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们的眼中,男孩子一般都和枪啊,棍棒啊联系在一起;而女孩子一般都和花啊草啊,橡皮筋联系在一起,所以每一个男孩都会有许多和枪有关联的故事.石榴同志也不例外,说起与枪的不解之源,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

石榴同志第一次与枪亲密接触是六岁那年,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是个阳光灿烂的星期日,小鸟在树上唱着欢乐的歌.父母亲带着我和哥哥上街.在百货大楼父母亲一直在忙着选购商品.而我们哥俩则到处探寻卖玩具的柜台.好不容易等父母把商品购齐,我就拽着父亲来到玩具柜.父亲在我们看中的玩具中经过一番价格比较后,帮我们买了两把塑料枪,一把是驳壳枪,另一把是勃朗宁.从那以后,哥哥就成天别着驳壳枪,不可救药地化身为李向阳.

而可怜的我呢?由于没有一个英雄是使用勃朗宁的,相反很多女特务却喜欢用它.所以我一直羞于拿它示人,平时都是用一块布包好,压在箱底存放,偶尔才拿出来欣赏一番.多年以后,我还埋怨父亲在那次[军火采购]中对我的不公平.

到了上学时的时候,不知哪个聪明能干的家伙发明了一种火柴枪.那玩意是用拆成一个个的自行车链条,自行车辐条钢帽,还有铁丝和橡胶带组合而成.把一根火柴插进去,拉上套着橡胶带的撞针,一抠扳机,撞针撞在火柴头上,就会听到[啪]的一声,简直酷毙了!

当时我们都喜欢玩打仗游戏,每一个拥有链条枪的人,无一例外地都成为各支队伍的司令.那时我们这些当兵的就盼着家里的自行车快点坏掉.自行车一坏,我们当司令的日子也就不远了.可能是造化弄人或时运不济,直到我初中快毕业,家里的自行车还在[为人民服务].

上初中以后,有两个同学家里是农村的,每人家里都有一把鸟铳.和他们混熟后我们经常一起去打鸟.但我从来没胆量玩鸟铳,因为有人告诉我那东东容易爆管,到时铁砂会让人变成大麻子.对容颜一直爱护有加的我在他们开枪时都是躲得远远的,只是在打落猎物后扮演猎狗的角色,可有一次还是出事了.

那次是三个人发现了一只大鸟,而大鸟因为预感到日子不多了,一头扎进了一个大刺篷里,他们俩围着刺篷寻找着,不知不觉成了面对面,就在这时,其中一个发现了大鸟的位置,举起鸟铳就射.对面的人刚反应过来转过身,就听见枪响了.那次我和开枪的同学用绣花针整整挑了两天,才把受害者屁股上的铁砂弹挑干净.而那家伙更惨,哼哼叽叽趴着睡了一个多月才痊愈.从此,我对枪有了一种畏惧感.

第一次与真正意义上的枪接触,是参加工作以后的事.由于单位保卫科长慧眼识英才,石榴同志成了一名光荣的预备役战士.第二年,预备役部队进行了一次为期一个月的集中军训.最后一个科目就是[实弹射击].

那天,教官手拿半自动步枪讲解完射击要领之后,就让我们分批进行射击.快了快了,随着一批批人上前,我心里越来越激动.终于,听到教官念到了我们这一批的名字,我兴奋地一下趴到射击位上,迫不及待地把步枪拿在手,光滑的木柄和冰凉的枪管,让我心里升起了一股说不清的感觉……

发子弹了,每人五发.我按照教官教的,把子弹压进膛,屏着呼吸瞄准了自己的靶子.教官一声令下,我旁边的射击位率先响起了清脆的枪声.我瞄准后按奈住激动,一抠扳机,竟然抠不动,再用力一抠,还是不动.这时教官发现就我这个射击位没有枪声,跑了过来一看,帮我把扳机后的保险打开,拍拍我,示意开始.我差一点儿羞愧死,菜鸟就是菜鸟,保险都没打开.

接着,我再一次瞄准,一抠.随着枪身的轻微跳动,一声清脆的枪声从我手中的枪里传出,我终于打响了人生的第一枪.接着我一鼓作气重复着射击动作.一下子,子弹就打完了,感觉还没过瘾.

我们科长可能猜到了我们的心理,召集大家再举行[五四]手枪射击比赛.我那一刻真是心花怒放,一天就能打两种枪,想说不幸福都难.随后压力马上就来了.原来,科长要我们分成两组比,哪一组输了就请大家中午喝啤酒.一共十几个人,大家都知道,不用花钱谁不拼命喝?加上都是年青人,个个比水牛还能喝,这一旦比输了,钱包可就惨了.

还好,一开始我们的对手就有一人打了个[光头],我们信心来了.一个个满脸凝重地参赛,最后一个轮到我,我关切地问队长现在的比分,队长说:[已经赢了,就等你锦上添花.],有这话我定下心来,沉稳地击发,三发子弹我打了27环.我的队友掌声雷动,把我举起又抛下.事后才得知,我们险胜对方2环,队长和我说:[一看你就是菜鸟,怕你紧张才和你那样说,还好,你没给我们丢脸].那天中午,啤酒我喝得最多,喝得别人脸都青了.

第二次实弹射击是在乡下.那一年我去一个朋友家过年,有一天和朋友上街,走到半路,就看见路旁空地有一群人.过去一看,原来是乡武装部在搞射击活动,10块钱10发子弹,对面150米的山脚下挂着一溜气球.武装部的人说10发子弹能打掉7个气球的送3发子弹.看着他们鼓动,挑唆了半天还是没有一个人响应,我再也忍不住了,上前问:[我参加行不行?],那干部顿时两眼放光,连说:[欢迎!欢迎!]帮我压好子弹.我操起枪来个半蹲式,点射.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一轮过后,我打掉了8个气球.那位干部说:[不错嘛!以前一定打过枪,怎么样?要打就打过瘾?]这话说到我心坎里了,管他钱不钱,打过瘾再说.等我把40多个气秋收拾完,武装部的人收好东西回去了,临走时,那位干部握着我的手一个劲说[谢谢!],我忙说:[应该是我谢谢你们.]等他们走远我一数钱,才回过味来那干部为什么谢我.

第三次是去年,单位组织[爱国主义教育]活动,我们来到了驻军某部,先是去士兵宿舍参观,只见那被子方方正正,果然是[豆腐块],一切都是整整齐齐.随后来到了训练场,一个个战士正在生龙活虎地进行训练.一位部队首长要我们体验一下,说只要训练成绩合格,他就重奖,可惜没一个人敢尝试.

最后来到了射击场,我又乐开了花,跑不掉又有得过瘾了.一看战士们手中拿的枪,是最新式的和[微冲]一般大小的冲锋枪,我那个兴奋呀就甭提了.老规矩,又是分批,每人10发子弹.我一轮射下来93环.旁边的指导战士都夸我打得好,说我肯定是冠军,我那个膨胀啊.最后结果出来后,我是亚军,有一个不要脸的竟打出了96环,还是戴眼镜的,不服不行!

这些就是石榴同志的玩枪史,我现在的愿望就是等我还能端枪的时候,祖国征调我入伍,用我手中的枪,把五星红旗插在祖国需要的任何地方.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