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集团操纵“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内幕

达赖集团操纵“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内幕

2008年04月01日 23:46新华网

拉萨“3·14”打砸抢烧暴力事件发生后,一切有良知的人们不禁要问:在西藏社会秩序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的大好形势下,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暴力犯罪,究竟是谁在煽动这一暴力事件?


连日来,经过公安等部门的初步查证,已经有充分的证据证明,“3·14”事件不是孤立的、偶然的,而是与达赖集团策划组织指挥的所谓“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密不可分,是所谓“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铁一般的事实表明,“3·14”事件是达赖集团及其“藏独”势力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和煽动的。无论他们怎样伪装,都改变不了这不争的事实。


“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的“出笼”


近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平稳快速发展,人民群众生活水平不断提高,13亿中国人以自己的实践创造了世界为之瞩目的“中国奇迹”。


200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也是北京奥运会举办之年,这一国际性体育盛会的举办,更是使全世界的目光投向中国。


此时,流亡海外40多年的达赖集团也将“更为关切”的目光投向这里,他们认为这是一次机会,这是“一次最后的机会”,决定在境内外发起“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图谋“通过唤醒、协调西藏境内的行动给中国制造危机”。


——2007年5月,达赖集团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第五届国际声援西藏组织大会”,达赖“流亡政府”首席噶伦桑东出席会议,会议通过《战略计划》,决定启动抵制“奥运会运动”计划。


——而后,在美国的“藏独”组织提出了“西藏人民大起义”构想。达赖集团高层一起进行研究,达成一致意见,认为2008年是实现“西藏独立”的最后一次机会,决定利用奥运会前的“有利时机”,在境内藏区全力动员组织闹事。


——2007年年末,为落实“西藏人民大起义”构想,研究具体措施,“西藏青年大会”“西藏妇女协会”“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等“藏独”组织在印度召开会议,提出了“允许达赖喇嘛返回西藏、中国人退出西藏、释放所有政治犯”等多项诉求,并妄称如果中国政府不能满足其提出的要求,就将在境内外发起“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为此,要建立流亡藏人和境内藏人的联系网络,在境内组织协调一致的对抗活动。


——2008年1月4日、1月25日,7个“藏独”组织在印度新德里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倡议书》,并在100多个网站上传播,他们竟不顾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这一事实,称“西藏和中国是两个不同的国家”“继承西藏独立自主的地位是西藏民族的神圣历史职责”,称“二十世纪中国共产党向西藏发动了侵略活动”,提出“尽快邀请达赖喇嘛返回西藏”“共产党撤出西藏”“未解决西藏问题前,没有资格举办奥运会”等所谓“建议”,并称“西藏独特的宗教和语言、习俗等文化正处于完全灭绝的严峻时刻”,称“将从2008年3月10日开始,举行不间断的大规模的‘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妄图使这一运动成为“西藏自由斗争史上的伟大转折点”。


为实施“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藏青会”等组织举办了两期培训班,由“西藏人民议会”副议长嘉日多玛、“藏青会”主席次旺仁增等授课,宣讲“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的宗旨和目的,传授实施暴力恐怖活动的具体方法。


2008年2月3日至10日,达赖借在印度“哲蚌寺”讲经、主持开光仪式、举行“大威德灌顶法会”等宗教活动之机,煽动“虽然西藏人民正处于中共的统治之下,但是内心却向着另一方。”


达赖集团还拟订了行动计划:组织自3月10日开始的从境外到西藏的“和平挺进西藏行动”;开展包括西藏藏人在内的全球大起义,要求“全世界的藏人在3月10日请假一天,走上街头抗议游行”;开展“自由火炬接力”“全球火炬接力”和“全球行动日”等活动;组织冲击中国驻外使领馆;发起绝食和大规模抗议活动。


公安部新闻发言人指出,达赖集团抛出所谓的“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目的就在于破坏我安定团结的社会形势,利用奥运会向我国政府施压,以达到其政治目的。


“‘起义’这个词的本义就是以武装暴力的形式,推翻现政权。”公安部新闻发言人指出,“试问,有哪个国家,可以允许这样挑衅中央政府的‘起义’?有哪个政府,可以容忍这样肆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


达赖和“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脱不了干系


3月10日起,在达赖集团的精心组织和“导演”下,“藏独”分子在境内外实施了一系列行动。


在境外——


3月10日,达赖在照例举行的纪念“西藏抗暴起义49周年”活动上称中国政府“过去几年对境内藏人的镇压更是变本加厉”“造成人权横遭践踏,宗教信仰自由被限制”。


同一天,“藏青会”等组织举行了“和平挺进西藏行动”启程仪式,从印度达兰萨拉出发向西藏行进,后被印度警方阻止。


3月10日拉萨暴力事件发生至今,我国18个驻外使领馆遭到“藏独”和国际“援藏”组织人员暴力冲击。


3月15日、3月20日,“藏青会”等又继续组织两次“和平挺进西藏行动”。


在境内——


3月10日下午,拉萨哲蚌寺约300名僧人无视国家有关法律及寺庙有关管理规定,企图进入拉萨市区制造事端;此后几天,拉萨又有部分不法僧人多次企图上街滋事;3月14日,一些不法分子在拉萨制造了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活动。


