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5章.龙游九州 257.海上夜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当然山本可不是笨蛋,南华共和国的破浪舰早在5年前就亮过相,对于这种高速的超轻型驱逐舰山本给他下的定义是一种可以高速运动的的鱼雷艇和炮艇结合体。

早在南华共和国立国之初的帝力海战中,南华共和国就是借助高速鱼雷艇消灭了英国人的舰队。

所以山本还是很有所防范,最典型的就是一入夜间山本就对联合舰队进行了灯火管制。

由于有了灯火管制葛青也难以在高空搜寻倭人了,正月初一的夜晚天空没有月亮,海面上黑忽忽的什么也看不见,山本的联合舰队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默默地向西沙群岛开去。

而此时白鲨号驱逐舰上杨海和林默正对着地图研究,根据葛青的侦察显然倭人是在向西沙群岛方向前进,而杨海率领的驱逐舰队并不敢在白天出发,因为葛青侦察到倭人实际上很小心,整个白天都有17式侦察机不间断地在海防方向巡逻,只是不敢进入南华共和国的地面防空网。

晚上12点以36节的高速追击了将近6个小时了,雷达依旧没有发现倭人舰队。

由于天气不是很好,而且农历的月初潮汐变化巨大加上南华共和国本身军舰马力全开噪音巨大,这都影响到了声纳和雷达设备的侦察效果。

“倭人有鬼丸号重型战列舰,假定以18节速度巡航的话我们现在应该已经追上了!”林默现在感情有些复杂,这一天他经历了很多事情,当然他不但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而且巧妙地用夜叉号消耗掉倭人数十架飞机,而且夜叉号搁浅的地方是泥泞的岛滩,也许退潮之后还能将漏水的地方堵起来将之后等待涨潮将夜叉号拉回去。

当然这只是一种一厢情愿的想法,且不说有没有可能做到,就是有可能做到其消耗的时间的财富还不如制造一艘新的巡洋舰。

杨海正在思考,他的表情很凝重,春节放假那是必定的,毕竟国内没有给出任何倭人可能开战的情报,国家也没有进入战争状态或者戒备状态。当然照理说邻近海军强国海军频繁调度的形势,南华共和国应该至少进入三级战备,可是海防基地甚至连设施都没有完成,连夜叉号都在等待自己的船坞,雷达塔也在建设中,简单的说海防没有进入正轨,南华没有战争觉悟。

可就算是这样杨海依旧有脱不开的责任,他今天是报着死志而来的,若今天晚上不能留下倭人至少1艘有宣传价值的军舰的话那么他已经准备好杀身成仁了。

“让轰炸机中队带着耀光弹出来给老子找,把舰队洒出去!发现敌人可以使用无线电!”杨海下了疯狂的命令。

杨海的命令直接导致另外又有两架轰炸机变成了侦察机。

驱逐舰队从出发开始就一直保持无线电静默,当然在白鲨号上有定向的发射天线可以向海防发送消息不被发现,而吨位有限的破浪却没有。

“杨司令,这样我们可能很难达到突袭的效果啊!”林默在夜叉号被放弃后就来到了杨海这里客串参谋,而原来的参谋长而默认了林默的地位,毕竟杨海和林默是老搭档了。

不管了先找到鬼子再说。

在倭人联合舰队这一边,山本今天总感觉有些不对,要说既然敌人已经算定了帝国一定要消灭夜叉号,那种搁浅战术在群岛之中应该更好用啊,但为什么又出来了呢?

当然军舰在宽阔的海域容易躲避飞机的轰炸这是谁都知道的常识,这算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山本甩了甩脑袋,拿下军帽用右手在感觉燥热的头顶闹了几下,又抓了爪眼角,他发现自己居然出汗了,因为头发被粘在了皮肤上才觉得很痒。

为什么出汗呢?

