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私宰点疯狂售卖病死猪 大量流入快餐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奄奄一息的病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私宰点卫生条件极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病死猪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市场售卖


羊城晚报4月1日报道 数百平米的大院里,血水遍地横流,几十头死猪堆得小山包似的。


五六个猪手正忙着剖解死猪,残肢、断骨、肉块、内脏四处都是,几个齐腰深的铁桶里,散发出阵阵异味;


猪栏里有近百头猪,蹄子、耳朵、嘴巴等已开始糜烂,是典型的口蹄疫症状,猪老板不时地给“快不行了”的猪打针,每次三四百毫升的药水,直到有人来把猪买走;


一个猪贩买了两头病轻的大猪,猪蹄烂得露骨,装车时一路滴着血;


杀猪的男子,掏出腐烂的猪内脏,摔进旁边的鱼塘里,有人用竹竿翻动着这些“鱼饵”,喂食簇拥上来的塘鱼;


数米开外的空地上,横躺着五六只肥硕的死猪,等待分解;


炼油坊就在收售死猪的场子旁边,几只大锅里装满了死猪皮、肥猪肉、猪骨等,正沸腾着,门口十几个装油的大铁桶,用来盛这些炼出来的“食用油”。


傍晚时分,有车来拉货了……


这是一组触目惊心的“黑镜头”,若非目睹,实在无法想象,这些私宰的病、死猪肉,正每天堂皇地成为人们的盘中餐。


连日来,记者在肇庆、湛江、广州、深圳等地采访发现,这些专营死猪、病猪生意的作坊,已存在多年,有的猪老板还曾因此被“抓过罚过”,但因暴利引诱、处罚过轻、监管松弛等原因,他们很快又重操旧业。尤其近来肉价飞涨,他们的生意越做越旺。


在四会市大沙元村一个作坊,一天就私宰售卖了近百头死猪,挂有肇庆、佛山、广州等地车牌的货车往来取货。村民说,这里天天如此。据线人透露,一头死猪的收购成本一般只要百多元,卖掉猪皮差不多就回本了,而骨头和瘦肉一斤能卖五六元,一头死猪能赚近千元。如此估算,大沙元村私宰点一天就能赚数万元。


据调查,这些收售死猪、病猪的地下作坊,大都坐落在郊外或城乡接合部,与当地养猪场关系密切,猪场一有死猪,他们很快就被通知去“接货”。


收购的死猪经处理后,基本都被市场肉贩、饭店食肆、肉类加工厂、单位学校食堂等买走。


记者走访的私宰作坊,都配有自己的炼油厂,肥肉、烂肉等用来炼油,作为食用油或工业用油出售,猪皮则卖给制革厂。


因为政府查得紧,作坊主往往处事谨慎,买卖大都单线联系,有一套隐蔽的渠道,绝不轻易接触陌生生意,他们通常以极低的价格收购死猪、病猪,私宰后以略低于市场的价格出售。


近来,市民关于私宰死猪肉售卖的投诉增多,本报与广东电视台记者调查暗访了部分窝点及其销售链,发现的情景令人震惊。记者无法确切地知道,这样的黑窝点还有多少。


其实,近年来媒体不断曝光这类事件、有关部门也多次查处。但为何屡查不止?又有多少人被无辜祸及?访查中,多位报料人和线人告诉记者,周围还有更多做这种生意的人。


【黑镜头】1


近百头死猪一天处理完


广东四会市大沙圆村,沿牌坊入村不足百米、左侧树木掩映下的大院,是一家死猪私宰场。3月12日中午11时至翌日凌晨1时许,记者暗访该作坊。


死猪堆得像小山丘


记者走访发现,村民都知道这家作坊是做死猪买卖的,因为作坊就在大路旁,离民居三五十米。但很少有村民敢走进场里,因为“那些人都拎着刀,看上去很凶”。


时值午后,记者透过院墙外的树木,看到院子里堆着死猪,约有四五十只,像个小山包似的。两个光膀子的年轻工人正在霍霍磨刀,旁边一个工人在剥一只母猪皮,该母猪看上去有一二百公斤重。线人说,养猪场的母猪都上了保险,死后卖给这些私宰场,能拿双份钱。这些工人身后,是一大堆切割好的瘦肉,起码过千斤,旁边则扔了一地的骨头和猪内脏。


傍晚时分,大院越发忙碌,不时有货车进出。记者佯装谈生意,跟着取货的车子进入场内。私宰场约有三四百平方米,从东门入,左边是间炼油坊,几只嵌入式的大铁锅里,正满满地煮着死猪肉、骨头之类的东西。西边及院中间的水泥空地上,横七竖八地堆放着死猪和一摊摊的猪下水。


