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抗日小说《誓逐强梁》(连载中)

宋五 收藏 198 4639
导读:《誓逐强梁》 作者:东明 第一章 家乡往事

《誓逐强梁》

作者:东明

第一章 家乡往事

001 羊皮坦村之夜

浓浓的夜色笼罩着山脚下的羊皮坦村,弯弯的月亮斜斜地挂在树梢上,细风吹过树林,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仿佛是一个人走过落叶缤纷的湿地。

靠近山脚的一间茅草屋,却透出暗暗的煤油灯光。

“爹,要不这次我和你去吧?”一个还显稚气的男孩的声音响起。

“不,你还不行,等明年吧,明年你再长大些,我就带你去!”回答的人显然便是那男孩的父亲。

“明年?可明年要是小日本鬼子被打出去了呢?”

“唉,难啊!”父亲叹了一口气。

屋子里又静了下来,只有父亲穿衣服的悉索的声音。

“爹,听说山上闹红儿了?听说他们个个都不怕死,他们打鬼子老厉害了。”过了一会儿,那孩子又忍不住道。

父亲正在向头上套头套,闻言道,“爹也不怕死,你张二叔也不怕死,俺们打鬼子也不含糊!”

“那你们为什么不和他们……”

父亲正在往头上套头套的手一顿,低声怒道,“瞎说,爹和你张二叔都是先生的人,乱说话,再乱说话看俺不打死你!”一边说,一边将头套拉下来。

屋子里静下来,父亲已经收拾停当,摸了摸孩子的头,道,“明天早上爹要是还不回来,你就上山去,唉,你四叔不知是怎么回事,也让这红儿给闹腾得心活泛了。”父亲说着叹了口气。

“爹,你怎么就不去呢?你说先生说过的,联俄联共的吗?”

“爹书读得少,不懂得什么大道理,但你师祖却告诉俺说,行走江湖,就是要讲一个忠字,讲一个义字,既然爹选择跟了先生,那就不管先生是死是活,爹始终是先生的人。”

孩子眼睛里流露出不解的眼神,父亲停顿了一会,又道,“孩子,多看看四叔带回来的书,社会乱了,用得上,懂不?”

孩子在被窝里点了点头,道,“爹,四叔带来的书我早就看完了,只是有些地方还不懂……对了,爹,你说要是你不离开王大叔,俺这会儿该从学生队毕业了吧?”

“也是啊,这会你该在讲武堂了,你王大叔空有一身本领,跟了那个不中用的怂汉子,也使不出那身本领。”

“爹,你说他是怂汉子,可是他把老蒋给抓了呢?”

“屁,要是你爹我,早就一早剁了那秃子了!也好,你上了讲武堂,还要听那秃子的,不上也罢,孩子,你不会怨爹吧?”

“爹,俺不怨你!”

“好了,爹也该走了,不懂的地方,等爹回来再讲给你听,你睡不着时,也琢磨琢磨。”

“爹,早去早回啊,告诉二叔,也小心点。”

茅草屋里的油灯熄灭了,木板门轻轻地打开一条小缝,一个头套黑色头套,一身黑色夜行衣的汉子探出头来,向外张望了一下,便闪出屋门,反手轻轻带上屋门,走到篱笆墙边,一纵身,已经到了墙外,辩了一下方向,腰一哈,象一溜烟一样消失在夜色中。

夜色渐浓,自山脚处升腾起一片雾气,使得原本就已影影绰绰的村落彻底消失了。夜色也笼罩着平庄县城,县城里的商铺除了妓院和酒楼外,其他的早上了板子。自从鬼子进了城,各家商铺天一擦黑便上板子,日头一杆子高才卸板子,但还是保不准触了霉头,让鬼子兵给砸了,抢了。

县国小里却是灯火通明,鬼子的中队长板垣少佐看着眼前一身黄皮子军装的保安团长和黑绸子对襟衫、灯笼裤,腰扎宽板带的侦缉队长,怒气就不打一处来,一张嘴,便是一串如鸡叫般的日本话冒出来。

