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十章 帝都落日 第七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第二天龙行健听取了军部连夜制订的新方案,高鹏主持制定的方案首先在选点上不错。地图上标注为丙2区的区域是大约敌一个团的防区,东西宽3.5公里,纵深有5.5公里。如果占领这块地方,将会割裂敌147师与221师之间的联系,暴露敌人的侧翼。估计敌人不会轻易放弃这块地方。高鹏的设想是用两支装甲兵分队由丙2区的左右两翼攻入敌阵,在丙2区的北部合拢包围圈,配合正面进攻的步兵歼灭丙2区的敌人。具体计划是以两个加强的坦克营为两只钳子,以一个步兵团做正面的兜底。

选定第1装甲师第1装甲旅第1坦克营配属该旅二个机械化步兵连为穿插左支队,以龙师第11装甲旅第2坦克营配属该旅3个机步连为右支队。左支队指挥官为第1装甲旅旅长肖锋上校,右支队指挥官为11装甲旅旅长周峰上校。“哈,有意思,番号差不多,指挥官名字也差不多。嗯,我批准了。正面那个团是51摩步团?昨天我在他们团吃的午饭。”高鹏为取得这一小型歼灭战的胜利,精心布置了两翼牵制的具体事项和与航空兵的联系配合。进攻时间确定在4月3号上午10时。李勇上将恢复进攻的时间是4月5号。因为13军这次进攻具有一定的示范意义,李勇司令官在进攻发起前赶到了13军军部,得知龙行健去了摩步8师,司令官又赶到师部,留守的参谋说龙军长和韩师长都到51团了,李勇犹豫了,因为条例明确规定,集团军司令官不得在作战期间离开司令部。现在他已经违规了,万一高天明上将找不到他------但李勇还是在进攻前十分钟赶到了51团团部。

陆少军中校太紧张了,师长、军长、集总司令官齐集他这个团,万一头上掉下一个重磅炸弹------陆少军不敢想下去了。“不要管我们,我们不干涉你指挥。”龙行健站起来将自己的座位让给李司令,“还是你坐吧,你的腿不得劲。”李勇摁下龙行健,接过参谋递过的望远镜开始观察。

韩林涛师长是这场战斗的指挥官,他将协调两翼的装甲纵队和正面摩步团之间的配合问题。

“行健,家里发生的事我听高部长说了。他要我关照你的身体。高司令也来过电话。如果知道你在进攻团的团部,连我都要挨训了。只此一回,下不为例。以后老老实实给我呆你的军部去!”李勇认真地说。

“是,司令官。”龙行健站起来,被李勇拉住了,“行健,你的才气我们都知道了,你的身份自己却经常忘记。这场战争我们赢定了!严浩、王庸还有轩辕寂都是苟延残喘而已。保护好自己,懂吗?”

龙行健感激地说,“司令官,我记住了。”

韩林涛握着电话扭过头,“司令。军长,时间到了。”

李勇没吭气,龙行健点点头,韩林涛对着电话喊道,“开始。”

沉雷般的炮声滚过,不停不歇。望远镜里,敌阵完全笼罩在浓烟中。在他们这个方向看不见坦克的出击,但指挥员们都知道,两翼的坦克营已经在出击的路上了。

第11装甲旅第2坦克营的42辆海狼2甲型重型坦克分四队冲出了阵地,每连一队,旅长周峰和营长各乘一辆指挥坦克跟在后面。指挥坦克从外形上与其他坦克并无不同,但里面多设计了一个指挥官座位,配置了大功率电台,既可以和各连联系,也可以直接沟通后方指挥所。在坦克纵队之间,夹杂着数目基本相同的履带式装甲车,这种被设计者称为“雌鹿”的08式装甲运兵车可以装载10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加上驾驶员和副驾驶(班长),恰好是一个步兵班。“雌鹿”配有一门50mm速射火炮和三挺机枪,其中二挺7.62mm,一挺12.7mm高平两用。“雌鹿”既被坦克保护,也保护坦克。它的机枪射界比坦克的好,而且,“雌鹿”上有10个活动的步兵射击孔,可供坐在车里的步兵射击。有“雌鹿”的同行,很难有近距离的反坦克手对坦克构成威胁。每支坦克纵队里还有一辆履带式重型推土机。这是为反坦克壕准备的。推土机临时做了改造,驾驶楼加装了防护钢板。

