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女朋友逛街就花了一块钱,我真心痛..

今天风和日丽,微风阵阵,女朋友要我陪她去逛街.



丫头一逛街就找衣服,当然她试穿时难看的我会说成一般,一般的我会说成还可以,还可以的我会说成漂亮,漂亮的我会说成特别漂亮.



终于,我看到丫头挑出一件告别漂亮的T恤,看她喜形于色,我估计她也喜欢,形势不妙,我抱着肚子说:“丫头,我肚子疼,去下厕所,你买好了到门口接我。”



“好啊。”



其实我只是有一点想上厕所,但并非肚子疼,可支开丫头只有这样了.



到了公厕,一老大爷要我交5毛钱再进.



“五毛钱?老大爷,我是学生啊,得学生价啊.”



“学生也是人啊,白菜也是菜,蚊子腿也是肉”



碰到高人了,我暗道,但我马上镇下心来.



“老大爷,你有那什么?孙子孙女吗?”



“当然有,有一孙子,问这干嘛,查户口啊?”老大爷口气咄咄逼人的说。



“你孙子几岁了?”



“8岁了.”



“那你孙子上公交买票么?”



“不要.”



“你孙子去公园要买票么?”



“不要.”



“对了啊,白菜也是菜,狼心也是心,狗肺也是肺嘛,那我再问您,我们大学生三下乡时要过谁钱吗?我们学生美化街道时要过谁钱吗?我扶老大妈背一包米过马路时收过钱吗?”



“这......没有.”显然老大爷被我说中了心事,脸红了吃吃的回答.估计他心里充满愧疚,一定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心中大喜,胜利感油然而生,乘胜追击,我又心平气和的说:“没有吧,老大爷,退一W步讲,98洪水解放军抗洪要过钱吗?没有!徐虎修理马桶要过钱吗?没有!公园里有人给你孙子糖果吃要过钱吗?没有!全都没有是吧?”



老大爷脸红到了脚底,木讷的看着我.



我继续说道:“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我们伟大的祖国正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学生上厕所也应该有学生价,我们做学生的用的都是父母的血汗钱,每用一毛,心就被揪了一下似的.....”



“别....别说了,免费吧”老大爷沮丧的打断了我的话,倒在我肩上痛哭起来,我轻轻拍了几下老大爷的头,说:“也不用免费,我又不是来这里白吃白喝的,再说来公厕白吃白喝传出去也不太好听吧,不如收我一毛吧,说到这时我给了老大爷一元钱,老大爷慌忙找回我九毛,可能怕找错了,捏在手心里半紧半松的数了几遍才交给我,给我时我分明看到硬币上沾着老大爷手心的汗.



心情好,自然畅通.



出公厕时女朋友买好衣服在外面等我了,我窃喜,丫头还想买点什么似的,拉着我又狂逛。女人的购买欲望是无穷大的!



大概走了一个小时后,我感觉到她这么久没买什么东西差不多准备买什么了吧,我趁她认真挑裤子时对她说“丫头,你慢慢挑好,我去那买份报纸就回,就在那。”我指着不远处的报刊亭对丫头说。



丫头“嗯”了一声算是批准我了吧。我又摆脱了,到了报刊亭。



我问阿姨怎么报纸那么贵了啊,阿姨反问道6毛钱一份的《参考消息》还会贵?我没吭声,忽然间我灵光一闪。



“阿姨,有没有去年的报纸?”



“这小伙子,我卖的又不是年报”



“那上个月没卖完的总有吧,要处理掉吧?”



“这倒是有,五毛钱两份给你”



“少一点啊,四毛吧,二毛钱一份,二毛五一份不好听,图个吉利嘛”



“好吧,拿去”



真是喜出望外,我拿出刚老大爷找回的四个一毛硬币给了阿姨。



丫头终究还是没买成那条裤子,东走走,西望望。她很累了吧,说要回去了,我说好啊,她说坐公交。



我大吃一斤。



坐公交两人要两块钱啊,而我身上只有5毛了,于是我对丫头说:“丫头,公交那么挤又好脏,一不小心传染病就上身了哦,还是走路回吧,健康,时尚呢”



“走路好热啊?!”



“我买冰棍你吃。”



到了冰霜前,她拿的是一根2元的伊利,我慌忙帮她放回去了,对丫头说:“我身上只有一张100的,还有5毛零钱了,别找零了。”



丫头乖乖的拿了一根儿童装的5毛钱的冰棍。



回到宿舍我心疼死了,今天陪丫头花了我整整1圆RMB啊,怎么现在的女人都这么花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