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一百三十四节 追寻 生命中的记忆Ⅲ

北宋杨六郎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内容简介] 下来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的身体在秋兰的悉心照顾下逐渐恢复了,我可以不用别人扶着到处走路了,甚至近距离的跑步也不成问题。我有空闲得时候就来到村头的那座据说埋着和我一起被发现的那位姑娘的坟前,不过我对于这位姑娘,没有任何印象,如果我可以知道她是谁的话,也许我会恢复以前的记忆,我长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0.html


这些问题留给钱飞壮他们头疼去吧,我还需要找回我丢失的记忆,我现在身体还不太好,不能够离开这个村子,看起来还需要在这个村子待上一段时间,等身体完全恢复以后再考虑以后的事情,见到我们平安回来,最高兴的还是钱秋兰,她就像只活泼的燕子,围着我和她的大哥问东问西,神情十分的欢喜,不过等她看到李虎山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沉下了脸色,对他冷冰冰的。

接下来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的身体在秋兰的悉心照顾下逐渐恢复了,我可以不用别人扶着到处走路了,甚至近距离的跑步也不成问题。我有空闲得时候就来到村头的那座据说埋着和我一起被发现的那位姑娘的坟前,不过我对于这位姑娘,没有任何印象,如果我可以知道她是谁的话,也许我会恢复以前的记忆,我长长站在这座无名坟头前发呆,一个多月的时间足以让它上面长满枯草,我细心的拔掉了上面所有的枯草,不过第二天我发现又有新的小草顽强的爬了出来,我没有再去拔他们,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坟头的黄土,仿佛在抚摸着这位不知道姓名的姑娘脸庞。

有时候,我的脑海里会出现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它们飞快地出现又飞快的消失,速度快得让我无法看清楚上面的内容,而每到这个时候,我的头也断断续续的痛疼起来,据秋兰说,我有时候会含含糊糊的喊些什么,不过她一次都没有听清楚,不过看到我这样,她并不会感到害怕,而是感到难过,为我担心,听到她这样说,我心里感觉有些甜蜜感。

我每天都会到村西的打谷场看白水村自卫队的日常训练,看着他们笨拙的操练队列和拼刺,我都会产生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也许就像钱飞壮说的那样,我以前真的是一名军人,而且还是一名军官,也许等我身体完全康复,我走出这座小村庄后,会在军队里找到答案,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枯燥而不烦闷,也许是有秋兰陪伴着我,不过有一个人很不开心,他总是在远处用忧郁的眼神看着我和扶着我的秋兰。

村民自卫队的热兵器还是只有那支老掉牙的步枪,不得已,钱飞壮给自卫队装备了大量的红缨枪和钢刀,聊胜于无,总比什么都没有强吧,山贼也不见任何踪影,不过自卫队员们还是在饶有兴趣的训练着,希望有一天可以保卫自己的家园。

就在这种平静而安详的日子里,我逐渐恢复了生机,可以跟随钱飞壮和李虎山到山上打猎了,有一天,李虎山被树枝划伤了手,不得已,只能把猎枪给我,让我射击猎物,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我一枪就打中了一只野兔,令钱飞壮赞叹不已,当我们还在山上打猎的时候,我突然看到村子方向升起了黑烟,等我们急急忙忙赶回村子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那股销声匿迹的山贼又回来了,他们袭击了村子,劫走了秋兰和李巴山的女儿银杏在内的六十多个妇女。

李虎山一听说秋兰和银杏被山贼劫走了,气得直咬牙,抄起一把木棍就往外冲,被钱飞壮一把拉了回来,他低声说道:“你干什么去?”李虎山呼呼喘着粗气说道:“干什么,我去把秋兰、银杏救回来。”钱飞壮哼了一声说道:“就凭你,算了吧,还是咱们一起合计一下怎么办吧?”李虎山斜着眼看了我一下说道:“怎么合计?”钱飞壮说道:“我看这件事情,还需要忘忧老弟出马相助才行。”我心里也很着急,想马上出发救出秋兰她们,不过的确和钱飞壮说的那样,必须仔细商量一下,看看怎么样才能够顺利地救出秋兰她们,就在这个时候,一部分村民自卫队员自动聚集在村西打谷场了,他们带好了自己的红缨枪和大片刀,咬牙切齿的要去把女人们救出来,几个小队长来找队长,吵吵嚷嚷的要求马上出发,李虎山看见这架势,自己那股牛劲又上来了,嚷着要带领他们前去救出那群妇女,幸好钱飞壮一把把他拽的坐下了,他又对那几个小队长吼了一嗓子:“去,都给我老实呆着,商量出来办法我们立刻出发,但在此之前,你们都给我回家好好休息,把哨给我放好了,要是让山贼再闯进村子,我饶不了你们。”几个小队长只好回到了打谷场,解散了那些斗志昂扬的村民,等着钱飞壮等人拿好大主意。

