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评社香港4月2日电(评论员 锺维平)在马英九及国民党人的眼中,台湾一片阳光明媚,春天花香鸟语。但是,大陆及美国却感到,台湾政局诡异非常,暗流肆虐,波涛汹涌。美国人反复在台湾摸底,究竟能否和平移交政权。大陆似乎也在密切关注,5月20日之前台湾会否发生突发事件。说穿了,中美对陈水扁,均心有余悸,唯恐此人突然做出毁掉台湾前途的大动作来!


中日第八次防务安全磋商前天在北京举行,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率团参加。双方对未来一个月内台湾岛内局势表示关切,中方表示,要警惕陈水扁在交出政权前做出进一步危险行动。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马晓天说:“从3.22以后,我们注意到国际社会做出了很多好的表示,我们把这理解为国际社会对台海和平、安宁和稳定的期待,我们也是这样期待的。但我们时刻保持高度警惕,还是关注着台海的局势,到五二0之前,防止以陈水扁为代表的极独势力做进一步的破坏性举动。”


这是大陆军方对台湾选举之后台湾政局的最重要表态,从中可知:一,大陆军方不敢对台湾选后的政局放松警惕。二,大陆军方对陈水扁破坏政权移交的可能不得不注意。三,大陆军方当前采取的各种行动最主要的目的是防止台独事变。


无独有偶,台湾的“国安局”日前向“立法院”提出书面报告称,中共将3到5月、也就是马英九就职前这段时间,定为“台海高危期”,大选前曾将沿海地区部署部队提升到一级战备,目前共军虽恢复日常训练,但中共高层仍认为五二○前台湾有可能制造“台独重大事变”,因此下令保持高度戒备。“国安局长”许惠佑在答覆记者询问时直言,所谓的“台独重大事变”,是中共内部研判,陈水扁可能在卸任前“铤而走险”,进行诸如宣布台独等举动;不过这是中共方面的认知,他个人认为陈水扁做此动作的可能性应该不大,而且这时候也没有太大意义。


互相对照,台湾的“国安局”提出的报告似乎有几分真实性。


如果按照常理来推理,大陆对五二0之前台湾政局的担忧,是有根据的,更是有必要保持疑虑的。原因在于:


第一,大陆对五二0之前的陈水扁,具有三个“绝对不”的态度。一,绝对不放心;二,绝对不信任;三,绝对不能不防。在长达8年与陈水扁打交道的过程中,陈水扁的阴谋以及野心,都令大陆留下难忘的记忆。在最后的关头,如果不提高警惕,就有可能出大事!


第二,大陆对五二0之前的民进党,具有三个“不相信”的心态。一,不相信选败后民进党会立即放弃极端意识形态。二,不相信缺乏理性的民进党会放弃异常的斗争手段。三,不相信民进党已经在选票面前完全认输、服输。


第三,大陆对五二0之前的台湾政局,具有三个“不敢掉以轻心”。一,对政党斗争的残酷性不敢掉以轻心。二,对民意的制约能力是否那么大,不敢掉以轻心。三,对国民党目前不具备绝对的制约力有担忧,不敢掉以轻心。


因此,大陆对五二0之前台湾政局会否发生突变,当然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性,绝对不会盲目乐观。这是合乎情理的。


但是,目前来看,许惠佑认为陈水扁做此动作的可能性应该不大,而且这时候也没有太大意义,这一判断也不是没有根据的,也有一定的合理性。尤其是国民党之所以比较安心的,是因为有三个重大因素在起作用。


第一大因素:马英九获得的选票是压倒性的,民意的威力是巨大的,是超乎想象的,足以压制一切反对力量选后的阴谋诡计。对于这么巨大的政治压力,陈水扁不投降不行。陈水扁纵使不呆若木鸡,也得噤若寒蝉。陈水扁可以不死其它野心,但是搞事变之心则不可以不死。


第二大因素:民进党选后的表现足以证明,民进党目前以内斗为主,党中央威信荡然无存,一盘散沙,大分裂在即,党的意志已经无法凝聚,民进党的脆弱性,比任何时候都要突出。陈水扁要在五二0之前发动台独事变,没有一个团结的政党来支持,基本没有可能性了。陈水扁只能徒呼奈何!


第三大因素:主流民意浩浩荡荡,希望台湾走向和平理性的发展道路,不可逆转。在这样的波澜壮阔的历史潮流之下,军队、警察等上上下下都不可能支持陈水扁的台独事变企图,陈水扁已经在一夕之间成为了孤家寡人。目前看来,陈水扁要搞台独事变,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动用军队,可惜,今日之军队,早已在挣脱扁政权的束缚!陈水扁驾驭不了。


但是,纵使情势乐观,作为马英九、国民党来说,也必须小心翼翼地对待之、处理之,要有等待的耐心,要有对付事变的戒心。毕竟,台湾当前的政治不是西方的选举政治,不是两党制,而是一个党的信念可能摧毁另一个党的信念的残酷斗争。在这样的政党政治性质下,不可以放松警惕!


尤其是,谁也不可以否认,陈水扁仍停留在作乱思维,败选之后,他仍然不断攻击大陆,否定“两岸共识”,阻挡两岸关系发展的大趋势,尤其是仍然死死抓住民进党的权力不放,甚至扬言要发动新的群众运动。可以说,如果没有国民党的全力监控,美国的不断敲打,大陆的高度戒备,陈水扁的心有多狠、有多大,谁也说不清楚!


所以,我们认为,马英九在五二0之前,必须小心,一定要在三个方面做到安全:一,人身要安全。这已经不是个人的安全,是一个新的政权的安全。二,言行要安全。绝对不要在言论上发生不利社会稳定的危险,以免为人所乘。三,政策要安全。大破大立的政策要在执政之后稳妥实施。总之,一切刺激社会安定、挑衅社会重大矛盾的不安全因素,都要加以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