还是没多久就形成了一个个的人形印记。休息的时候坐在后面,可以看见前方地面上蒸腾的热空气形成的热浪,仿佛空气在沸腾,然而就在这一片热浪中,一个个沙包上架着一排整齐的枪口,挺着一排闪亮的刺刀,刀身的反光让人不寒而栗,齐整的阵势却又让人觉得是强烈的斗志和热血的精神在蒸腾,在这一冷一热中,威势尽显。

不知道是部队就一直有这样的训练传统,还是教官故意刁难我们,总之射击考核是打100米的靶子,但瞄准的要求是标尺定位在3上。这可苦坏了我们这一群学生蛋子,瞄准的时候要注意虚光矫正,注意枪身的水平,注意瞄准点水平位置上和靶身的距离,还要注意在纵向上和靶心的对齐,哪怕没有教官用观察镜在边上查看,我们也都不敢马虎练习,生怕实弹考核的时候打飞了。就连操枪练习,虽然觉得动作很威风,但是时间一长也会觉得浪费了练习瞄准的时间。就在这样的气氛中,再长的时间都嫌短了。

3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终于到了第4天的实弹考核。老天很开恩,那天是阴天,不担心虚光的问题了。我是第一排进行考核的,检查了枪枝,定好标尺,装好5颗子弹,最后再轻轻拍了拍枪身,“老兄啊,好好干啊”!趴在射击位上,教官在后面反复叮嘱着安全注意事项,可我的心里面却只顾着把对面的靶子数了一遍又一遍。为什么?怕打错靶子啊!射击的命令终于下达了,可是射击场上还是一片寂静。手心有冷汗,食指在扳机上压了又压,可是为什么今天扳机这么硬呢?突然,不知道是谁开了第一枪,所有的枪都跟着怒吼起来。当第一下后坐力传到我肩膀的时候,感觉却是那么的轻柔,枪身抖动着,却并不感觉剧烈,就好象它本就是和我的手臂连在一起,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我的心跳终于安定了,继续射出了剩下的4颗子弹。射击完毕后,我偷偷看了一眼右边的地面,可是就象所有和我有同样企图的同学一样,我发现弹壳都掉在了伸手也拿不到的地方——右前方的小沟里面,只好在教官的口令下乖乖回到后方待命了。

很快,成绩下来了,48环。听到成绩的一瞬间我心花怒放了,优秀射手!带着得意的表情扫视着四周,还要拼命装做镇定的样子,男人嘛,要有气度不是吗?可是很快,我就意识到从这一刻开始我又不能握枪了,心里竟然有了一种离愁别绪般的惆怅。但是毕竟,我已经不输给张噶了,不是吗?回到家里,我向父母炫耀着自己的成绩,顺口问了一句“老爸,你当年在部队是优秀射手吗?”结果在父亲漠然的眼神之下我只好低头吃饭了……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时光飞逝,就在我还时常回味射击的滋味的时候,高考了,到了内地进了大学,又军训了。这次是在部队基地封闭训练的,用的枪升级了,56冲锋枪,呵呵,手感那叫一个好啊……考核方式也恢复到了正常的标尺1射击100米胸环靶,可是射击训练只有半天时间。短短的半天时间,都来不及巩固和枪拉近感情呢,可惜教官才不理会我们的抗议,一切按照日程进行。这一次虽然还是单发射击,我8枪却只打了74环,唉,丢脸了。可是谁叫那个靶心的下三分之一位置那么难定位呢……学校的军事理论课,讲师之一是张召忠,那时侯他还是大校,上课的时候讲到国防体系,他先是说“你们在校的大学生,都是预备役军官,是国防体系的一部分”,兄弟们那个乐啊!可是紧接着他又说“当然了,要是真的需要你们去打仗了,我们国家也差不多了……”兄弟们那个怒啊……呵呵,这个也是题外话了。

之后的生活就慢慢平淡了。毕业,工作,忙忙碌碌。有机会的时候会到部队的朋友那里去混个打枪的机会,武器再次升级,用81-1了(火箭炮他不让用来着)。用枪的机会多了,不再有第一次时候的兴奋了,家里的军事书刊已经堆满了一个房间,对枪械的了解也远胜往日,不会再对着56冲锋枪爱不释手了。可是翻看相册,找到第一次打枪时候的照片,看到自己那张怎么也藏不住内心激动的傻笑着的脸,就会知道,我和枪的亲密故事,还会继续延续下去,因为,我始终都是一个枪迷啊!

本文内容于 2008-4-2 13:46:09 被无爱不伤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