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八十九节 丹纳多济

铁岭位于奉天(沈阳)和长春两大城市之间,地扼南满铁路中断,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这一天中午,一支庞大的日军骑兵队伍,突然大摇大摆的出现铁岭北面。然后选了一处地势开阔的地方,打开帐蓬布置警戒,安营扎寨。

不用说,这就是卫华所率领的骑兵团了。

卫华穿着全套的大佐军服。这套军服,是鸡宁缝纫厂专门为独立师的几位巨人改制的。为了缝制这超大号的衣服,往往一套就得报销三套鬼子军服,很不划算啊。不过,相比于收益来说,还是十分划算的。在冬季大练兵的时候,扒火车、断铁路、袭击小股鬼子,发挥了奇效。次次都得了手,一支支鬼子部队,不断的神秘失踪。以至于长白山至南满铁路,四十多个县,没有一个县的鬼子敢于出城。至了晚上,鬼子连走出营房尿尿的都不敢。导致尿壶价格暴涨。在战争年代,百业凋零,尿壶生意却成了一支独秀,沦陷区的中国小贩们,着实的赚了一笔。

卫华接到屠倭的电报后,原本是打算直接冲进去的。钱长民的情报显示,铁岭这个战略要地,只驻有日军独立守备第五大队。第五大队鼎盛期间,也只有800多人。前段时间,由于兵力补充不足,关东军抽调了大量的士兵补充进野战部队,如今的第五大队,最多也就四五人左右。以二千骑兵,对付四五百步兵,还不手到摛来?

不过,骑兵开到铁岭后,发现,铁岭日军加强了防御。四门紧闭,铁岭驿火车站也被关闭了。日军用巨石塞住了铁路。机枪大炮全都严阵以待。面对这样的防守,骑兵再要想冲进去,那就难了。

卫华转念一想,若大一个铁岭城,鬼子就那一点兵力,不可能处处守得严严实实吧。于是命令部队,从东面绕了过去,开到铁岭北面。铁岭以北230公里就是长春,是日军重兵驻防之地。鬼子北城防,必然空虚。

到了北面,卫华也不急着冲进去,先将情报摸清楚了再说。龙将军的第一旅,就是吃了情报的亏啊。鬼子是狡滑的,他要是也给骑兵旅,来一个“将计就计”,那就亏大了。

队骑一驻扎下来,战士们可就不干了,一群群的上来请命:“下令吧!”“冲吧!”“攻城吧。”

卫华吼了几嗓子,将他们打发走了。回头发现骑兵团长,蒙古人丹纳多济,也在其中,急着想打仗。于是叫他进指挥帐篷,单独谈。

丹纳多济毕业于苏联伊尔库茨克军官学校。明面上看来,是自愿回国参战的爱国同胞,但实际上却是受苏联的指派。义勇军的名声越来越大。引起了苏联方面的高度重视。斯大林认为,那些派过来的军事观察员,也就只是观察员罢了。无法探知义勇军内幕。更无法参与义勇军的决策。他需要一批人将根扎进义勇军去。所以,从他留苏人员当中,精心挑选了一批中国人。

二十年代,苏联为了达到分裂中国的目的,大量培养留苏蒙古人。这些人毕业回国后,大多成为外蒙古高层。他们在苏军的帮助下,成立蒙古人民军,逐步从蒙古王爷中夺取了政权。用苏式作风,没收地主土地,建立集体农场,烧毁庙宇,强迫喇嘛还俗。到三十年代初,外蒙古已经通用了俄罗斯语,用刀叉代替了筷子,用咖啡代替了茶,相互之间称同志。原来的蒙古文字,被篡改得面目全非,成为一种类似于斯拉夫语言的拼音文字。

这些人成立“人民政府”执掌政权之后,一直念念不忘苏联的好处。德军入侵苏联后,外蒙古找到了报恩的机会,不顾中华民族尚在日寇铁蹄的蹂躏下,更不顾蒙古人民是否愿意去万里之外的欧洲战场作战。组建了一支人数多达一万人的蒙古骑兵,进入苏联参战。编制为二个团,即蒙古人民军骑兵第一团和第二团。丹纳多济就是第一团的团长。蒙古骑兵作战跷勇,在与德军的坦克搏斗中,宁死不退,血肉横飞。被朱可夫元帅称赞为“马背上的英雄”。

