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艳侠 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 出家人,凡心未死惹尘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6/



怀里的妙玉突然出手,猛点赵青阳身上的死穴。赵青阳手一松,妙玉就势打了个空翻,翩然落地,站在业已赶到的静观师太身边。静观师太抚抚她乱了的头法,说道,“傻丫头,我说这苦肉计不成,你偏不信。看看,让人家摸了老半天,自己什么也得不到。”

妙玉红了脸,垂着头道,“都怪弟子学艺不精,才……”

“也不怪你。”静观师太打断她的话,盯着赵青阳,道,“是他太狡滑了。你以为他不知道啊?他早就知道我躲在竹丛后面,要是他真爱你的话,我打你的那一掌,他完全可以发招化解。他为何不出招?他是将计就计啊。既可趁机跟你情情切切一番,白揩你的油水,又让我们白费心机。这天下啊,再找不出比他更奸滑的人啦。”

赵青阳一脸淡然。他知道,静观师太正在进一步挑拨他和妙玉的关系。妙玉在他的怀里,虽然时间不长,然而,妙玉在昏迷状态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的灵魂信息,分明告诉他,她想回家,她要回到他身边,她要他从此一生都爱她,再也不要分离。

这种细腻的感觉,只有爱人之间,才能感受得到。

瞧,妙玉抬起头来了,泪汪汪地望着赵青阳,感情复杂地道,“你,你真是那样的人?”

赵青阳仍一脸淡然。

如果说“是”,正中静观师太的下怀,妙玉准会对他大失所望。

如果说“不”,依然会上静观师太的当,更会让妙玉深信他就是那样的人。因为整个过程,确是像静观师太说的一样,“证据”十分充分,他纵然有一千张嘴都说不清。因此,静观师太的问题本身,就已经设下了陷阱,只等他赵青阳跳下去。

妙玉当然不懂了,她见赵青阳不答话,便伤心道,“你不敢回答,说明你真是那样的人。”

静观师太得意地瞧着赵青阳。因为妙玉的话,已经使她所设的陷阱,达到了第三种效果:不管你答不答“是”或“不”,沉默,也显示出你心里有鬼。静观师太这个问题陷阱,可谓一箭三雕。

赵青阳之所以选择沉默,是他认为沉默还有解释的机会。望着伤心的妙玉,他心里也隐隐作痛。所爱的人近在咫尺,却像远在天涯。以他的能力,他相信自己可以强行将妙玉夺回来,重新抱入怀里。但这有什么用?当一个人被伤了心的时候,心间就已经布上了浓浓的阴影,不是一时之间就可以明媚起来的。

渐渐,妙玉的师姐罗金莲带着一班师妹赶来了。

赵青阳扫了一眼如花似玉的人儿,然后望着静观师太道,“云浮山一直是出家人的圣地,怎么会出了你这个为老不尊的掌门人,什么事不干,偏带一帮弟子出来沾惹红尘。是愁她们凡心不够重,才让她们出来见见世面,看看能不能碰到如意郎君,是不是?”

一帮弟子刹地红了脸。

“你这臭嘴,看我如何教训你。”罗金莲一抖手中的剑,怒道。静观师太拦住她,冲赵青阳缓缓道,“赵园主,你也不必使激将法。我们为什么出来,我不会跟你说。我们出来,就出来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没有什么目的?”赵青阳追着问。

“有,那就是为妙玉杀你。”

“哈哈。要杀我很容易,何须劳师动众?”赵青阳笑道,“据我所知,你们云浮山最近的香火不咋的。你们借机出来的目的,就是想重振你们云浮山的名气,重旺香火吧?”