山本有很多事情要考虑,其中他最担心的就是南华共和国会不会因为海防对帝国宣战。,当然这从根本上就是赌博,而且是毫无理由的赌博

山本知道如果不进攻海防那么南华支持支那抵抗帝国的大东亚事业是肯定的事情,一旦帝国在支那事变上消耗太长的时间和力量的话,南华就有可能逐渐取得一定的优势。

所以山本的意思是既然不能避免南华对支那的介入不如就先打掉他介入的手段,从桂越线的破坏程度来说无论如何支那在3个月到半年内无法得到南华的武器支援。

况且就算帝国在支那战事不利,大不了不和支那打了专心对付南华,支那没有海军对于帝国来说这只是单方面的进攻。

也就是说实际上就算打不下支那而和南华共和国开展也基本和直接与南华共和国进行战争没有太大区别,从一开始帝国认识就很清醒,南华才是对手。

而山本知道他的行动无疑是提前激化了南华和帝国必然产生的矛盾,如果南华共和国向帝国宣战那么国内将又更大的舰队群被派驻到那霸和高雄,以便可以在南中国海和海峡东面两个方向对南华可能的攻击形成支援。

但是无论如何这都必然导致帝国不能将注意力完全倾注到支那作战中。

山本是海军大臣,天皇为了表示对军队的重视将海军司令和陆军司令提升到了宰相等同于首相的地位,所以经常作为国家战略智囊的山本的眼光并不是那些不断在华北造事,想通过战功升迁的低级佐官所能比,他看的更多是全局。

山本十分明白,对付领土广袤,兵员近乎无限的支那就是要用鲸吞的手段在短时间内决定占局,否则战越打帝国将会陷入泥潭。

所以山本对陆军的行动还是很满意,已经有两个军团开始攻击北平了,同时另外两个军正在胶州湾登陆,算起来已经有12个师团的兵力了,而现在抵抗的只有支那人驻扎在北平29军的部分官兵,那显然根本无法阻止帝国强大的武力。

而此时支那南京方面还以为这是一次可以妥协的局部冲突,还在幻想“和平”。

山本的想法无疑是正确的,但正确的思考很多时候代表的未必是胜利,因为他在开始的时候就忽略了一个问题,任何人都不会相信南华海防派遣舰队会在刚刚遭受袭击之后用少量不到1000吨的驱逐舰去追击至少拥有7艘航母的庞大舰队。

在联合舰队的上空,山本感觉到似乎有大雨将要形成,隆隆的声音仿佛是闷雷,下午的时候云层就十分密集,难道天气预有误?

“混蛋!谁发射的耀光弹?”山本突然被空中明亮山闪光所吸引,之后立刻反映过来。

各军舰也都传来了嘈杂声,但是并没有谁违反灯火和无线电管制的禁令。

也正因为这样山本整整用了一个小时都没有查出来是哪个混蛋发射的耀光弹。

查不出来那就意味着很可能是南华发射的,因为耀光弹这个东西要发射在军舰上必定会有其他船员知道,而且周围的军舰也能清楚地知道是哪艘军舰发射的,但是问了这么长时间没有结果那就必定不是自己人了。

难道刚才的闷雷声是南华的侦察机?

那么他们想干什么呢?

“报告!”

山本在思考没有回答,只是挥手适宜说下去。

“司令官阁下,接收到大量无线电信号!”

山本猛然抬起头看着这个佐官,大部分的军官都去休息了,山本也并不需要值班,只是人年纪大了睡觉的时间总是不长,这几天他每天睡5-6小时就够了,特别是在担心南华态度的时候山本更无心睡眠。

“信号来自海防。”

在山本的注视中那个佐官赶紧将自己得到的情报立刻说完。

飞机侦察,侦察之后是频繁的信号联系,这已经说明了问题。

“命令部队反潜防御阵形!”山本突然想到了南华可能有潜艇在附近行动,至于那些不到1000吨的驱逐舰本来就不确定还剩几艘,就算有那东西能跑到200多海里外的地方来和联合舰队叫劲?

