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8/


大个子咬了咬牙,从喉咙里蹦出了一个字:“杀。”声音虽然不大,可是现在除了蛙叫虫叫和猴子的呼噜声外,什么声音也没有,哥几个又都集中了精神等着大个子的命令,听得可是一清二楚的。秀才的两手迅速前移,左手按住了猴子的嘴巴,右手的匕首,几乎同时,轻轻划过了猴子的喉咙,一股子血泉从猴子的喉咙里喷射了出来,喷得秀才满脸都是,猴子的眼睛猛地睁开,死死地看着秀才,里面满是不可思议,以及对生命的眷恋,两只手拼命地挣扎着,似乎要抓住空中的某些东西一样,两条腿拼命地蹬着,三下五除二就把盖在他身上的被子给蹬掉了。半分钟后,那只猴子的双手,慢慢地垂了下来,两条腿也不再死命地蹬了,只有那眼睛,仍然睁得大大的,空洞洞地看着木屋上的干草。

再掩着猴子的嘴巴一分钟左右,确信这只猴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秀才这才松开了手,把匕首插回腰间,同时用右手擦了一下满脸的鲜血,妈的,瘦得跟个真正的猴子一样,身上的血还挺多的,溅得老子满脸都是。秀才狠狠地轻骂了几句后,看到了猴子那已经完全没有了神采的眼睛,哎,虽然是猴子,也是猴他妈生的,一条性命啊,秀才伸出了他那满是鲜血的右手,在猴子的眼睛上轻轻地抚摸了几下,把手移开的时候,猴子的眼睛已经掩上了,秀才把右手在干草上擦了几下,这才站了起来。

闷头和黑牛已经完成任务了,也刚刚站了起来。大个子放下了一直端着的冲锋枪,对着黑牛轻骂道:“妈的,黑牛,不就是一只猴子么,折腾出那么大的声音,你他妈的捅猴子那里了?”

黑牛轻轻一笑:“没办法了,我负责的这只猴子,睡的地方,一点儿光线也没有,比不上闷头和秀才,挑了一只好猴子了,我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根本就没有办法对准了往喉咙处捅,只好掩住了他的嘴巴,朝着他的胸口处,连着捅上十刀八刀的,这不,效果不错,猴子的胸口都被捅烂了。”

“妈的,你倒是捅得痛快,吓了我一跳,我刚才还以为猴子醒了过来,正与你打斗,正想着过去支援呢,一看,妈的,你捅得正高兴呢。好了,走吧,瞧你,就算我现在看不大清楚,猜也猜得出来,你现在一定满身满脸都是血,现在倒是无所谓的,等明天太阳一照,我看你混身贴巴巴的,非气死你不可。闷头,现在轮到你了,秀才带着闷头去高架屋那里,用SVD侍候那只猴子。”

“行,大个子,可是,SVD有声音,会不会被山顶上的人听到呢?”

“傻了吧你,山顶可是有三百多米高呢,直线距离离这里也有好几里地呢,再说了,这么早,山顶上的猴子,一定全部在堡垒里面睡得香呢,那地方一定是密不透风的,怎么可能听到声音呢,就算是隐隐约约听到枪声了,说不定还以为是枪走火了,也不大会放在心上。我本来也想过了,不用SVD,直接爬上去干掉猴子算了,可是,猴子醒着呢,爬高架屋的时候,一定会发出声音,一旦被上面的猴子听到了,搁在半空中,怎么对付呢,我宁愿被山顶上的猴子听到声音,也不愿意拿我的兄弟们去冒险。”

秀才笑了起来:“妈的,大个子,怎么这么啰嗦,不就是问了你一句,你倒好,回了这么多句,哥几个呆一起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心?问也是白问,不问,闲得慌,总得找点儿话题,消除一下刚才那可以让人窒息的气氛吧。”说完,轻轻地捶了大个子的胸膛一下,哈哈一笑,这才叫了一声闷头,朝着门外走去。闷头不愧是闷头,刚刚用匕首杀了一个猴子,没事人一样,轻轻地从背上解下那杆长长的SVD,拉了一下枪栓,从挎包里面小心翼翼地弄出一颗原装弹,象宝贝一样认真的装进枪膛里,一切都处理好了,这才一声不吭地跟在秀才的后面,朝着高架屋那里走去。

对于闷头的枪法,大个子相信得很,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跟去看一下战果。把枪背在背上,大个子对黑牛说道:“黑牛,在屋子里面搜一下,把猴子们的枪啊什么的,全部拆掉,零件等下子带走,一路扔到草丛里去,我倒是要看猴子们怎么找出来。把手雷和子弹,能背多少的背多少,其余的,等下找个水坑,全部扔进去。还有,再找一下,看有没有可以现吃的东西,大米之类的要煮的东西就不要了,我们没空去煮,带着麻烦。”

点了点头,两个人分头在屋子里面找了起来。一会儿,大个子听到了黑牛兴奋的声音:“大个子,快来看,这里有白萝卜。”大个子一听大喜,连忙凑了过去一看,果然,在屋子的一个角落里面,堆着一小堆的萝卜,大概有十几斤重,看放的地方,一点儿也不隐密,这些可不是什么宝贝,猴子们也不用藏着掖的,可是对于现在的大个子他们来说,这些东西比几十颗子弹还要重要呢。

再找了好一会儿,再也没有找到可以现吃的东西了,这让大个子很是失望,不过,还好,总算在另一个角落里面,找到了两桶清水,也省得等下要钻森林去找水了。他提了一桶放在一边,等着等下灌满水壶,另一桶,则提了过来,与黑牛一起,仔细地洗了一下白萝卜。那东西,估计猴子们也洗过,上面的泥不是很多,不过,毕竟是放在地上,总得洗一下吧,等秀才和闷头回来了,哥几个就可以带上,边吃边往山顶上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