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日友好不断发展的大潮流中,近年来,也有那么一撮日本右翼势力篡改甚至美化侵华战争;最近,他们竟然用虚构的证据,否认人所共知的“百人斩”这一铁的事实。今天的《北京日报》刊载历史研究者所撰文章及访谈,指出:写的谎言掩盖不住血的事实。中日友好

的大潮流,终归会奔腾向前。

历史真相

江苏省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副会长孙宅巍撰文回顾“百人斩”的真相与两个恶魔的结局——

发生在1937年底、1938年初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以其巨大的规模和残忍的手段,使全世界为之震惊。日本作家森山康平揭露:正因为“屠杀是为了取乐,所以很多士兵发明并且实行了各种各样的残酷手段。”在日军种种残杀手段中,进行“百人斩”杀人比赛,尤其令人发指。

1937年11月,在侵华日军由淞沪战场向南京进军的途中,有两名杀人成性的日军少尉,突发奇想,提出进行灭绝人性的“砍杀百人大竞赛”,以谁先杀满100人为胜利。这两名刽子手都在日军第16师团供职。一名叫向井敏明,26岁,山口县人,任炮兵小队长;另一名叫野田毅(又名野田岩),25岁,鹿儿岛人,是富山大队的副官。

杀人比赛的大致过程是,在无锡至常州间,向井敏明劈死了56人,而野田毅则杀了25人。12月2日,向井敏明与野田毅已随队攻到丹阳县城。他们一路上逢人便杀,一共又杀死了70名中国人。其中,野田毅杀死了40人;而向井敏明杀了30人。12月10日中午,二人随第16师团攻至南京紫金山麓。当他们再次会面时,“战绩”为106:105,向井敏明比野田毅多杀一人,但是因为分不清到底是谁先杀满100人的,胜负难决,于是又重新开始以杀满150人为目标的竞赛。嗜血成性的向井敏明对《东京日日新闻》社(现日本《每日新闻》社的前身)的记者说:“不知不觉中,我和野田都超出了一百人,好高兴啊!我的‘关孙六’(日本刀名——编者注)是因为在劈一个家伙的时候,连他的钢盔和身躯都成了两片,因而刀刃受了点损伤。战争结束之后,我一定会把这把日本刀赠送给贵社。”12月13日,《东京日日新闻》以“‘刀劈百人’的超记录/向井一○六———一○五野田/两少尉更加延长赛程”为题,对这场血腥的杀人比赛作出了最新的报道。

后来,野田毅向鹿儿岛县立师范学校附属小学六年级的学生报告说,“实际说来,在冲锋突击的白刃战中,只不过砍杀了四五人而已。我们是在占领了敌军战壕时,对着里面呼叫:‘你,来!来!’那些支那兵……就一个跟着一个出来,走到我的面前,我把他们排列好了,然后一刀一个地砍下去……差不多都是这样干的”,我们的行为并没有那么“勇武”,“却以‘刀劈百人’而出了名。”





湖北电视台网站、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政治理论系联合制作

感谢武汉市八路军办事处、武汉市岱山文化站提供相关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