山本并不知道这个命令恰恰帮助南华找到了联合舰队,原本南华的小型驱逐舰在得知倭人联合舰队的位置之后就立刻集中并开始搜寻,不过很可惜的倭人在进行灯火管制,在没有一点月光天空有布满云层的夜晚简直伸手不见五指,甚至连直接撞上都有可能,但是山本的警戒命令一下自让倭人打开的探照灯。

探照灯这个东西是找敌人的好东西,却也有一种东西叫灯塔,说的就是倭人高高了望塔上开着探照灯的情形。

“轰炸机起飞了吗?”杨海有些紧张,除了一艘破浪远远地在翻滚的潮汐波涛中跟随倭人联合舰队外杨海带着舰队主力在更远的地方跟随。

“起飞了,20架H1轰炸机,够小鬼子喝一葫的!”林默微笑着。

杨海却知道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林默这种轻松的姿态是做给老战友看的,毕竟杨海要为海防被偷袭负一定责任的。

倭人通过并不成熟的雷达和声纳已经发现了自己被人追踪,但是山本这个时候却不敢有什么动作,现在是夜间,他认为那是潜艇,想要在夜间反潜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杨海并不知道因为编队减速的关系被自己被误认为是追踪的潜艇,而山本也不是没有想过南华共和国会派出驱逐舰的可能,但那无疑是疯狂的。

以联合舰队现在的环形防御体系南华共和国想要攻击到里面的主力舰几乎没有可能,但是山本听到天空中轰鸣声的时候他的精神几乎崩溃的。

随着两个H1重型轰炸机中队到达预定位置,杨海命令驱逐舰队加速了,山本立刻作出了灯火管制的命令,现在让零式起飞那简直是找死,对方知道在布满油料和弹药的航母甲板上丢上哪怕是一枚炸弹就意味着天照大神的召唤。

可是很多时候并不是灯火管制就有用的,葛青这个时候已经重新坐到了H-1中,他的座机现在正在被重新改装成轰炸机,利用队长的特权葛青成功地获得了新的座机。

当然这说起来可能觉得葛青霸道,可是如此重要的任务头怎么能不在呢?

葛青见无法实施轰炸,就命令各小队迅速拉升,他必须让自己的轰炸机飞到安全高度才能下达投掷耀光弹的命令。

杨海也是军中老手,光听声音就知道轰炸机编队在拉升。

“舰队全速突击,进入战斗状态,各舰5000米鱼类攻击!”

杨海的命令对于南华的水手来说只是他们千万次操作的一次而已,只不过这次面对着就在面前的仇人,破浪能够到达最高50节的速度,800吨的军舰在最高速的时候吃水甚至只有半米。

山本知道如今已经不然善了,他也明白这就是南华的姿态,他原来梦想中南华会因为帝国海军的压力不敢宣战的想法如今已经被这次反击打得粉碎。

不管今天晚上这次战斗的结局如何倭人将因为自己的行为面对整个华人世界的愤怒。

在耀光弹中我人舰队的航母也不得已打开信号灯,当然这种灯光是向四面的空中别想看见这只是为了防止舰队因为混乱而发生撞击,在庞大的舰队中灯火管制是关不了这样的灯火的。

杨海让各舰在很远的距离就发动鱼雷攻击,他最大的目的不是要杀伤倭人军舰,而是要在密集的倭人防御阵型中制造火光,只要有火光南华共和国21架最高负荷13吨载弹5吨的重型轰炸机就是倭人的恶梦。

杨海老远就看得清楚,由于是夜间倭人舰队不可能全速规避空中袭击。

随着5朵灿烂的焰火,葛青的手甚至兴奋得打抖,他今天带了8枚700磅的重磅炸弹,但是随后迟迟而来的两声爆炸让葛青看到自己成为英雄的可能。

迟来爆炸的枚鱼雷击中了倭人,龙凤号轻型航母,由于这艘航母只有1万4000吨,换句话说根本就没有装甲设置,在中了两枚500磅炸药部的鱼雷之后航速迅速慢了下来。

这其实根本不是为飞机准备的,原本葛青是要在中国事发之后到国内去支援抗战,而这些重磅炸弹要命的就是其穿透性,那是为了破坏飞机跑道而生产的,为的就是在地上炸个大坑,而军舰甲板虽牢固却无法和地面比厚实。

