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里面的那四年(连载)

笨得出类拔萃 收藏 7 115
导读: 经过了长达三十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来到了传说中的中南大学。 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的新鲜感觉已经来不及也没有任何思维的力量去回味,只知道长沙很远,远得累得我浑身散架,直想跳出车窗了此残生。我在凌晨四点钟被一个以前不知道现在不晓得以后也很可能无从知晓其名字的小子带到了那间日后我要在此居住三年的小房子门前。 被一通乱七八糟地拳打脚踢后,门慢条斯理又极不情愿地打开了,探出一个后来知道有五十余年历史的脑袋。老者无声地闪到一边,我也无声地挪进房内。环顾四周,每张床上都听着一个人,只有靠门的床被子铺开无人挺

经过了长达三十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来到了传说中的中南大学。 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的新鲜感觉已经来不及也没有任何思维的力量去回味,只知道长沙很远,远得累得我浑身散架,直想跳出车窗了此残生。我在凌晨四点钟被一个以前不知道现在不晓得以后也很可能无从知晓其名字的小子带到了那间日后我要在此居住三年的小房子门前。

被一通乱七八糟地拳打脚踢后,门慢条斯理又极不情愿地打开了,探出一个后来知道有五十余年历史的脑袋。老者无声地闪到一边,我也无声地挪进房内。环顾四周,每张床上都听着一个人,只有靠门的床被子铺开无人挺。被剥夺了选择的权利,我无语,因为我是宿舍最后一个出现。遇事慢热是我的特性,曾被老爸骂:“就你这熊样,吃屎都抢不到热的。”我看他们那些屁股上插个排气管就当自己是787的领先一步者不也没抢到什么高级大便不是!

脱了鞋子爬上床,日光灯熄灭的同时我到了下去,却不幸被眼镜亲吻了后背。我低声吐出了此后几年都没有用到的鲁式国骂。直到几年后电影《疯狂的石头》疯狂地冲击国人视觉听觉的时候,我才在黑皮的表演中重新看到了山东方言的独特魅力,更是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不遗余力地推广剧中黑皮问候道哥老妈的那句话,很有视推广山东话为己任的韵味。此是后话,按下不表。

一觉醒来,才早上七点多。为什么我这要用“才”呢?同志们请不要忘记,我是四点多才躺下的。对于我这个“生命在于做梦,睡觉重于生命”的睡仙来说,三个小时还不够我平时睡觉找感觉的呢!

收拾停当,跟一个号称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但我后来愣瞅了四年也没发现老鼠屎那么大的新疆人味道的同学(这可能跟他们怀疑我是否真有山东人血统有异曲同工之妙吧)一起出门办理入学手续。转了不久就走散了,我只好自己按照地图上的标识乱转。仅仅一个上午的时间我就责无旁贷地长沙特有的对待北方远道而来的我的招待方式。

去买了点生活用品,想到南方会经常下雨就多加了把伞,被那些无商不奸的学生装扮的业余小贩狠宰数刀。后来的人生轨迹证明我把这些东西放回宿舍是犯了一个多么不可饶恕的错误,这个错误影响到我的行事风格,叫做凡事小心、有备无患。好在没有波及他人我也就将之当作谈资一小而过啦。

领军服时,一女性工作人员在跟边上一男士舌战, 那架式很是不亚于后来的《东京审判》中的梅博士。可有一点不同的是女是可以有理必争无理撒泼而梅博士却只能依据法律条文照本宣科。可以说,这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时代的进步,更可以说这是中国人民已经站起来了站得巾帼不让须眉。不知道我国体育行业阴盛阳衰的现象是否也适应于辩论界!可惜我那时候的语言境界还停留在山东半岛那群地球表面物理工作者一开口就哗哗掉土渣子的方言的二十年烘熏状态,对他们的对战内容无从了解。在女士连珠炮般的口水中,那位哥们在无数怜悯的目光中扭过神似monkey屁股的脸,留给我们的只是一个受伤的背影,消失得越来越远、越来越淡、越来越小。满天飞舞的黄叶,似血夕阳不情愿地坠落,短时间的黑幕。这是电影中常用镜头,无须赘言寥寥数语带过。

