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孙宅巍指出,野田毅的这段话,已经把他们屠杀放下武器的军人的暴行,和盘托出。那些“一个跟着一个出来”,被“排列好了”,然后又被“一刀一个地砍下去”的中国军人,显然都是放下了武器不再进行抵抗的战俘。至于屠杀平民百姓的事

实,他这里并没说,因为屠杀平民的行为说出来,会有违他“勇敢战斗”的形象。


孙宅巍指出,“百人斩”的惨剧,是日军有计划、有预谋地屠杀中国人民的暴行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种杀戮方法及其暴虐程度,让全世界为之震惊。对《东京日日新闻》所刊载的“百人斩大接战”等报道,向井敏明为逃避罪责,竟诡称,这是替自己颂扬武功,以期回国后获得佳偶抗战胜利后,向井敏明和野田毅被引渡到中国受审。他们虽然在实施“百人斩”暴行时,只是少尉军衔,也是抗战胜利后被逮捕受审战犯中的低级军官,但是,他们的犯罪事实太残暴了,太凶恶了,因此,对他们的审判规格也是最高级的。中国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自1947年11月6日起,开始对向井敏明、野田毅进行侦讯。侦讯中,两战犯供认曾入侵南京,并认识日军随军记者浅海。


中国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在起诉书中称:两战犯进行杀人比赛的事实,“业经敌随军特派员浅海、光本及浅海、铃木等,先后将目睹情形,电达东京各报纸连篇登载,万口争传,誉为勇壮。并经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国检察官办事处获之《东京日日新闻》可资考察核对。该报所登载被告之照片,亦属相符,证据确凿。”


12月18日,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在中山东路307号励志社大礼堂对向井敏明、野田毅进行公审。庭长为石美瑜,法庭内座无虚席。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听到公审战犯实况,庭外还装有广播器。高音喇叭下,挤满了前来听公审实况的群众。在审理过程中,两战犯一再抵赖进行杀人比赛的事实。向井敏明诡称:“《东京日日新闻》系虚伪登载,专为被告颂扬武功,以博女界之羡慕,期能获得佳偶。”(据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国民政府档案)对此,法庭立予严词驳斥,称:“查在作战期间,日军当局对于军事新闻之统制检查本极注意,而《东京日日新闻》系日本重要刊物,如果该被告等并无此项杀人比赛事实,绝无故为虚构以巨大篇幅专为该被告等宣传之理。”“至谓以杀人为竞赛之凶残兽行,可作征婚广告,以博女性欢心,更为现代人类史上所未前闻。”(据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国民政府档案)在公审庭上,两名战犯还一再要求调查证据,借以迁延时日,被驳回。最后,审判长石美瑜严正宣判:


按被告等连续屠杀俘虏及非战斗人员,系违反海牙陆战规例及战时俘虏待遇公约,应构成战争罪及违反人道罪。其以屠戮平民,认为武功,并以杀人作竞赛娱乐,可谓穷凶极恶,蛮悍无与伦比,实为人类蟊贼,文明公敌,非予尽法严惩,将何以肃纪纲而维正义?爰各科处极刑,以昭炯戒。








湖北电视台网站、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政治理论系联合制作

感谢武汉市八路军办事处、武汉市岱山文化站提供相关资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