然而之后的事情让葛青非常失望,原本为了让倭人军舰在被鱼雷命中之后能够起火大部分的鱼雷拿掉了部分炸药而装上了不在少数的汽油,为的就是让军舰着火,只要有光轰炸机就能要他的命。


但是由于倭人轻型航母的装甲太薄,鱼雷切德太深,那淡淡的火光在上千米的高空根本看不到。

“六自,看你的了!”

第一作战方案不成功,但是杨海可不能拿税收的生命开玩笑,10艘驱逐舰一击之后迅速远遁决不停留,别说面对50节的破浪倭人无奈,就是36节航速的白鲨和虎鲨倭人也没有来得及打中哪怕是一发炮弹。

现在山本陷入了矛盾,不开探照灯那不定被那些告诉舰艇玩弄于鼓掌,若是开了等那天上要命的飞机就会送他去见龙王。

用探照灯照飞机打?

神经病!

但是不久山本也就只好去做神经病了。

龙凤号的前方空中响起了越来越沉闷的发动机轰鸣声,这是4个1300马力发动机同时开到最大功率的声音,六子驾着他的座机开始了俯冲,当然那不是俯冲轰炸。

而在在飞到了200米的空中,投弹手连续丢下了400颗燃烧弹,六子的感觉就好像是在抖楼自己脑门上的头皮屑一样,那密密麻麻的投弹让他感觉实在很爽。

“日你娘地小鬼子,让你知道爷爷的厉害!”

“17号不许说脏话!”

葛青也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但是这话让六子心中一紧,立刻将飞机拉升了起来。

投掷燃烧弹的位置正是倭人联合舰队保护的核心,航母群中,尽管只有不到1/10的燃烧弹击中倭人两艘航母的甲板起火,但是这足够了,不过巧合的是龙凤号居然没有被击中,代替它成为目标的是“黑龙号”和“瑞凤号”。

就在边上不远的山本傻了眼,军舰上燃烧的火光告诉他躲避已经失败了,强加的光芒甚至他都能看到远处3万6000吨大型航母“瑞鹤号”上水手的影子。

山本舰队当机立断取消了灯火管制,而这个时候六子勘勘躲过了两艘起火航母上空瞬间如白昼一样的上空。

山本不是在联络火星人,而是他听声音就知道南华的飞机全是重型轰炸机,换句话说这些飞机只能在那些起火军舰的上空水平投弹。

六子是吓了一跳,从空气中折射出来白色的光芒他就知道那是多强烈的光,但是正因为密集相对广阔的天空光柱就变得十分稀疏,葛青和他的手下正在3000米左右的空中盘旋,因为并不知道效果如何所以他没有让人跟着六子去拼命,当然他现在很后悔。

葛青的手下正在等待命令,而葛青却不等了,南华共和国有很好的体制在葛青完蛋之后自然有人接管飞行大队,所以葛青决定冒险了。

轻轻一推操纵杆,倭人放空炮的距离仅仅能打到2000米的高空,当然谁会2000米外投弹呢?当然不会,不过倭人能看到的天空范围非常有限为数不多的放空炮炮手也根本无法计算提前量,用目测夜空中飞机的航速那简直比回他们京都去中学找处女还难。

