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藏骚乱--数清楚欧美“民主国家”的黑算盘

最近台海局势、西藏骚乱、奥运火种传递,我们都看到了许多西方国家导演或者支持的人间闹剧,忽然又再次看到一篇《民主能当饭吃吗?》的谬论在某论坛浮起,文中作者提到::民主完全可以当饭吃!我看了之后有点生气,有点失望,但更多的是惊讶作者此类人群的愚蠢。特将我在该文的部分回复摘录如下,请军坛的朋友们共享。

------------------------------------------

个人非常喜欢这位老兄的回复:

老潜艇回复:

民主很好,但是不能当饭吃……

民主就是第三张大饼,第一张和第二张分别是生存和温饱,没有稳定的大前提,什么民主斗士白话。

wjj0600回复:

资本主义的唯利益化根本特点,就如同一个在社会上很老练的人的缺点一样,很能适应环境,很皮,很有生命力,很有竞争力,但如同一个老江湖一样,资本主义的缺点就是沾染了太多的现实主义、享乐主义、金钱主义、唯利是图、有钱能使推磨。

而在资本主义这些老江湖面前,年轻的社会主义应该要了解到,老江湖想的不是让你怎么强大、怎么民主,而是不要动摇他们的位置和利益。因为他们不像现实中的老工人一样,有老去的一天,西方资本主义的老江湖们,想的是永远富裕和强大和民主,而我们,只是一些抢饭碗的中国人。我们的民主和自由,又怎么可能是他们善良的目标呢?哈哈。

社会主义的前途就在于在方式上适应并吸收西方国家的唯利益基础上表现出来的强大竞争力,同时在政治上坚持指导道德的功能。这就是未来的公平公正的政商比例适当的政府,而不是西方目前的商业政府。

任何一个制度的成功与否,在于其是否激发了强大的生产力或者说自然生命力,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可以抵御外在威胁和竞争,首先是生存,在金字塔的顶部,生存是排在第一位的。然后才是提高平均获得利益。而民主显然对争取平均获得利益方面,具有意义。

但是如果一个国家在100年内都不断有人窥视其安全,希望其分裂和动乱,生存就毫无疑问的摆在了第一位。某些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因为其早已领先世界几十年甚至百年,并且结成了牢固的战略同盟,其生存问题早就不存在了,所以有基础、有条件改善其原来的穷富悬殊、种族主义。

而在中国面前,生存在今后100-150年,都是一个现实的问题。难不得有些人对国内的和平感到麻痹了,感到安全已经普降中国了。

真是一个笑话。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那些骂你们的网民,我感到有些理解。对你们这类人的危害性,我心知肚明并且十分讨厌。

希望你不要再继续推动解除中国政府控制力的活动了,那些都是愚蠢的,毁国的,戈尔巴乔夫已经替你们实践过了,可是你们却无耻的忘却了他的教训。令人欣慰的是,每一个上台执掌中国政权的领导人,在西方国家不断分裂中国、颜色革命的现实面前,都能闻到血腥味,并保持警惕,这也是敌人给我们的良药。

如果有人在高层忘记了如何生存的道理,灾难就来临了,包括你们这些无知和无耻的人也会蒙难。

-------------------------------------------

wjj060回复:

你老是叫活叫死的,到底你怎么了,谁在“水深火热”之中?在美国,如果你是一个普通民众,你又有多少发言权?或者你的声音又有几个人去关注?他们一般人的声音也只不过是通过游行去引起媒体的注意,而外国人的法律和中国一样,游行是需要申请和批准的,否则就是违法,象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人口那么多,只要有1000万失业的人游行示威,国家就乱了。

我再次提醒你,你的那些想法是空中楼阁,是苍白的理论。中国人的素质还达不到外国人那样强的法治观念。

现在我国的体制的确监督不力,但是稳是第一,改革是第二,强是第一,变是第二。

世界上都有官场文化的,你了解美国吗?只从电视上看,是不是有点可笑啊?你能承担前苏联那种责任吗?你敢承担吗?你太渺小了,不但是影响力,而且也由于你的幼稚和空白的风险意识,还有你只置于脑后的责任感。

中国肯定要改革,但不是在国际安全形势最危险的时候。美国70年代还种族歧视呢。那时这方面就落后与中国,美国200年了,到80年代才基本成熟。

我讨厌在生活中的所有的幼稚和天真的想法、做法,那侮辱和玷污了人的智慧。

改革是必须的,但不是现在。小步改革一直在继续,而大步、冒险的改革是我们必须要拒绝的。民主没有安全的职能。你瞎了你的眼睛,没有看到苏联吗?

