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兽行 接上文 30、魔头

erxianjiangjun 收藏 6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4/[/size][/URL] 30、魔头 根据美子的描述,我找到了岳父住的地方——皇宫街外一区一座小二楼,这里有一溜新盖的小二楼,大概是战后第一批“新贵族”的住宿所吧。 我在有矮墙的院子大门口按了按门铃,一个剃着平头、身着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4.html


30、魔头


根据美子的描述,我找到了岳父住的地方——皇宫街外一区一座小二楼,这里有一溜新盖的小二楼,大概是战后第一批“新贵族”的住宿所吧。

我在有矮墙的院子大门口按了按门铃,一个剃着平头、身着武士和服的中年男人给我开了大门里的小门,看样子这大门是走汽车的。他问我:“请问先生,您找谁?”

我给他鞠了个躬:“不好意思,麻烦您,请问这是石井四郎先生的家么?”

那个中年人仍是板着面孔:“请问您找他什么事?”

我心里想:“这是个保镖的,肯定。”表面上仍然温和的说:“我是他的女婿,前来拜见,麻烦您了。”

那个人细细打量了我和我手里拎的东西之后,对我说:“不好意思,您先等等,我去汇报给先生。”

我表面上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不用客气,您请便,我在门外等等。”

我的心里却骂着:“哪来这么个忘八蛋,等着瞧吧。”

那人真的把小门关上了。

时间不大,小门又开开了,这位小平头的男人这回脸面上有些了变化——板着的面孔上多了几丝笑纹,他对我鞠了一个躬说:“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先生请您进去。”

我没在多说什么,走进了小院。

这是一个独立的小二楼,灰色水泥抹墙,门窗都是红松木头的,看样子有七八个房间。院子里种了不少的花卉,旁边有个小汽车库,门关着。院内有一个中年妇女在侍弄那些花草。

我顺着水泥砖块儿铺成的甬道,刚来到楼前,楼门就开了,身着一身和服、剃得光光脑袋、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的的岳父大人迎了出来:“啊,南雄,你终于回来了我的好女婿。”

我礼节性的给他鞠了一个躬:“您好,岳父。”

“啊,好好好,快进来快进来,告诉我你是啥时候回来的,我前几天还去过你家,美子还和我发了一通小脾气呢。”石井四郎对我的态度简直就和过去的两个样。难道是战争的失败让他改变了禀性?我疑惑的走进了一楼的客厅。

只见这个客厅有30来米的面积,四周全是长短的沙发,几盆兰花,摆放在四处,雪白的墙壁上悬关着两幅中堂,写着中国的书法,另外一张是富士山远景照片改画的彩色放大图片,景色真得很美。这样素雅的、有文化修养的客厅,谁也不会想到是一个世界级的日本杀人恶魔吧?这就是我们日本人的高明处:伪装是生存的第一本能。

我在坐下之前,把良子买的那瓶酒双手递给石井四郎:“请岳父大人笑纳,小婿手头拮据,不好意思。”

石井四郎接过酒,看了看商标,笑着说:“这种酒,除了皇宫,就是美国人开的店才有,肯定是你老爸弄得,他就留着呗!太破费了,大可不必,咱们是一家人么。来,坐坐坐。”

这时一位年轻的日本女人走了进来,她端给我一盘苹果,放在了我的茶几旁,似乎是要给我用小刀打皮,被我岳父拦阻:“不用了,这是我女婿,自家人,你忙去吧,我们说说话。”

那个年轻的女人朝我鞠了一躬走了,我发现她长得很标致,看样子是个“内勤”人员。

待那个女子出去后,岳父坐在了我的对面,问我:“咋样,这一路还顺利吧?”

一听他问这话,我的心里怒火“腾”得就甬了上来,真想跟他发泄一通,可又一想,这必定是他安排的,他为啥要这么做,我还是先问个明白,有账不怕算,忙啥,中国不是有句俗话么:‘不是不报,时间没到,时间一到,一切全报’么!我见他在等我的回答,就强装笑脸说:“一言难尽,反正是回家了,啥也别说了,这都是您安排的?”