“哼,借机?我们用借什么机?我们爱出来,就出来,谁管得了?”静观师太哼哼道。

“此地无银三百两。你们此番出来,可不是冲着我来,而是冲着棋城而来,冲着某种东西而来。那是什么东西?镇山之宝,还是世间奇珍?”赵青阳直接将话点明了。静观师太一脸冷然,仿佛赵青阳说的都是屁话。

妙玉的神色有点异样。

罗金莲不顾一切冲了出来,剑花直飞赵青阳,“什么狗屁宝,狗屁奇珍?杀你才是真。”

“哈,果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赵青阳朝静观师太嘲道。

静观师太的脸抽搐了几下,盯了一眼罗金莲,“真是个傻丫头。”

罗金莲还以为是师傅说自己武艺不成,蛮腰一扭,一剑并作十招地攻向赵青阳。一时之间,地上的竹叶、树叶纷飞,在淡淡的月色之下,如蝶飞蝶舞。

赵青阳动也不动,只手指轻弹。

一片竹叶砍向罗金莲的脸部,罗金莲不得不退了几步。

一片树叶射向罗金莲的大腿,罗金莲不得不闪到一边。

竹叶砍。

树叶射。

罗金莲左闪右躲,很是狼狈不堪。

身材不错的罗金莲,本就很有一种女性的美感,脸蛋也俊俏,只是下巴稍长稍尖了一些,显出了一种精明。

赵青阳本想教训一下她的,可不知是直觉,还是什么,使他出手软了,只用了三四成的功力。这也就是罗金莲能闪开躲开的原因。

静观师太一眼就看出来了,不由对罗金莲叱道,“丢人。还不快退回来。”

罗金莲马上退回到静观师太身边,目光狠狠地盯了妙玉一眼,然后才狠狠盯着赵青阳。她盯妙玉的一眼虽然很快,却没有逃过赵青阳的眼睛。赵青阳心里不由慨叹:女人啊,是会无缘由的恨的。又不是妙玉跟你罗金莲斗,你恨她干什么呢?

赵青阳心道:好在没伤到她,要不,妙玉不知要受她什么罪。

几条黑影飘来。

黑脸修罗一落地即对静观师太讥道,“师太,你们这样干站着,是对情歌呢,还是目光传情?”

“传你娘的情。”静观师太骂道,“这时光才来,你死哪去啦?又去糟踏几个良家女子啦?”

“唉呀,那些平民家的女子已经没有什么意思。”黑脸修罗看了一眼静观师太,然后望她身边的弟子嘎嘎笑道,“我想玩玩师太你的弟子,会更有滋味。”

“哼,你试试吧。”静观师太冷然道。

“行了,行了,说笑而已。”黑脸修罗道,目光落在赵青阳身上。静观师太却不放过他,“有你这样说笑的吗?”

“好,好,好,算我没说,行了吧?”黑脸修罗瞥了一眼罗金莲,好像转了性,黑脸也成了红脸似的,口气温和了许多。但他瞥向罗金莲的一眼,已收入静观师太凌利的眼底。静观师太便盯着他道,“你个死黑脸,别老不要脸,上回是踢你滚出云浮山,这回你再敢生邪念的话,哼哼,你等着瞧吧。”

“不敢,不敢。我有贼心也没有贼胆。”黑脸修罗道。

赵青阳听得莫名其妙。

但显然,他们曾经有过过节。

静观师太话题一转,即对黑脸修罗道,“费话少说,还是看看如何收拾他吧。”

“我也正有此意。”黑脸修罗答,眼珠一转,便朝赵青阳射出讥嘲,“赵园主,刚才吃你一下‘七子连心’,也蛮过瘾的。我呀,就像身上长满了翅膀,在空中飞呀飞,真是欲仙欲死,太奇妙了。嘿嘿,你还有没有加倍的招数,比如‘十四子连心’之类,我还想进一步享受享受哩。”

赵青阳淡然道,“人将死,其言也善。你呀,就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哈哈,我死?谁能把我打死?你吗?”黑脸修罗嘲道。

“我从来不置人于死地。哪怕这人罪该万死。不过,你放心,有人会将你打死。大概就在明天吧。”赵青阳笑答。

“哼哼,说得好听。你刚才那一招,不是想置我于死地,还是什么?”黑脸修罗道,心口仍在隐隐作痛,嘴上却硬,“你以为你是神啊,说我明天死,就明天死呀?”

“不信,不信就等着瞧呗。”赵青阳就像闲庭信步,话语悠然而自得,却充满一种无形的力。这无形的力就像一股超然的杀气,一刀刀地砍向对方的脖子。罗金莲不由自主地摸摸脖子,只感到一股凉嗖嗖气息,沁满她的手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