共产党的改良在于加强监督。

-------------------------------------------

wjj0600答复:

对你的总的回复:再一次提醒你从国家实际出发去建立你自己的关于推进民主的思想。除此之外,都是脱离实际和给西方说相声,都是没有前途的,都是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应为稳定是第一大需要,改革是建立在稳定这个地基上面的楼房;西方最想要的,就是共产党失去影响力和对政权的控制力和管理能力。这是最要命的一点。注意,我再提醒你一次,你的那些理论是美好的,但是要命的。从根本上脱离了实际。

1、社会主义的民主架构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今后的改革趋势必然是:官方代表比例缩减到一个合适的比例,民间各阶层代表比例上升到一个合理的比例;各代表的提案将更具体的体现本阶层的意见;各项政策的出台必然会普及公证制度,倾听各方面的声音。

2、威权有这个独有好处。1949年,共产党可以让妓女、赌场、毒品、黑社会一夜之间消失。今天仍然具备这样的能力。但是由于西方生活方式对人民的渗透和影响,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人去推动它了。而且由于强调人权所带来的必然部分负面效应,法律已经初步尝到了西式化的弱小控制力和制约力,改进方面,我想只应该是等到社会主义强大后,产生的有自创能力的新派再挖掘结合社会主义原有的优点,第二次改造现有的这些学习西式法律,之后的事情了。但我可以告诉你,在中国,可能妓女、赌场暂时不想大动,但是毒品、黑社会永远发展不到台湾的那种影响政治选票、美国的那种影响所有青少年那种境地。就因为我们是社会主义,具有资本主义所没有的指导道德的责任和功能。至于淫乱生活、拜金主义,你可以从陈冠希艳照门事件后,美国人邀请其到好莱坞发展,而中国却绝对不可能发生象美国那样的鼓动,看出来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权和道德的基础水平。

3、其它问题我认为很理论、很虚幻。人的智力、见识、魄力、能力是分等次的,不然就不会有胜负这个词。我不想和你讨论善良和平凡和悦民主义的少部分弊端。有些人可能会抓这一句。呵呵,去抓吧,我不参与无耻的理论和辩论,我只参与实际。我认为这样的选择更有好处。

4、再见,爱理论的小姑娘。陪人幻想的时间有限,劝你还是多从实际出发,多为祖国做贡献。

wjj060回复:

民主是不能当饭吃的,她也许能和其它措施一起辅助我们更好的吃一样的饭。而安全和发展和理智,还有创造能力,却是我们饭碗里面永远的白米

-----------------------------------------

引用 hjxl123456 在2008-01-08 22:31:50 写道(原帖): 你的中华智慧真的太高深了,深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是不是《皇权》《集权》《特权》这三种体制呀?社会主义是不允许这三种现象出现的哟。我们只要社会主义健康发展?完善,最终实现共产主义!民主与社会主义并没有冲突哟。

我们国家的宗旨就是民主集中制。请注意,现在正在改善吸收正确的民意。但不是你表达的那种西式民粹主义。社会主义是很重视道德的,而资本主义主要重视竞争力。而西方的法律体系很难解决系统的社会难题,比如黑社会、淫乱群体、过分自由生活、拜金主义等等。我一点都不觉得外国好,即便是你,到了外国,面对一个性经验远超过你的外国妞,你一样会感到文化的巨大差异。

wjj0600回复:

中国需要正统的民主,西方的民主我们也正在观察中,现阶段西方推销的民主,主要就是多党制,这不是中国需要的,中国需要稳定和发展。而西方现阶段推行的民主,主要目的就是通过多党制和所谓的“民主人士示威”来搞乱中国。

中央情报局竭力在推动中国的多党制和“民主人士示威”,这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情。也是你梦寐以求的事情吗?请你予以说明。记住,最好从中国国家安全上来回答我这个问题。如果你避开了我的要求,那只能说明你是一个理论傻子,或者是对方阵营的人。

可惜你们根本不会成功,网络和现实是有差别的,一个是虚幻,一个是现实,现实牢牢的掌握在我们手里,随着我们的强大,我们也会给你们创造一个社会主义的虚幻,你等着瞧吧。我们非常警惕涉及多党制和“民主的声音”之类的“迫不及待的要求”,你也不要太急,那没用。

其实每一个当权者都会明白,民主和民粹、自由和法律和道德,是存在矛盾的。如果你不明白,你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是一个傻瓜。

-----------------------------------------

wjj060回复:

而在中国安全环境非常危险的情况下,任何大手术都是非常忌讳的,那无异于自动放下武器,躺在床上,没有行动能力。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在最近30-50年内妄谈选举之类事情的民主派,是根本没有考虑到中国的安全的。是一群空想世界大同者,是一群西方希望看到的假仁义。

而背了一背篓黑锅的北京,抖掉身上的落尘,还是朝着快到佛主的方向走去。谁能说她的心不纯洁和神圣?谁能堪比她的背影的巍峨?谁又能轻易走到她现在万般努力的位置?

是那些西式民主粉丝?不,它们只是一群宠坏了的孩子,在那里吵吵嚷嚷。

现阶段让中国普选,无异与戈尔巴乔夫式的幼稚。美国在其制度之外,其实主要是已经形成了一个主流社会,其精髓也在这个社会里面,文化、思想也在这个层次里面,其把握力很强。可以左右美国这个社会。

而中国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任何时候,如果改为选举制度,势必会立刻摧毁现有的主流社会,同时它的与美国主流社会相同的功能,立刻就会因为结构的改变而分崩离析,国家随之会灭亡。

而新兴的中国西式民主派,是一类幼稚而极度缺乏国际经验和治理国家实际经验的西方粉丝,其特点必然是鲜明的“粉丝风格”。显然,把安全的需求、兴盛的希望放在这样一堆既不立足与现实,又对未来充满迷茫和不确定,亦无熟练掌控民主的技巧的人身上,是极其危险的。

那不是一个理智的民族应该作出的决定。那只适合于一个一穷二白的民族去冒险尝试。

-----------------------------------------

引用 hjxl123456 在2008-03-17 00:06:04 写道(原帖): 谢谢wjj060理性?精辟的观点,不知有没有民主人士界的朋友,来搏一搏这观点,希望中华民族兴旺的炎黄子孙,现在争吵是光荣的,观点一致还开倒车的人就逗人恨了,大家说对吗?

wjj0600回复:

允许各种各样的观点的态度是明智的,也是开放的,但是,如果某种脱离了实际的观点开始迷惑了多数无知的人群,并且产生了对现实的阻碍作用,伤害了大方向,那么,适当的控制就是明智的选择。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而一个成熟的国家和一个成熟的社会,应当形成一个主流的、稍微有些保守的、稳定的、其余观点为辅的架构,这就是稳和活的关系。

理论家是苍白和无耻的。唯有实践者去给她增添血色以及尊严。

楼主在逸想的时候,最好走到大街上,去体会一下社会的复杂性。痴人说梦,害人匪浅啊。在美国,每个个人的意愿,又有多少实现的希望?还不是偶尔捆绑在利益集团的需要上,偶尔崭露头角?有些运气好的,也就是通过媒体曝光,扩大了影响力,才得到社会的关注?这种现实各国基本如此,所谓的民主不过实践起来基本如此,在中国,也具有这个民主实践的效果,虽然差了一个档次,但是我看很有可能赶上,而且很快就会赶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