石井四郎怪怪的笑了两声:“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这都是参谋本部奉了天皇的旨意办的。”

“天皇还这么关心我?您不是在逗我呢吧?我可一点也不信。”我有意试探这个老东西,因此装得十分不以为然的样子。我知道他是个典型的日本天皇的忠实走狗。

果然,老东西上当了,他站起身亲自去关客厅的门。我心里暗自高兴:这真应了中国的古话: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石井四郎重新回到座位,压低了嗓门说:“孩子,你的过目不忘的才能,天皇在你小的时候就知道,这次日本国的战争失败,全是那些无能的将军所至,我们要积储力量,一定要东山再起。只要天皇在,大日本一定还会重新主宰世界。”

这个疯子,还在这放屁呢。我真为美子悲哀,她咋摊上这么个二庇爹!

我表面上却装作十分虔诚的样子,连连点头。

石井四郎见我还是这么听话,这才告诉我事情的真相,由此,我又知道了一个世间的大秘密。


原来,早在日本宣布投降前,天皇就单独召见了石井四郎,问他能否在近期内研制成使整个美国和苏联军队全部闹瘟疫死亡的病毒,如果能成功,大日本就会转败为胜,独霸世界。如果研究不成功,就得暂时做好长期隐蔽、东山再起的准备,必须销毁一切可以从表面现象容易发现的证据,这2个计划,要立即做出来,绝对保密。

你们当时参加的投放馒头食品,导致整个村庄人全死光的“48号”计划,就是这个第一部计划的一部分。

同时日本军部也配合我们,在美国和苏联军队中投放了部分霍乱疫苗,可能是天气下雨的原因,效果不大。

第一个计划没有成功,只好放弃。为了确保天皇的安全,不被战后军事法庭追究,必须做好善后工作。

当时在731部队和中国大陆的日本驻军中,还有近百吨的“毒瓦斯”炸弹,这是国际公约所不容许的,必须把它们全部毁掉,唯一的办法就是秘密深埋。

更主要的是,还有近二吨的病毒菌液,这些病毒菌苗液完全可通过传染毒死整个世界的人类。天皇决定,把它释放在中国的靠近苏联较近的附近地区,即可对苏联人造成较大的杀害,也可对中国人进行瘟疫毒害,在其他部队的毒菌液,全部抛洒在当地有人居住的地方,这些病毒病菌有个好处——要潜伏期到6——10个月,而且温度要适合。因此,日本战败,任何国际人物也不会怀疑这是日本人搞的鬼。这个任务要选可靠的人,同时还要造成一种假象:真的被人发现是抛洒毒菌液,也找不到证据——飞机失事,人死了。

决不能让任何人发现这个计划。这个计划是石井四郎亲自做好后,交由天皇审阅得,天皇特准同意执行的。为了安全起见,选派最好的飞行员和精确的计算好油料,使他们有惊无险。同时,责成关东军参谋部秘密协助配合。为了让我注意,同时又可以作为单独的联络口令,石井四郎说了那句话:“记住孩子,天皇会想着你。”果然我记住了,倒不是这句话有啥意义,而是只有我和石井四郎知道。因此,谁说出这句话,我肯定以为是石井四郎派来的,其实他并没有亲自派,而是通过参谋本部安排的,而这些人是干啥的,参谋本部也不知道。石井四郎没有想到的是,苏联进攻的这么快,使我无法当即离开中国。


听他讲完,我才明白这个事件的始终,原来我们的病毒病菌试验全是在天皇的直接领导之下呀!

石井四郎感到自己对不起天皇,要是再有几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把致命的“48号”研究成功,那时,主宰世界的可不是——

石井四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站起身,来到我的身边,指着我的额头说:“你的记忆好。一旦时机成熟,还是要有你来恢复我们的成果,那可是用了几百万木头换来的。”

我一听,深深地吸了一口冷气——几百万木头——就是几百万条人命啊!这个残杀狂,比希特勒还虐暴——可是世界人谁知道?这是他和天皇一手策划、运作、执行的。而天皇居然因为投降有功,不会接受国际法庭的审判(注1)。

我想听听一个战败了国家皇帝的下一步打算,就对石井四郎说:“我准备开个药店,反正仗也打完了,岳父有何打算?”

