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刊:“第三代圣战者”成全球反恐大敌

mqwusy 收藏 0 27
导读:“恐怖分子007”意外落网   2005年10月,伦敦西部一个绿树成荫的住宅区,英国警察撞开尤尼斯·楚利的家门,当时只是怀疑这名22岁的大学生、摩洛哥外交官的儿子与策划在波黑制造爆炸事件的人互通电邮。直到开始检查楚利的电脑硬盘,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碰巧抓获了世界上最有名、也最匪夷所思的网络圣战者。   他们发现,楚利的网名是“恐怖分子007”,这是国际反恐官员再熟悉不过的名字。2004年以来,这个没有丝毫激进活动前科的年轻人,逐渐在圣战聊天室里成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宣传者。最初是网上的伊

“恐怖分子007”意外落网

2005年10月,伦敦西部一个绿树成荫的住宅区,英国警察撞开尤尼斯·楚利的家门,当时只是怀疑这名22岁的大学生、摩洛哥外交官的儿子与策划在波黑制造爆炸事件的人互通电邮。直到开始检查楚利的电脑硬盘,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碰巧抓获了世界上最有名、也最匪夷所思的网络圣战者。

他们发现,楚利的网名是“恐怖分子007”,这是国际反恐官员再熟悉不过的名字。2004年以来,这个没有丝毫激进活动前科的年轻人,逐渐在圣战聊天室里成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宣传者。最初是网上的伊拉克战争画面使他变得激进。他创建或非法闯入了几十个网站,目的是上传伊拉克境内斩首和自杀性爆炸的视频,并转贴炸弹制作手册的链接。他在伦敦足不出户,最终成为在线恐怖网络的重要组织者,引导其他人进入圣战网址学习杀人手段。

楚利从电脑迷到激进的圣战者的历程,充分体现了当今恐怖分子网络的演变轨迹。9·11事件以来,西方面对的威胁发生了巨大变化。如今的敌人不是贫穷、愚昧或宗教洗脑的产物。我们最应当害怕的人没有在恐怖分子营地接受过训练,他们不听命于本·拉丹。他们甚至往往不遵守激进的***教最严格的教义。新一代恐怖分子都是向往从事恐怖活动的本地人———自成一体,没有领导班子,通过互联网实现全球联通。他们都是年轻人,寻求惊险刺激和生活的意义与归宿感。

没有领导的“圣战”更可怕

如今的新一代恐怖分子构成了在全球圣战思想煽动下投入战斗的第三批激进分子。

第一批加入“基地”组织的,是20世纪80年代来到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与苏联人作战的阿拉伯人。他们大多受过良好教育,有着纯正的中产阶级背景。他们都是成年人,拿起武器时通常在30岁左右。他们当中活下来的人至今仍是“基地”领导班子的骨干,充其量只有几十人,躲藏在巴基斯坦西北边境。

紧随其后的第二批几乎都是前往西方留学的中东侨民精英。与家人、朋友和文化的分离使许多人思念家乡,感觉受排斥,心中渐渐滋生激进思想。正是这一代年轻人在20世纪90年代来到阿富汗的“基地”组织训练营。他们如今最多还剩下大约100人,藏身于巴基斯坦西北部。

新一批也就是第三批与前辈有所不同。他们大多是准恐怖分子,对攻打伊拉克的行为感到愤怒,于是加入圣战与他们赞为英雄的人为伍。他们形成流动的非正式网络,自行筹资,自行训练。他们没有看得见的总部或藏身之所,但宽松的互联网虚拟环境使他们显得团结一致、坚决果断。他们的结构是松散的,进行的是一场没有领导的圣战。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可怕之处在于,通常有远隔千山万水从未谋面的恐怖分子自称与他们同仇敌忾。他们的暴力行动和计划都是在本地完成的,但从网上得到其他人的建议。新一代恐怖分子与已经暴露身份的恐怖分子没有联系,因此在传统的情报搜集工作中比较难以发现。

他们的行为要从其感受而不是想法来解释。***激进分子最经常提及的是他们在精神上感到愤怒。2003年以前,这种感受的最重要根源是20世纪80年代阿富汗的穆斯林遭杀戮。20世纪90年代是波黑、车臣和克什米尔的纷争。2003年以来,根源完全在于伊拉克战争。

第一批和第二批恐怖分子的大多数骨干都已被打死或抓获。他们鼓动起来的社会运动延续下来靠的是不断有新成员加入。但只要它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一减弱,这场运动就会瓦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