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关系从统独之争到制度竞争

台湾马英九当选总统和国民党重新执政,给紧绷了多年的台海关系带来了和平的希望。因为由陈水扁等台独力量推动的台独运动是两岸危机的根源,至少从原则上认同“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国民党的重新执政的确可以稳定两岸局势。这使得很多人变得无限乐观起来,好像两岸从今以后就太平无事了。可是,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马英九的当选只是把两岸之间的统独之争转变成为制度之间的竞争。


实际上,在很多方面,统独之争早已经成为一个假议题。这些年来,许多新因素和大趋势的出现使得台湾的法理独立变得越来越不可能:本栏文章《两岸关系中的几个新稳定因素》(2007年6月5日)曾有论述。


统独议题之所以能够持续,主要是因为陈水扁为核心的民进党为了选举而进行的恶性炒作。尽管即使是台独原教旨主义者也知道台独是不可为之事,但权力与野心给予台独政客无限的动力,在台独路径上冒险。当然,这次选举结果表明这样做的代价有多大。


国民党重新执政后,中国大陆所面临的压力主要是制度之间的竞争。台湾在和大陆竞争过程中,本来的优势就是经济和政治制度上的。在经济上,台湾创造了亚洲经济奇迹,是亚洲“四小龙”中的佼佼者。


在经济发展之后,台湾再创奇迹,成为国际上被称之为“第三波民主浪潮”的代表之一。在民进党执政前,台湾所享受的巨大国际影响力就是这种政治经济优势的直接反映。但自陈水扁民进党执政以后,无论是台湾经济发展还是民主政治,都成为了其推动台独的有效工具。这使得台湾在短短的八年里,很快沉沦。


马英九执政之后,尽管经济发展是其主题,但诉求于民主政治则会变成其处理内政、两岸关系和台湾的国际空间的主要资源和手段。诉求民主政治来处理两岸关系和追求国际空间曾经是国民党失去政权之前的共识。现在,马英九和国民党要回到这个共识并不难。这个共识也可以成为国民党消化民进党攻击和批评的资源。


保持距离要打民主牌


“民主牌”必然得到强化,这与马英九的个人因素也有很大的关系。马英九具有强烈的个性,同时又具有民主理想主义的色彩。个性与理想的结合使得其在涉及到民主原则时缺少妥协性。这与陈水扁有很大的不同。陈水扁尽管在口头上也追求民主,但体现其个性更多的是个权力机会主义者。对他来说,民主只不过是其追求其它目标的工具。


台湾的“民主牌”更是吻合台湾的国际环境。马英九处理两岸关系的主导思想是建立两岸“共同市场”。就是说,与陈水扁相比,在国际社会尤其是欧美国家眼中,马英九倾向于和中国大陆建立更为紧密的经贸关系。


在这方面,无论美国、日本,还是欧洲,对马英九的大陆政策实际上多有微词。西方,尤其是美日,尽管一方面不想看到陈水扁的激进台独运动使得两岸冲突公开化,从而损害他们本身的利益,但这些国家也并不想看到台湾在马英九时代和大陆走得过近。


如何避免台湾和大陆走得过近,民主就成为关键。在处理两岸关系上,只要马英九坚持民主,整个西方会全力支持。换一个角度,就是说,西方会全力反对马英九在和中国大陆交往时,牺牲民主原则。


因此,从台湾的内外环境来说,马英九的政策必然具有两个特点,就是经济上的务实主义和民主政治上的原则主义。


在经济上,正如其竞选纲领所示,马英九会大力推动两岸经贸的往来。这个方面不会有很大的困难。中国大陆已经早作准备,甚至是单方面向台湾开放。


台湾内部,因为国民党处于一党独大的局面,也不会有很大的阻力。而从社会方面来说,两岸的贸易必然惠及台湾民众。这在大陆与香港和澳门的关系上已经表现得很清楚。如果经贸关系变得密切,也会影响台湾民众尤其是南部农业人口对中国大陆的看法。从长远来说,可以消减甚至遏制台独力量。


但是马英九的务实经济政策并不足以促使其放弃民主理想。实际上,如上面所讨论的,各种内外因素决定了马英九和国民党的生存和发展取决于其对民主的坚持。民主政治是台湾的底线,也是最有效的防线。


两岸政治制度差异仍很大


两岸之间的制度竞争一方面表明中国大陆还会继续面对压力,因为在两岸政治制度差异还很大的情况下,国家的统一就没有制度基础。即使大陆方面强调不同政治制度共存(如香港模式),但来自社会的压力很难让台湾未来领导层在这方面有所妥协。


但另一方面,制度的竞争也会促使两岸的关系走向良性互动。中国大陆本身也并非没有制度优势。在过去的30年里,大陆取得了高速的经济发展,并且建立了基本市场经济制度。


最近大陆人均国民所得已经达到2000美元,这是个了不起的成就。同时,在对外方面,中国大陆实行开放式区域经济合作。就是说,中国大陆开放的市场体系有助于包容台湾。


中国大陆的主要问题实际上是台湾几十年前所面临的问题,那就是如何随着经济的发展,推进****,最终促成国家政治的民主化。但即使是在这方面,大陆也具备了开放的思想。


去年中共十七大已经提出政治民主化的一个基本路径。无论是内部的发展和外部环境,中国正在面临着越来越大的******的压力。中国领导层所面临的问题已经不再是要不要民主的问题,而是如何民主化尤其是如何有序民主化的问题。台湾这方面实际上有很多正面和负面的经验可供大陆借鉴。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台海两岸的制度竞争既是两边各自进步的基础,也会是两岸走向良性互动,最终达到和解和整合的基础。


·作者是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研究所教授、研究主任 [郑永年] (2008-04-01)



《联合早报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