“宝贝,左边一点,左边一点,很好,稳住!”随着这些无聊的声音以及两声清脆的投弹声,葛青知道只有他的助手投弹员才能在公用频道如此挑战他的权威。

因为这个家伙有本事,随着巨大的火光,倭人黑龙号航母甲板中弹起火,700磅带着穿透部的炸弹对航母是很要命的,但是关键你要丢得准,这简直比篮球场上的超远程三分还难。

炸弹直接穿透了飞行甲板在二层机库爆炸,看到成果的飞行大队纷纷效仿,但是一轮下来再也没有任何人命中。

“高度500,集中攻击敌受伤军舰!”葛青命令到。

受伤军舰有两艘黑龙号和之前很幸运被鱼雷击中的龙凤号,不过能看到的就只有黑龙号了。

终于山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由于是在夜间当轰炸机凌乱地次序出现在500米高度纷纷丢黑龙号投弹的时候山本知道黑龙号完蛋了,至少被110枚重磅炸弹命中,爆炸引起的大火已经完全无法控制仅仅半分钟后引爆了燃料仓,那沉闷的爆炸声让山本明白炸弹的分量,他也偶尔能看见那飞机巨大的体积,这中西帝国情报课有过情报,只是倭人习惯了陆航不管海航的事,却不知道南华的空军除了海航之外是独立自成一军的,他也就压根不知道还有这种飞机在越南,更不知道这东西似乎有专门对付军舰甲板的炸弹。

当然密集低空轰炸是要付出代价的,一架H-1被击中坠毁。

当然南华的飞行员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悲伤,因为还有一艘着火的军舰等他们送入海底,而杨海这个时候已经带领驱逐舰队远远地逃开了,用驱逐舰去对付战列舰和巡洋舰,还是10/数十,开玩笑!

当然由于倭人根本追不上驱逐舰队也就职能放弃,在原地布防,现在不能让南华的驱逐舰再跑到航母中间去凑热闹,否则也许10艘驱逐舰击败联合舰队的海战神话就要诞生了。

山本在黑龙号完蛋后第一时间命令舰队向东北分散,因为苍龙号的航空燃油在海面上形成了巨大的篝火所有军舰都一目了然。

葛青和轰炸机中队的飞行员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又议论对着瑞凤号的密集轰炸,这次飞机高度调整到了1000米,但这次葛青清晰地感觉到倭人的放空炮和机枪声稀疏无比,有的也都是些漫无目的的扫射。

看着那刺眼的篝火葛青明白了,倭人根本在强光周围倭人根本就看不见天空。

这一次又是500米甚至更低高度的密集轰炸,在40多枚炸弹的攻击下,尽管只命中了不到一半,但是斤万磅的炸弹足够将瑞凤送上天了。

山本在鬼丸号上看着,一口气没接住,憋得脑门青筋暴起,一口血喷出来就软了下去。

此时轰炸机群已经没有弹药了,杨海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派驱逐舰去找倭人的麻烦,尽管在夜晚很可能取得战果,但是倭人有了防备之后只怕抵挡不住倭人大炮巨舰。

杨海看看时间已经凌晨3点半了,想要再来一次袭击只怕天就亮了,关键是还有不到3个小时驱逐舰队要脱离倭人飞机的攻击半径很勉强。

山本没有想到这次行动会是这样的结局,“祥鹤号”几乎没有损失,“苍龙号”和“祥凤号”只是少数飞机损失,而瑞鹤号飞机损失过半,“黑龙号”和“瑞凤号”沉没由于爆炸剧烈甚至没有救起哪怕一个船员,“龙凤号”舰首左舷中了两枚鱼雷舰体倾斜无法继续作战。

如此一来联合舰队丧失了一半的航空作战能力,山本现在都不知道这一次帝国还是军是胜了还是败了。

由于舰队已经损失大量战力,南华共和国的航母只有一艘的位置在缅甸以南海域,其他航母可能有三艘并不知道在哪里。而且南华共和国重型轰炸机航程惊人,换句话说侦察机也可以飞这么远,也就是说继续留在这里将可能被南华共和国三艘航母舰载机和陆地重型轰炸机联合攻击。

山本也是一向自诩为君子,君子不立危墙,山本选择了放弃原有作战计划撤过巴士海峡,放弃了对杨海舰队的报复行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