从3月10日至25日,西藏、四川、青海、甘肃四个藏区发生打砸抢烧事件150起,闹事过程中,许多公安民警、武警官兵和人民群众伤亡,数千间房屋被烧毁。


“今年3月份以来在境内外出现的一系列‘藏独’事件,都是按照‘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的‘路线图’有组织、有计划进行的。”公安部新闻发言人说。


事实证明,达赖集团是“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的直接组织者、策划者、指挥者:


——“自由西藏学生运动”负责人在培训班上鼓动学员说,达赖喇嘛是“大起义”的精神领袖、激励力量,引导着这次行动。


——“3·14”拉萨事件发生当天,达赖即发表声明称:“这些抗议是西藏人民对当前统治方式的刻骨仇恨情绪的发泄。”


——3月16日,达赖在记者招待会上称:“拉萨抗议是中国多年来在西藏有意或无意推行文化清洗政策的必然结果”“尽管中国动用军队镇压此次行动,但拉萨及其他地方的藏人也将决意抗争到底。”


——3月下旬,达赖召集“藏青会”“藏妇会”“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等组织负责人开会,研究如何应对藏区形势。


事实证明,达赖集团和拉萨暴力“3·14”打砸抢烧暴力犯罪事件直接相关:


——拉萨事件爆发后,“流亡政府”首席噶伦桑东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如何指挥藏人将此次“革命成果”进一步扩大,要求予以全力支持。会议对“流亡政府”“安全部”“宗教与文化部”“外交与新闻部”“财政部”等各部门的工作进行了部署。


——为进一步加强对“大起义行动”的指挥和协调,达赖集团3月中旬成立了7人组成的“西藏团结委员会”,由“西藏人民议会”议长噶玛群培担任主席,该委员会宣称代表“西藏中央政府”和达赖喇嘛,将直接领导各地流亡藏人及非政府组织在全球范围内统一开展活动。


——3月22日,“西藏流亡政府”就“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发表致境内外全体藏人的声明,坚称“这次发生在西藏的和平起义非常伟大、光荣,且具有历史意义,充分显示了西藏民族的精神与勇气”“为了我们藏人应得的幸福,要按照我们伟大的政教领袖达赖喇嘛作出的指示行事”。


根据有关部门提供的资料,为组织“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达赖集团“安全部”准备了专项经费,用于在境内藏区开展活动。


3月11日,达赖集团“安全部”召开小范围庆功会,向“3·10”事件的组织策划者颁发了奖金,有“官员”称,“‘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才刚刚开始,下一步将陆续开展各种活动。”


3月14日,“流亡政府”召开各部门会议,责令“安全部”继续在藏区挑起事端。


3月17日,达赖集团成立“紧急营救西藏特别高层委员会”,由“安全部”噶伦负责。主要任务是将参与西藏闹事的骨干转移到达兰萨拉;将公开闹事活动转为暗中的“宗教”活动,继续和中共对抗。


“这一切,正是‘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安排的所谓‘暴动日’计划,也完全符合‘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的既定计划安排。”公安部新闻发言人说,铁的事实充分证明,达赖所称“不参与、不支持暴力活动、分裂活动”的言论,不过是企图迷惑世人的谎言。


“3·14”事件是“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重要组成部分


境外达赖集团传送的《“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倡议书》、达赖2008年“3·10”讲话复制件、达赖集团从事民族分裂活动现场照片、与达赖集团“流亡政府”“安全部”联系的电脑设备……


这是在受达赖集团派遣、煽动组织策划“3·14”打砸抢烧暴力事件的一名骨干分子的住宅中,依法搜查到的一件件铁证。


3月15日,这名骨干分子因涉嫌接受达赖集团指令,从事民族分裂活动,参与拉萨“3·14”严重打砸抢烧事件,被依法刑事拘留。


证据表明,自2006年11月,这名骨干分子与达赖集团“流亡政府”“安全部”某官员建立联系,并在其授意、指使下积极从事民族分裂活动:


——在境内建立地下情报网络。这名骨干分子与该官员建立联系后,根据其授意,先后在西藏物色了12名关系人,建立了严密的地下情报网络。为确保信息传递安全、保密,他们在彼此联系时使用化名,在联系过程中使用暗语:如将“达赖”改称“叔叔”,“雪山狮子旗”改称为“裙子”,“闯关入境的境外僧人”改称为“客人”等。


——从事情报搜集活动。2007年3月至2008年3月,这名骨干分子以电话或电子邮件方式,先后与该官员联系36次,对方向其通报达赖集团境外活动情况,下达搜集情况的指令。这名骨干分子按照指令,使用化名和暗语,先后与其12名关系人联系200余次,搜集所谓“境内僧人抵制揭批达赖”“西藏猎杀动物”“西藏生态环境被破坏”等情况,通过互联网发向境外,并接收境外有关达赖喇嘛的活动动态,制成光盘,在西藏拉萨等地散播。