线人说,今天私宰的死猪较多,估计有近百头,仅用一天内就会处理掉。


小死猪卖出做乳猪


大院北侧,是间六七十平方米的猪房,转进去,几个宰猪手正在紧张地干活。


这里的情景更加触目惊心:遍地是剖解的死猪肉、骨头、内脏和猪皮,腥臭的血水四处横流。工人们都穿着高筒雨靴,七八个齐腰高的大铁桶里,装满了切割下来的猪头、猪脚,有些已经腐烂,发出令人作呕的恶臭。浸着血水的地上,扔着四五只小死猪。工人说,这是卖出去烧乳猪的,清明节到了,乳猪很紧俏,去年188元一只,今年起码400元,有的死猪烂到不能当乳猪卖了,就割肉去卖。


见到陌生人,一个光膀子的高个男子,操着两把杀猪刀迎过来:“干什么?”记者称要找老板谈生意,并随口问“你们是哪里人?”该男子说“有广西的有贵州的”,他说老板不在,并催记者离开。


当晚10时许,私宰场灯火通明,偶有运送死猪和拉货的小货车进出。据村民反映,这家私宰场天天这样,已有三四年了,周边地区的饭店、饭堂、市场、肉类加工厂等是其主顾,来拉货的也很杂,肇庆、佛山、中山、广州等地的车都有。作坊老板原来只用0.6吨的小货车运送猪,生意慢慢做大了,现在换了1.7吨的货车,还从外地请了一批猪手,私宰场北边也扩建了一处约400平方米的新场。


翌日凌晨时分,一辆挂佛山牌照的1.7吨小货车满载一车货驶出私宰场,记者从拍摄点赶出时,货车已不见踪影。


冷冻厂批量卖死猪


是夜11时多,一辆粤H牌货车驶入私宰场,工人们将割好的死猪肉,熟练地用塑料筐装好,抬了五六筐上车。


装完货后,小货车朝高要方向去了,记者驱车紧随其后。约半小时后,车子在高要马安镇的一家肉联厂停下。


工人卸下猪肉筐往厂里搬,记者趁机混进厂,看见里面有几个人正在分装货物,地上散落着一些死鱼和杂物。过完磅,工人用纸皮将塑料筐里的瘦猪肉重新包装,分装成约30公斤一件,放入冷库。


据了解,一些从私宰场购买死猪肉的贩子,通常会将这些肉与好猪肉混在一起卖,既可以遮掩,也能卖个好价钱。从私宰场买来的十一二元一公斤的瘦肉,在市场上可以卖到二十七八元。线人称,这个租用冷库的肉贩,经常做死猪肉生意,买了就储存进去,累积到多少吨的数量,就当作好肉卖给腊肉厂或肉类加工厂。


翌日凌晨1时30分,私宰场能卖的猪肉基本售罄。


【黑镜头】2


病猪变药猪临死进市场


接到有人卖口蹄疫病猪的报料时,记者将信将疑,可目睹那些蹄子、嘴巴、耳朵都生疱糜烂的病猪被顺利卖出时,不由得目瞪口呆。


烂脚猪13元一公斤


中午时分,广肇高速公路旁,草木丛生的山脚下,是座大型养猪场。几经周折,记者跟踪一辆收死猪的粤H牌货车来到这里,随进场的村民混了进去。


养猪场有数千平米,几个连排猪舍,养了几千头猪。其中一个猪舍,四周用塑料纸罩住了,墙边地上撒了不少石灰,两排猪舍中间的空地上,铺着一些喷过药水的稻草。


猪场老板带着来看“货”的人径直走进被“包”起来的猪舍,猪舍里有些阴暗,约有上百头猪。记者发现,这些猪的蹄子、嘴巴等普遍生水疱腐烂,很多已躺着不能动了,有的显然已经快死了。一位兽医告诉记者,这是口蹄疫的典型症状。猪舍栏台上,摆着针管和一盒盒的药剂,地上打完的药瓶丢得到处都是。


因为猪身上出现腐烂,猪老板不时用自配的蓝药水喷洒,来延缓疮口恶化。他说,死掉的猪得马上处理掉,没死的大猪7块钱一斤,百十斤的小猪5块钱。买猪的人嫌贵,抱怨“蹄子、耳朵、嘴巴都烂了,给人看到不行,要斩掉,损失好多”。


经议价,猪贩买了两只约400斤的病猪,13元一公斤。


病猪每天打抗生素


两只大猪被抬着扔进车厢里,猪蹄烂得露出红色的肉,不停地滴着血水,猪已经无法站立,挣扎着直喘粗气,几个人指着一只说:“这个已经不行了。”猪老板看了看说:“还没死,还能熬下去。”


记者现场发现,每头病猪一次要打两三百毫升的配制药水,三五个小时打一次。被注射了抗生素等药物的病猪差不多成了“药水猪”了,没人知道吃了这样的猪肉对人体会有什么危害。而且,为了卖个好价钱,猪老板会想尽办法趁猪还活着时卖掉,疫病很容易被带到别处,引起扩散。


随后,货车装着两头病猪进入肇庆市区。记者离开时,仍有人在挑选、议价购买病猪。


【黑镜头】3


猪内脏喂鱼大批塘鱼亡


日前,有投诉说,四会市有不少收购、贩运、销售病死猪的黑窝点。


四会是广东养猪基地之一,养猪场遍布。记者访查发现,在一些鱼塘、猪舍混合的养猪场,不仅私宰死猪现象屡禁难止,而且这些死猪的内脏多被拿来喂鱼,又制造出大量的“毒鱼”。