看着钱飞壮用十分期盼的目光紧紧盯着我,我吞了一口唾沫说道:“我们现在能够采取的策略就是按兵不动,等待山上放人下来商量赎人事宜的时候才能够有机会找到山贼的巢穴。”一听我这话,李虎山坐不住了,他大声喝问道:“等他们放人,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山贼们不是什么好人,白水村的女人落入他们手里,只怕再也保不住她们的清白了,我不管了,我带人进山,无论如何都要把她们救出来,晚了,就来不及了。”他站起来对钱飞壮说道:“大哥,别听他胡说八道,咱们走,进山救人。”钱飞壮坐在原地纹丝未动,说道:“你别急,白龙山这么大,你知道她们被山贼藏在了那里,三年前,官府进山清缴山贼,进去一百多人,最后只有四个人活着出来,你冒然闯山,救不出白水村的女人不说,连白水村的男人只怕也要搭进去。”我也急忙劝导李虎山:“李大哥,你别着急,现在敌情不明,我们宜静不宜动,山贼们既然是求财不求命,想必不会为难那些女人,你先冷静下来,千万不要擅自行动,以免坏了大事。”李虎山坐了下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不停的磨他那把大片子刀,仿佛把对山贼的仇恨融入了里面。

很快,就有一名女人被从山里放了出来,这个女人是村东张二家的女人,看到媳妇平安回来,张二激动的把女人搂进怀里,夫妻两个都泪流不止,过了一会,等女人平静下来,她来到了钱家,把山贼的口信传给了李巴山和钱飞壮,山贼开价每个女人五块大洋,一共是二百八十五块大洋,如果三天之内不能够送进山里,这些女人就会被他们卖到外地窑子里,永远也不能够和家人团聚,三天后正午,有人在前山口接收这笔款项,如果他们报官,就杀掉所有的女人。听完这个噩耗,村里哭声一片,丈夫哭妻子,孩子哭妈妈,妈妈哭女儿,村子里乱成了一团,一人五块大洋,这让村子里的人怎么拿得出来,就算拿得出来,恐怕也要卖田卖地,卖掉儿女才能筹集起来呀。

听到山贼们开出这个条件,就连李巴山也慌了手脚,他家里倒有点积蓄,不过他那舍得都拿出来接济村民呀,这些大洋都是他一辈子攒下来的血汗钱,钱儒孝倒是不慌不忙,对大家说道:“各位乡亲,能否听我一言?”大家听了这话,都止住了哭声,看着钱儒孝和李巴山,只见钱儒孝沉稳的说道:“大家别哭,只要山贼们开出条件,就说明咱们的人还没有事,现在还比较安全,大家先回去,都找亲戚和朋友凑凑,不是还有三天的时间吗?能够凑齐自然最好,凑不齐咱们再哀求一下他们宽限几天,你们看怎么样?”

乡亲们闻言也只好各自回家,各自筹集款项,很多人都来求李巴山,李巴山实在是心疼这几个大洋,怎奈都是乡里乡亲的,他只好借给了几个最亲近的朋友和亲戚,不过借完后自己在屋里大哭了一场。

到了第三天早上,村民们都聚集到了村西的打谷场,钱儒孝,李巴山,钱飞壮,李虎山和我一大早就来到了这里,看着村民交上来的一百多块大洋,李巴山傻眼了,山羊胡子哆哆嗦嗦的说道:“钱先生,你看这可怎么办?还不到人家要求的一半,完了,这下子完了,银杏呀,我的女儿,我看是完了。”钱儒孝也没了主意,他命令儿子把家里的十块大洋拿了出来说道:“事到如今,我看只有派一个人带着这些大洋进山一趟,请求山贼们再宽限几天,等我们把剩余的款子凑齐,只是,这个进山的人选……”钱儒孝说道这里迟疑了起来,李巴山着急了连声说道:“钱先生,你就说嘛,这个人到底要怎么样?”钱儒孝说道:“这个人要机智过人,头脑冷静,记忆力要好,进入山贼巢穴之后,要记住贼人的兵力部署和山寨情况,还要灵活机动的对付山贼的刁难,给我们筹款或者救人争取时间,如果能够中心开花,在山贼内部搞得他们大混乱,那就更好了,不过这个人要单枪匹马,赤手空拳的进入山贼巢穴,可谓九死一生,十分的危险。”钱飞壮听父亲说完这番话,敬佩的说道:“父亲,想不到您对计谋也十分有研究亚。”钱儒孝哈哈大笑道:“我这些都是从三国里看来的,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李巴山对李虎山说道:“虎山,我早就叫你跟着钱先生多学习学习,你就是不听,别整天就想着吃喝玩乐了。”李虎山耷拉下脑袋不以为然,李巴山继续说道:“钱先生,你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到底要让谁跟着山贼一起进山呢?钱儒孝说道:“这个人嘛,本来我的二子钱飞宇倒是个人选,可是他一时之间来不了咱们村子,飞壮和虎山打仗还行,我看还是请忘忧走一趟吧。”一下子,大伙把目光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