——从事民族分裂宣传活动。2007年,达赖集团组织所谓“和平挺进西藏”活动时,在达赖集团“安全部”的指使下,该骨干分子与其关系人共同向达赖集团写了声援信,交给这名官员。达赖集团对我国《宗教事务管理条例》的攻击文章由该官员交给这名骨干,复印后在拉萨三大寺散发。2007年10月,达赖集团再次派人送给这名骨干分子有关达赖在美国获奖信息的光盘,该骨干复制后交给关系人在社会上散发。


拉萨“3·14”事件前后,双方联系更加密切频繁。期间,达赖集团“安全部”某官员向该骨干分子发送《“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倡议书》等,这名骨干分子将上述宣传品复制,在拉萨散发。拉萨发生打砸抢烧事件后,这名骨干又指挥其情报网络多方活动,搜集相关情况报告给达赖集团。


这名直接参与组织策划实施“3·14”事件的犯罪嫌疑人对与达赖集团这名官员建立联系,并在其授意、指使下从事民族分裂活动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我国公安机关抓获了一批与境外达赖集团有联系、参与组织策划实施“3·14”事件的犯罪嫌疑人,初步查明了达赖集团“安全部”重要官员在境内的活动网络。


铁证面前,长期从事分裂活动、煽动和鼓动“3·14”事件的阿旺朗吉松口承认秘密从事分裂活动20余年——1989年,时为哲蚌寺僧人的阿旺朗吉因参与拉萨骚乱被依法惩处。“3·14”事件前后,阿旺朗吉和暴徒“来往”异常频繁。面对其他暴徒分子的指证,他终于承认:“我在拉萨堆龙德庆县开了5家杂货店,店里聘请的布勇、索巴等6名服务员都是刑满释放人员,主要就是从事分裂活动。”


公安机关侦查发现,互联网已经成为达赖集团发布指令的重要渠道。《“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倡议书》、行动计划和部署相当一部分是通过网络进行的。


此外,达赖集团与境内“藏独”分子勾结还出现了新的渠道:首先利用通讯工具和网络进行简单的联系,约定时间收听“美国之音”藏语频道,利用一些暗语传达境外的指示、通报境内的相关动态等。


达赖集团为了扩大暴力事件的影响,专门派出骨干分子潜入境内,散布谣言,用钱收买不明真相的人,上街进行打砸抢烧。来自林芝地区的卓玛后悔地说:“15日下午我们近50人在雪新村抢砸了好几家商铺,我还赚了好几百元。16日下午,我们60余人又在雪新村岔路聚集,一个不认识的人就告诉我们行动的路线,可是我们刚打了几个人,就被抓了。”


拉萨事件发生后,境外分裂势力频繁给四川甘孜藏区联系人打电话煽动“把事件搞大”。证据表明,境内外分裂分子近期不断向甘孜地区散发、传播反动书籍、光碟和画像,散布谣言,煽动性极强,不断派遣和指令境内外人员组织串联,策划和鼓动在甘孜实施分裂破坏行动。2月中下旬以来,成都海关查获大量从印度寄往甘孜各寺庙、村庄等地的“藏独”宣传品。最近,“藏青会”还发布了在甘孜境内长期开展“游击斗争”的指令。


种种事实,揭示了暴力事件的组织性:


“3·14”拉萨暴力事件发生时,凡是门口悬挂哈达的商铺都“幸免于难”,而其他一些在门口做了“大起义”英文缩写“T·G·C”标记的店铺则被洗劫一空,甚至付之一炬,“以纯服装店”5个花季少女更是葬身火海。暴徒们“声东击西”、“多点出击”,在更大范围内打砸抢烧,进行破坏。


3月14日和15日,甘肃省夏河县发生了游行打砸等事件,据现场照片显示,几乎游行人群中都有几个核心人员,而这些核心人员都有一个鲜明的外在标识:或者头缠黑带,或者手持黑带,其中胳膊缠着黑带的不是举手喊口号,就是手持“雪山狮子旗”,有的手持棍子。


…… ……


就连海外媒体都看出了“端倪”:


——英国《卫报》的一篇文章称,奥运年给了“西藏民族主义者”加紧行动的机会……从最初发生的示威活动的时机、协调性以及大胆程度来看,显然要比1989年那次行动更有计划。迄今为止,达赖喇嘛没有做出任何旨在阻止示威活动的努力。


——《俄罗斯商业咨询日报》在一篇文章中说,拉萨发生的事件令一些观察家大感震惊。专家倾向于认为,这是外部精心策划的一起挑拨中国的行动,其主要目的是破坏共产党政权与西藏人之间的有效对话,制造更多的仇恨和冤屈,让尽可能多的人谴责中国政府的行为。


…… ……


这一系列事实充分说明,发生在拉萨等地的打、砸、抢、烧事件,就是达赖集团组织的“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的一部分,就是达赖集团及其“藏独”势力一手操纵的。


公安部新闻发言人说:“希望世人对达赖集团及‘藏独’势力组织的各类活动保持高度关注。谎言掩盖不了真相,事实终将进一步揭穿达赖集团阴谋分裂国家的真面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