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诌八扯的故事 小小说 剪 彩

横笛竖箫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1/[/size][/URL] A厂职工福利楼竣工交付使用,要搞个剪彩仪式。谁去剪彩? 厂长说:“我有个会,不能去剪彩了。” 书记说;“让老卞去吧,他是分管的领导。” 剪彩是件出头露脸的事,往常不是厂长就是书记,哪能轮到配角参加?卞副厂长是分管职工生活后勤服务工作的,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1/





A厂职工福利楼竣工交付使用,要搞个剪彩仪式。谁去剪彩?

厂长说:“我有个会,不能去剪彩了。”

书记说;“让老卞去吧,他是分管的领导。”

剪彩是件出头露脸的事,往常不是厂长就是书记,哪能轮到配角参加?卞副厂长是分管职工生活后勤服务工作的,在七八个副厂长中要算“小指”了,能摊上剪彩的美差不容易。

主持剪彩仪式的是工会副主席老常。

“郑主席不在家?” 卞副厂长问。

老常道:“老郑有点不大舒服,我这个常务只好顶了。”

老常让大家欢迎卞副厂长讲话,卞副厂长便热情洋溢地讲了一段。

老常道:“开始剪彩吧。”

卞副厂长便说;“好,开始。”接过一位工会女干事递来的剪刀,瞅了瞅两个大红彩球十分鲜艳夺目。这时老常与女干事上前绷紧两个大红彩球中间的一段,让卞副厂长下手,卞副厂长激动地举起手中的剪刀,只一下,不费劲地将两个大红彩球分开了。

接着是鞭炮齐鸣……

卞副厂长把剪刀交给女干事:“辛苦了。”遂又指了指女干事手中的彩球道:“够床被面料吧?”照惯例,A厂每次剪彩后的绸缎彩球落谁手中马厩归谁所有。

不料女干事一脸红,“卞厂长净会开玩笑,咱哪有那福气,瞧准了,这彩球是纸做的……”

卞副厂长一愣:“怎么,是纸的,不是绸缎的?这……怎么会……果然以假乱真了!”

女干事却笑了:“剪彩也要改革嘛,绸缎换成纸的,再没人争了,也免生闲气!”

卞副厂长面带惭色:“抱歉,事一轮到我,总显得有点小家子气,这不,连剪彩也改方子了!”

女干事说:“您谦虚了,这福利楼还不是托您的福。”

老常过来凑趣:“卞厂长,你这剪彩得好啊!为我们工会省了三床缎子被面钱不说,主要是从此消除了‘剪彩留步’的现象,好啊!”

卞副厂长眯起眼睛:“是么?看来该节省的就要节省么,”又不咸不淡地道:“那彩纸也不要丢嘛!用胶水粘好,下次让其他领导不还可以自用么?”

老常不只深浅地点头道:“对,对,还是卞厂长想得周到。”遂又对女干事说:“好好收起来这彩球,别看是纸的,照管用!”

女干事站在那儿没动,她在琢磨卞副厂长话中的味道。

卞副厂长斜了老常一眼,将头一昂,双手倒背,若有所得地离开了会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