坦克轰鸣着将敌人的铁丝网压在履带下,冲入了敌阵。每连最前排是一辆加装了反雷器的坦克,反雷器是类似压路机的重达数吨的铁滚,由它来引爆前进道路上的地雷。前二日的战斗,被反坦克地雷炸毁的坦克并不多,损毁的坦克主要是被近距离的颇有敢死队作风的反坦克手用反坦克火箭打击坦克尾部装甲击毁的。装1师及时将战斗经验通报了未参加战斗的龙师,两个装甲师共同研究了这个新型编队,很快发挥了它的威力,周峰从瞭望孔看见,至少有4个挺身冲出来的反坦克手被“雌鹿”装甲车密集的弹雨射倒。12.7mm重机枪打击步兵的情景太过恐怖,一个勇敢的帝国军反坦克手刚站起身就被大口径高平两用机枪打中了,那个勇敢的坦克手的腰部就像被一把锋利的镰刀镰过,身体断成两截------

周峰指挥坦克营越过了第一道反坦克壕。敌人如果用上水泥,会麻烦些,但土石结构的壕沟很容易即被推土机推成一个缓坡,越野能力很强的海狼2甲吼叫着冲上了缓坡------壕沟挡不住坦克纵队。周峰现在一切满意。他一面发布着简单明了的命令,一面计算着时间。第2坦克营是自己的老部队,指挥起来得心应手。那三个机械化连,也是周峰从11旅挑了最好的一个机步营里选出的。穿插路线大约12公里,在与装1师首次的共同配合作战中,赫赫大名的龙师无论如何不能输给别人,即使是靖难军的第一个装甲师。虽然同在一个军也有竞争,军人无第二,只有第一!在突破最初的阻挡后,周峰只损失了一辆坦克和二辆“雌鹿”。坦克只是被打坏了履带,正常情况下会被随后攻上来的摩步团接应,换条履带就可以恢复战斗力。

“5连加快速度,消灭你右面的火力点,很好------7连注意跟8连保持距离,6连加快------”周峰不断发布着命令,他看到那个地标,“801,801,我是乙路军,到达2号地区------”话音未落,坦克左前方腾起一股烟尘,“炮击!请求压制敌人远程炮兵!各连加快速度!”周峰痛苦地看见一辆“雌鹿”挨上一发炮弹,装甲车立即起火燃烧起来,两个靠近车门的士兵身上带着火跳下车,很快就被敌人的步兵火力打倒了。根本无法援救!

两翼的坦克纵队出发后,51摩步团的正面进攻区域仍处于炮火的激烈覆盖中。各个标定标尺的炮群按照自己的分工将一群群的炮弹砸了过去。3营11连1排1班的士兵们在班长穆小秋的带领下都将脑袋伸出了战壕,看着前方如火雷翻滚的敌人阵地,不断有枪支、碎物或者敌人的断肢残臂飞到空中。韩栋压下激动中带着三份恐惧的心情,对身边的马林说,“真带劲。再这么打上俩钟头,我们去打扫战场就行了。”马林没有韩栋那样激动,“上次也这样!我们一上,敌人的火力点就复活了。真他妈的。”马林吐出飞进口中的尘土,“呸!准备好,把刺刀上上,不要俘虏,我们没精力管他们。”

