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记录]东莞不需要眼泪

第一章


艰难时光,梦想照进现实


做业务,身体是自己的,灵魂是别人的。当我满面春风走进办公室,向每个我遇见的认识或不认识的同事问个早打声招呼,许多人都不理我时,我仍然主动问好,因为他们可以厌烦我,但我决不会放弃主动示好。


1


不管一个人是多么的貌不惊人,请不要小看,也许他转身开的坐驾就是宝马或者奔驰;不管一个人是多么的邋遢低俗,请不要藐视,也许他提的手袋里就放着成捆的人民币;不管一个人是多么的土里土气,请不要得罪,也许他就是你下一个BOSS。


这是哪里?怎么会这么奇怪?


告诉你,这就是东莞!


东莞,一个浮华与泪水并存的城市,成千上万的人前赴后继,为的是追寻一个成功的梦,但是不是每一个付出汗水的人都可以在这里发迹?绝对不是,这里有人欢笑,有人落泪。财富奇迹,东莞制造,只要这里有梦,就会有寻梦的人!


有另外一个城市,叫武汉,我就是从武汉漂泊到东莞来追寻心中的梦想的。像许多前来东莞的学生那样,我也放弃了专业,为的是生存。有时候,当生存成为问题时,其他的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在学校,每天高喊着将来要做中国最好的会计师,到头来,自己连一个最基本的会计职业也应聘不到,这就是现实。曾经心比天高,原来命比纸薄。当现实与梦想发生冲突时,我放弃了喜欢的专业,选择了一个可以满足我基本生活的工作―― 一家印刷厂的业务员。实在是悲哀,十几年寒窗苦读,现在连生存都成了问题,可见梦是多么的遥远,在这个时候谈梦想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叫韩宇,满足我生存的是东莞厚街镇海封印刷厂提供的工作,工资是区区的八百元人民币外加货款的三个点提成。现实就是这么残酷,生存问题和梦想都寄托在这份工作上,没有太多的抱怨,有的是马上面临的生存问题。谁让自己是个男生,每家公司招聘会计时张口都要求是女性;谁让我是个应届生,不是经验丰富的老会计。


我能去埋怨这个社会什么?


不到东莞,不知道什么叫社会残酷;不来厚街,不知道什么叫灯红酒绿;不到海封,不知道什么叫庙小制度多。


海封是厚街当地一家大型印刷厂,老板是东莞本地人。作为一个新手,我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每个人都是那么的陌生,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忙碌,而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外星人降临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一样,周围全是惊奇的表情和不屑一顾的眼神。完全没有在学校时的豪情,完全没有毕业时的憧憬,我在不断怀疑着自己,究竟能否适应这里的一切。


在工厂,我尽可能地低调,小心翼翼地处理着与每个同事的关系,生怕别人议论自己是一个没用的应届生。我虚心地向同事请教每一道工序,不久后,我便熟悉了海封的业务流程,和工厂的大大小小头目也打得火热起来。俗话说,做事之前先要做人!没办法,三个月的试用期,六万元的订单任务,时时提醒我可能随时会丢掉饭碗,准备走人。压力是有,与动力并存!


我没有选择像其他业务员那样早出晚归,不是我不努力,而是没有出去的路费,海封是不包差旅费的,我必须省吃俭用。这个规章制度,激励了我更大的斗志,让我知道每一分钱对我的重要。


我对东莞是一无所知,也许出了海封,我就会迷路。当我去向老业务员寻求帮助的时候,换回的却是一双双白眼。看来,我只有自己去拼搏,自己去积极地开拓客户。


夜深人静时,我总是在想:我该怎么办?是否该放弃这种无谓的迷茫?


业务必须有一个零的突破。当别的业务员在外边积极开拓客户的时候,我选择了一步险棋――从内部寻找突破点,这是不是一个很可笑的想法?其实,作为一个刚入行的新业务员,首先自己的印刷知识不过关,去和客户沟通就会碰到把西瓜当芝麻丢了的蠢事。我把目标对准了业务经理刘锋,我知道,刘经理每年的年终奖是很可观的,而他的年终奖的分配是业务员总业绩的提成,这就意味着我业绩的好坏也会影响到他的收入。虽然可能是沧海一粟,但是我相信只要自己能通过试用期,刘经理一定会大力扶持我。


摸了无数次身上仅有的三百元,终于买来一条经典双喜香烟。在这条香烟里我倾注着对未来的希望。在一次刘经理下班回家之前,我找到了他,说是坐他的车顺路把我带出去买点东西。其实买东西是我的借口,重要的是我要把已经买好的东西送给他。在车上,几次欲开口,却找不到合适的话题。直到刘经理让我在外边不要待得太晚,我才鼓起勇气把装香烟的纸袋放在刘经理容易看见的位置,然后把纸袋推了推。刘经理打开后看到是香烟,便顿时明白了,因为我在公司是不抽烟的。他没有说谢谢,只是留给了我三个字:好好干。从他深沉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希望。


客户的资料需要靠自己搜集,没有人可以帮我,我更没有选择和其他新业务员一样从黄页上寻找。


放弃黄页其实是一个偶然的细节启发了我,到东莞前我就知道,东莞有个韦达电子集团,但是当我想在黄页上看到我熟悉的工厂名字时,竟然让我找到了海封,并没找到韦达。突然间,我感觉黄页上的东西太直接,我能想到的办法,别人早已经用烂了,原来还有不在黄页上的客户。况且黄页上的资料并不适合海封,海封对客户的要求非常高,如果大家都找黄页上的客户,而我找黄页外的客户不是机遇更大?我的面前出现了一片大海,想在极短的时间中寻找一根针实在是难比登天,然而我没有后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