腐烂猪内脏扔进鱼塘


3月27日下午,四会河西居委一村落。


几名男子正在村后的鱼塘边杀猪,塘坝上是一排猪舍,但没有养猪。数米外的空地上,横躺着五六只肥硕的死猪,一男子边提着刀,边掏出腐烂的猪内脏,摔进旁边的鱼塘里,有人用竹竿翻动着这些“鱼饵”,喂食簇拥上来的埃及塘虱。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这里专做死猪生意,每天都有死猪运进来,少时三两头,多时十几头。死猪骨肉大多被卖给了周边的食堂、饭店等,腐变的肥肉炼油、内脏用来喂鱼了。有关人士称,用动物腐烂尸体喂鱼是被禁止的,因为不仅污染了水质,养出的鱼也很难符合出售产品标准。受访村民也表示,这样喂出来的鱼不敢吃,但拿到外面去照样卖。


是日中午,记者刚进河西,就发现一辆载着两头死猪的运猪车来拉货。无独有偶,就在不远处的济广塘村,也有一个私宰死猪窝点,其规模比该处还大。据悉,该窝点还曾因用腐败的猪内脏喂鱼,造成大批塘鱼死亡。


死猪肉卖往高要市场


四会济广塘村东边,是一溜的鱼塘猪舍,最东边的那家就是私宰死猪窝点。27日下午,粤HK17××的货车早早就送货出门了,车子是私宰场老板丁某的。报料人说,周边畜栏成千上万头的养猪场不少,只要关系疏通好,不愁没有货源。


傍晚,丁某的炼油场冒起浓烟。记者走近作坊,一股浓烈的令人作呕的腐臭味扑面而来。不远处的塘坝上,有几间猪舍,挂着帘布,看不到里面的情景。隔壁就是一间占地数百平方米的炼油场,几只大锅正炼着油,门旁堆着十几个500升的铁桶,用来装猪油。据查,这些油部分作食用油卖了,部分做了“工业用油”。


私宰作坊里没人,地上显然刚清洗过,旁边的鱼塘漂满垃圾,臭烘烘的。就在前一天晚上,这里刚私宰了五六头死猪。据悉,这个黑窝点曾被有关部门查过,丁某也被处罚过,但至今仍在经营。


傍晚6时多,一台粤H450××小货车前来拉货,记者驱车跟踪了一个多小时,运肉车在高要笋围经贸市场卸货后,进入笋围镇消失了。


荔湾天光墟


大卖死猪肉


死猪肉从海珠新滘运往荔湾区,流入人民南路周边,最受食店欢迎


近日,有市民投诉,广州荔湾区部分天光墟售卖死猪肉。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死猪病猪肉主要来自海珠新滘地区,“问题”猪肉大部分流入人民南路周边食店、快餐店、食堂等。


3月28日凌晨6时许,荔湾区天成路,几十个肉菜摊点冒雨开档。卖猪肉的摊子只有两个,都用单车拉着叫卖,一个叫价6元一斤,一个喊4元,记者发现两人卖的猪肉表面黄白,闻起来有明显的屎臊、腐败味。线人说,这些都是病、死猪肉。记者发现,许多驮着大塑料筐的食店采购员,都来光顾肉摊,一买就是十几斤。不到一小时,就买走了百多斤肉。


据调查,该天光墟原在仁济路,有百多个摊点,因查得紧搬到了现址。天光墟的肉档一直由几个潮汕老板控制,每天四五档,用单车拉来,夹杂在菜摊间,所卖猪肉都是私宰肉或死猪、病猪肉,肉价大都在3元-11元/斤,每天进货的猪肉品质不同,价位也差得远。


29日凌晨约5时,一德路一肉菜市场旁,一辆粤A31××货车正往下卸肉,两个高个汉子站在车旁,四下张望。据查,该车正是用来运输私宰肉的。天成路天光墟里,肉摊多了一些,猪肉售价也高了不少,最贵的一斤瘦肉要12块钱,但闻上去有股腥臭味,显然并不新鲜。


旁边摊点的猪肉、排骨,只要六块钱一斤,一早两三百斤就卖光了。一位摆摊的菜贩告诉记者,大家都知道这些肉是死猪肉,从来不买来吃,但因为肉价便宜,中间有差价赚,那些采购员和食店老板很喜欢。


6时30分许,一名女子花60多块钱买了十多斤瘦肉,记者跟踪其来到人民南路“利×美食店”,这位老板娘买回来的肉,是用来做西关传统美食的。记者有意声称想吃新鲜肉,叫了碗瘦肉粥,老板娘端来大坨的瘦肉,说“都是刚杀的,哪有不新鲜的”。同行的报料人,却怎么也不敢吃。


是日早晨,记者发现几个购买私宰肉的人,都在人民南路附近开饮食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