目睹这一幕,长沙人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如大海中一个鸟粪大小的岛子遭到爱国者导弹三十分钟不间断覆盖式轰炸,破碎、沉没。直到四年后我离开长沙人也没有再为我重新塑造他们自以为很高大的正面形象。离开长沙那天,我躲电脑上在校内网流下了自己大学时代最后一篇文字《长沙,今夜请将我遗忘》,然后爬上火车一路向北,滚往那片白茫茫去追求那个渺茫的梦想。

上文提到我把新买的雨伞放在宿舍从而铸就自己大学第一个错误即发生在此时。当我拿着崭新却物不美价不廉的迷彩军服走出门外时,大厅里早已经挤满一群被称为雏儿或者菜鸟的大一新生。每一个上过大学的人都可以很容易地在每年开学时辨认出新生,这也被许多不法低级智力游戏者利用。他们随口编造一个可怜更可笑的不幸就可以让刚踏入大学校门的孩子们乖乖掏出父母的血汗,以至于以后的某一天走在路上突然被横空飞降的一陀鸟屎砸在脑门,灵光一现:我他妈被玩了一把。新生,那是一群满怀希望心比天高的牛犊子,自以为来到老毛的老家就真的成了“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天之骄子了。几年后当这群年轻人被残酷的现实将棱角打磨光滑后,他们惟一能做的就是窝在宿舍里困兽般骂天骂地骂老毛、踹墙踹门踹领导(领导站在面前时还是没有一个敢不恭敬如孙子的。此处请参考《士兵突击》中伍六一的某些动作)。

闲话少说,且说我领完军服出来,发现长沙为了迎接我,刚才还是解放区的艳阳天,此时竟然一通尿崩般狂泼。心中那个后悔啊!现在想来要是放在今天这个行尸走肉四处暴走的大四年代,我早一头撞死在美女怀里了。在这所以“中大美女去爬山,恐龙回归大自然”做校训的学校里,能够内成为美女的是不躲的,若是今后某位女同胞发现有男生在你身上寻死(当然也不排除他eat你豆腐的可能),你应该做到不怒反喜,因为你在别人眼中是最美,让他色胆包天光天化日下犯罪。你是属于那种不知何年何月某位真龙天子跟手下马仔要的公鸡蛋那种天上少有地上绝迹的断货版美女。

当年的我正是初生毛贼不畏雨,咬牙冲进大雨中狂奔数百米。于是路上行人看到一只发狂的落汤鸡在挑战刘易斯的速度(那时的百米飞人还是小刘而不是现在更加生猛的鲍威尔);更是在挑战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学员的忍耐力(特种兵要没有在大雨中浸泡得如注水猪肉般白咧咧的是没脸自称特种兵的)。回到宿舍,跟他们说了句“我跑回来的,全身都湿透了”,突然发现我仍然使用的简称高普的高密普通话,他们这些鸟人是挺不懂的,跟他们提到高普他们会腆着一脸求知欲反问你高普就是高级普通话的简称吧?很是让人感慨造化弄人,既生诸何生他们呢?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免开尊口,找毛巾擦干头发才是眼下最重要滴!

经此变故我很长一段时间包里都放有雨伞,但当我带伞时老天并不是经常下雨,却在我稍一疏忽忘带时兜头给我浇上一瓢。人要是走猫屎运了简直是生不如死,放个屁都能给你整成肛裂,至于喝凉水塞牙缝又憋出个尿崩啥的还不是看你八辈子先人曾经遭受满人压迫统治给你天大的面子。难怪NB如周老爷子,虽然敢“横眉冷对千夫指”却仰天直叹“运交华盖欲何求”。你的头发长得再挺拔,要是上帝跟你过不去,你也只有接受“未干翻身已碰头”的结局。人要是走霉运了穿着狗皮裤别人也能够看清楚你屁股上的霉相。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