“不可,你现在还不能出来,要改名,把家搬了,即使开药店,也要换个名字,因为仔改南雄已经在满洲光荣的效忠了。”

“什么?”我这下可有些憋不住了,从沙发上了起来,并且声音很大,一副很明显的不满意样子。

石井四郎却不慌不忙地说:“现在是美国人的天下,我们不要着急,慢慢的一切都会好的,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等着。”说完,石井四郎开门出去了。

我真想不到,回到日本还让我成死人!当死人在满洲中国可以,现在回到自己国家了还得隐藏,这得藏到啥时候是个头?我可要过正常人的日子。正想着,石井四郎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布包和一个大信封。

石井四郎把信封的东西拿出来,原来是一份证件,我的证件,照片是我本人,名字变了,上面的人叫翟盖男熊。发音一个样,名字却不一样了,我的身份是“皇家医院”的汉药医大夫。

“收起来吧,这就是你的身份,很好记得。”说照,他又把那个布包递给我说:“这是你的津贴和抚恤金,拿着吧,开药店用得着。”

我刚想推迟,那个小平头进来了,他一哈腰:“先生,外面有个美国人和一些美国宪兵要见您。”

“美国人,我不和他们打交道。”

“他们说他们是同盟军宪兵指挥官保罗斯少校,奉了远东国际法庭的命令,必须见您。”小平头又上前小声说“天皇侍卫木村也和他们在一起。”

石井四郎一听,忙说:“那就得见见了,去吧。”

小平头下去了。石井四郎对我说:“你回吧,记住自己的身份,你还是大和民族的军人,还是少佐军官,只不过名字变了,还是那句话,孩子,天皇会想着你的。”

他刚说完,小平头就和一帮美国宪兵涌了进来。这几个美国人进来后,立刻持枪进行了警戒,我感到不妙。

其中一个美国军官,佩戴少校军衔,另一名穿日本警察服装的人,自称是皇家侍卫官叫木村,他跟在一旁当翻译。

美国宪兵少校自我介绍说:“我是远东国际法庭宪兵指挥官,我叫保罗斯。”

木村翻译完后,不等旁人说话,保罗斯问石井四郎:“您的姓名和职务”。通过木村的翻译,那个美国军官保罗斯知道岳父叫石井四郎,并且是满洲关东军731部队长后,他拿出一张纸说:“我代表远东国际法庭宪兵指挥部宣布:你被控告有战争杀人罪,你被逮捕了,这是逮捕证,请签名。”

石井四郎真没想到有今天,当时脸煞白。接过美军的笔,手战抖着签了自己的名字。

那个军官一挥手,一个宪兵给他戴上了手铐。小平头一看,当即上前要去掉手铐,被其他几个宪兵的卡宾枪逼住。石井四郎摇摇头。小平头老实了。

保罗斯少校发出命令:“搜查!”

其他跟来的人立刻在楼上楼下翻了起来。保罗斯少校瞅了瞅我,问道:“您是什么人?”还没等木村翻译,我当即用流利的英语回答:“皇家医院的汉医药大夫,呶,这是我的证件。”我把石井四郎刚刚给我的证件递了过去。

那个军官看看证件,又对照了一下我的照片,点点头,“您有事?”

“我来给他看病。”我做了个把脉的手势,石井四郎不懂英语,可他知道我的动作,这时他似乎平静了许多,对旁边的木村说:“他是我请来的医生。”

木村对美国军官也这样说。

美国军官把证件还给我:“对不起,您可以走了。”

我说了声谢谢,随手把我身旁的小布包——石井四郎给我的“抚恤金”,它可真沉——揽在手里离开了房间。

临出门时,我听见石井四郎自然自语地说了一句话:“我不会呆得很长。”

出了门,只见门外戒备森严,既有日本警察,也有美军的宪兵队士兵。两辆大汽车停在一旁。

正巧有一辆出租汽车开过来,我挥手让他停下,上了车。

司机问明白了我要去的地方,启动了汽车。这时我忙把小布包打开,只见里面装着黄澄澄的10块金条。




(注1)国际法庭在日本东京设立“远东国际法庭”,由战胜国11个国家组成。美国不同意审判日本天皇裕仁,给了他活命的机会。以后日本改为“君主立宪制”。国际法庭的开庭时间是1946年5月3日——1948年11月12日。共计审理了28名日本甲级战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