“你们办事不利,山上的八路屡屡侵扰县城,城里也有八路活动,我游动哨兵昨天又被八路消灭了一个小队,你们却连八路的一根头发都没有发现,你们还能干什么?给你们三天时间,如果还不能抓住城里的八路,你们统统地死了死了的!”翻译官想是已经习惯了日本人的语言习惯,翻译到末尾,也带上了鬼子们的腔调。

“嗨!卑职已经在城门口加派人手,加大了盘查力度,城里的八路是插翅难逃!”保安团长连忙道。

“小的侦缉队这几天也忙得翻了天,这帮子八路真是鬼一样的,一到白天便没了影,一到了晚上就出来了,防不胜防!防不胜防啊!”侦缉队长也忙答道。

突然,院子里传来鬼子哨兵的喊声,“什么的干活……啊!”但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那鬼子哨兵发出一声惨叫!

屋里的三个人的脸色均是一变,他们没有想到,八路竟然摸到了家门口,侦缉队长反应最是灵敏,就地一滚,已然滚到桌子边上,王八盒子也端在手中,一双鼠目惊恐地看着门口,保安团长到底是军人出身,已经一个箭步窜到了门边,而那个翻译此时却惊慌失措,一下子跑到板垣少佐的身后。院子里也乱作一团,接着传来一个鬼子的叫声,“八路东边跑了,追!”

摩托车、汽车便发动了,嘈杂声也向着东方追了下去,板垣少佐看了屋子里三个汉奸,骂了一声,“蠢猪!”便拉开了门,站在门口向外看。

院子里此时已是静下来,只有院子西侧一棵大杨树的叶子让夜风吹得沙沙作响,一个鬼子兵的尸体脸向上,头朝东,仰躺在院子中央,板垣少佐上前扶起了那鬼子兵,鬼子兵因为是刚刚毙命,因此尸体还是软的,板垣少佐将他扶坐在地上,他的头还耷拉着,板垣少佐又用身体倚住那鬼子兵,双手扶下了他的脑袋,那鬼子兵的额头爆了一个大血洞,而脸正向着那棵大杨树,板垣少佐亦抬头看向那大杨树。

保安团长、侦缉队长和翻译三人见板垣少佐在院子里摆弄尸体,便也壮了胆子,走出屋子。

大杨树枝繁叶茂,硕大的树冠象是一个巨大的狮头,正愤怒地摆动着,板垣咽了一口吐沫,突然,他的耳边响起一声清脆的枪声,一颗亮亮的子弹旋转着,从大杨树的硕大的树冠中咆哮而出,撕开了漆黑的夜色,直向板垣少佐而来。

板垣少佐的瞳孔随着那子弹的飞近而变大,只听得噗的一声,那颗亮亮的子弹钉进了板垣的脑门,随即,他的脑门出现了一个洞,那个洞的四周还有着火药灼伤的痕迹。

“呯!”一声沉闷的声音只有院子里的三个人听到,那是板垣少佐后脑爆开的声音,那是一团带着黑发的血与肉,就那么“呯”的一声,冲了出去,院子里的三人惊呆了,他们完全被眼前的血腥所惊呆了!

紧跟着便是三声枪响,院子里的三个人纷纷倒在自己刚才站的地方,同样的额头一个小洞,而后脑却是一个大洞!

此时,板垣少佐才和他怀时在鬼子哨兵双双仰躺下去,板垣少佐的眼睛还瞪着,空洞地望着蓝天,但他的瞳孔里的影像却还是那飞旋而近的亮亮的子弹。

院子西侧的大杨树还是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响声,一个身着一袭黑衣的壮汉子从被夜色染黑的树叶中钻出来,象一只黑色的雄鹰,飘落在院墙上,瞬间,便消失在夜幕中。


本文内容于 2008-10-14 9:44:18 被宋五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