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学专家称:侵华日军“百人斩”比赛是铁的事实(3)

按被告等连续屠杀俘虏及非战斗人员,系违反海牙陆战规例及战时俘虏待遇公约,应构成战争罪及违反人道罪。其以屠戮平民,认为武功,并以杀人作竞赛娱乐,可谓穷凶极恶,蛮悍无与伦比,实为人类蟊贼,文明公敌,非予尽法严惩,将何以

肃纪纲而维正义?爰各科处极刑,以昭炯戒。


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被判死刑后,又在狱中惊恐地度过了40天。1948年1月28日,向井敏明和野田毅被押往雨花台刑场执行死刑。


对日本右翼的批驳


关于“百人斩”杀人比赛,日本右翼一直妄图否认,但屡遭左翼批驳。最近,日本左翼出现了退让。


上海社科院历史所教授、南京大屠杀研究专家程兆奇在接受访谈时指出,日本右翼“虚构派”的观点和所谓的“论据”,综合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一,当时是战争,“战时和平时对‘残虐’的把握完全不同”,在战场上杀敌是正常的行为;二,“面对在钢筋混凝土掩体里端着枪的敌人,拿着日本刀是无法对抗的”,所以不可能是事实;三,事发当时《东京日日新闻》的报道是军国主义色彩的夸大;四,南京审判是一场“违反证据审判主义的闹剧”,“因为没有目击的中国证人”;五,野田毅自己在战时就曾说报纸的“勇武传”不合事实;六,日本刀的“物理局限”。其中第六点山本七平做了极详细的“论证”,以后虚构派中所有人都以此为“定论”,所以是一个关键。


程兆奇指出,这些说法没有一点站得住脚。因为:一,从战争会带来大量人员死亡的角度说,“平时”和“战时”的确不同,但这并不等于战时对“残虐”可以放任。禁止虐待战俘的陆战法规早在1907年即已公布,对平民的“残虐”行为的严加禁止,更是列强时代即已有的世界共识。二,《东京日日新闻》并没有(本多胜一等的书中当然也没有)说向井敏明和野田毅是拿着刀对抗掩体里的枪。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刀下的死者或者是肉搏中的军人,或者是放下武器的战俘以及与战争完全无关的平民。这方面的内容不仅有大量包括中日两方的文字记载可为根据,更有日军自拍的大量照片可以佐证。三,如果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杀人比赛报道有军国主义色彩的夸大,那么,首先应该拿出“夸大表现”的具体证据,拿不出证据,凭什么说这是“夸大”呢?四,所谓“目击”云云,其实无须一辩,因为向井敏明和野田毅本来在滥杀无辜,又正值“竞赛”,惟恐不能多杀人,有幸“见证”必无幸免灾,早就成了两人的“斩”下之鬼,何有“见证”之理?五,野田毅说当时报纸有夸大成分,自己的行为并没有那么“勇武”,但他并没有否认杀人,而是说“实际突击中杀的只有四、五人”,其他都是对放下武器的“支那兵傻瓜”的骗杀。这应该更可以看出野田毅———“皇军”的缩影———的野蛮、残酷、毫无人性,因为在“白刃战”中杀敌,从战争的角度讲也许还有“不得已”之处,而屠杀放下武器、停止抵抗的俘虏,而且是骗杀,如前所说,即使是列强时代制定的国际法也坚所不容,更不要说违逆战争伦理和人性了。



至于第六点,程兆奇指出,日本右翼主要认为日本刀“不是主力兵器”,只是“装饰品”和“工艺美术品”,“日本刀的致命缺陷是非常容易损耗,用一次就几乎成了废品”,并声称“专门家”的意见都是如此,只有外行才会以为日本刀可以杀人。而这些话,与“百人斩”论证脉络大多无关,可谓文不对题,比如并没有人说过日本刀是所谓“主力兵器”,而且是不是“主力兵器”也不妨碍杀人比赛,因为正如野田毅私下所说,绝大多数的被杀者只是任斩的俘虏,不要说日本刀,一块砖也可以成为致人死命的凶器。更重要的是,山本七平对日本刀性能的描绘与实际完全相反。生前曾任日本刀剑博物馆副馆长的佐藤寒山(1907-1978),在《日本刀概说》中对日本刀的制造、功能、工艺、历史作了详尽的论述,说:“日本刀的特色被公认为实用是因为(1)不会折断,(2)不会弯曲,(3)而且特别锐利”,“特别耐用”。佐藤寒山不仅是日本刀的“专门家”,而且是近世日本刀研究的权威之一,他的结论,才是日本刀性能的“定论”。







湖北电视台网站、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政治理论系联合制作

感谢武汉市八路军办事处、武汉市岱山文化站提供相关资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