班长的声音在炮火中很弱,韩栋看着穆小秋第一个冲上战壕,他喊了一声,跟着周围的战友踩着早已挖出的踏脚窝翻上了战壕,马林拎着“洛阳”式轻机枪也翻上来了,不远处(50米)的铁丝网已经被炮火撕成了碎片,炮火已经延伸了。“弟兄们,立功的时候到了,上啊!”排长的声音现在很亮,韩栋看见班长胸前的07式自动步枪喷吐火舌,他也不管不顾地对准前面的开阔地射出自己的第一排子弹,跟着班长向前冲去。越过铁丝网------跳入敌人的第一道战壕,里面躺着两具尸体,韩栋扫了眼身边的马林,马林的轻机枪“嘎嘎嘎”爆响,将战壕拐弯处冲出的两名敌军扫到,一枚手榴弹在战壕里距韩栋不远处爆炸,马林右边的一个战友软软倒下。现在顾不上管,后面有跟上来的医护兵。韩栋只跟着班长,拐过战壕,顺着壕沟杀过去。

穆小秋一梭子子弹射在一个突然转出的大个子敌兵胸口,敌兵立即仰面倒下,手里的自动步枪仍未松开,朝天射出最后的几发子弹,然后哑火了,就像主人一样。穆小秋正在换弹夹,两个敌人出现在眼前,“完了!”绝望的念头闪过穆小秋的脑海,但随即看见两个敌兵在弹雨中抽搐,回身见韩栋的自动步枪仍在射击,“我欠你一次!”穆小秋说。他的弹夹已经换上,带领全班活着的战士继续向前攻去。

韩栋已经数不清自己干掉了几个帝国军。他也没有想过这些帝国军几个月前都是他的战友。完全融入战场厮杀的士兵就是一台杀人机器,脑子里除了下意识的闪避就剩下了杀戮。部队(韩栋所在的排)终于被挡住了前进的脚步,一个位置很低的水泥地堡基本完好地在炮火中生存了下来,几排矩形枪眼喷射着火舌。士兵们投掷过去一排排手雷,在地堡口腾起一股股烟雾,但没有影响到敌人的射击。排长喘着气,“机枪,机枪他妈的都集中压制!火焰兵过来!”一个背着消防桶形状的戴着一顶大号钢盔的士兵弯腰跑到排长跟前,“我们掩护你。你到那个位置,看见了?烧死狗东西们!”火焰兵点点头,表示明白了。马林将机枪架好,对准地堡的枪眼开始压制性射击。几挺轻机枪都在干着同一件事。韩栋知道马林的枪打的好,现在他不看马林,而是看着那个喷火兵笨拙地向指定的位置爬去,现在地堡的射击减弱了,是马林他们的压制起到了作用。排长想起战前新发的烟雾弹,“投烟雾弹啊。”几枚烟雾弹在地堡前腾起各色烟雾,橘黄、粉红和浓黄------像祭春节燃放的焰火------韩栋看着一团烈火冲向地堡,从一个矩形射击孔里钻了进去。排长大喊,“跟我上啊!”韩栋爬起来,跟着大家冲上去------

“可以,这个办法可以推广。”李勇满意地离开炮队镜,对身边在另一个炮队镜上观察的龙行健说。

中午12点半,在发起进攻2个半钟头后,左右装甲穿插分队已经会师。1点10分,正面进攻的51摩步团已经占领敌147师440团团部。胜利基本上没有了悬念。

“坦克的损伤有点大。特别是‘雌鹿’”龙行健也离开炮队镜。

“单纯算这仗是有点亏。但你有后招。综合下来就盈利了。不用说了,我同意。”李勇知道龙行健必然在51团新占领的阵地两侧发展进攻。

“按照既定的方案办。”龙行健对韩师长说,“51团要牢牢钉在这块阵地上。不准后退一步!”在这个方案之后,龙行健有一个预备方案,是建立在对丙2区进攻顺利前提上的。

4月3号,沉寂了两天的第6集团军平静的阵地被13装甲军率先打破。团级进攻很快变成了师级规模的进攻,最后几个师都卷进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