义勇军对他的来历可谓一清二楚。不过,独立师缺乏军官,更缺乏能够带骑兵的将领。再加上卫华为了迷惑苏联人。不但不拒绝他的一片“拳拳爱国之心”,反而加以重用,短短的半年时间,就从骑兵教官提升为骑兵团长。

话也说回来,丹纳多济得以重用,最主要的还是靠他的高超的马术,和扎实的理论功底。毕竟是上过正规军校的高才生啊。在骑兵战方面,他称得上是行家了。

丹纳多济现在还年轻,由于日照过多的脸膛黑红发亮,早早的就起了眼角纹,看上去,像是有三四十岁了。由于从小骑马,两条腿变成了向内弯曲的罗圈。往地下一站,便成了“()”型,步行时,身体一摇一摆,就像蒙古摔跤手在比赛之前提腿示威一样。虽说步行时难看,但只要一骑上马,他就立马变了一个人了,好像能飞起来一样。被蒙古族战士称为“草原上的雄鹰。”

由于独立师自出征以来,卫华一直亲自率领这支骑兵部队。这让丹纳多济多少感到有些不爽。他总觉得自己是一只被缚住了翅膀的雄鹰。这会儿见账篷里只剩二人了。“雄鹰”反问道:“我们有二千人,而日军只有几百人。为什么不一鼓作气拿下?”

卫华道:“你怎么知道里面只有几百鬼子?你手中有确切的情报?”

从上次侦察到现在,已经有二天了,由于日军封闭了城门,情报再也传不出来了。不知这二天当中,又有什么动静。依仗着铁路的便利,假如日军要从前线调兵过来支援的话,那么这二天时间足够日军调二个师团回来的了。用二千骑兵去进攻有二个师团防卫的城市?

丹纳多济一下子就被问住了。不过,雄鹰是不会那么容易认输的。

“既然情报不明,更应该当机立断。我们绕道了铁岭的北面,在截断鬼子援兵的可能的同时,我们自己也处在日军的前后夹击之中。如果我们不能迅速占领铁岭,我们有被鬼子包围的危险。”

卫华点点头,笑道:“你的分析不错。你留苏那么久,苏联的那一套学得不错。只是,你是否对汉文化有所了解呢?有没有听说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丹纳多济摇着头道:“汉人太软弱,所谓文化不过是绵羊文化。哪及我们草原上的狼文化?几百年前,我们的先祖成吉思汗,就不懂什么汉文化,他凭着一把马刀就纵横欧亚两洲。我在苏联学习时,我的世界军事史老师,讲到成吉思汗,都很崇拜。他说,世界上最伟大的军事家,东方除了成吉思汗就没有第二人,他的成就,无人能比,他的疆域比天空还广,他的子孙遍布全世界。”

谈到成吉思汗,丹纳多济浑身每一个细胞上都写满了骄傲。

卫华曾经看过一篇关于成吉思汗的基因的论文。论文中说,成吉思汗的子孙有一千六百万之多。是人类这千年来,最成功的“播种者”。我们中国人在西方的人类学家的划分当中,被定为蒙古人种。也是因为当年成吉思汗的“播种”能力,强悍无敌,给西主人留下了深刻的印像。虽然他的“播种”方式,是占领、屠杀和集体强奸,极度野蛮,还是引来了无数人的崇拜,就连毛泽东也称赞他为“一代天骄”。被征服之地的人们都这样认为,更不用说,成吉思汉的正宗子孙——蒙古人了。

“马上能打天下,马上能治天下吗?”正当丹纳多济以为卫华被他给驳倒了,说不出说来的时候,卫华忽然轻声的反问了句。

“治天下,那是以后的事。”丹纳多济大笑了起来。“只有赶跑了日本人,才能去讨论治天下。”

卫华道:“不谋一世者,不足谋一时。如果我们在战争中,伤亡的人数过多,十室九空,这天下还如何治理?”

“战争哪有不死人的?”丹纳多济用比卫华矮得多的身体,从内心“俯视”卫华。“汉人就是怕死啊。如果不是因为怕死,当年人口亿兆的大宋,也不可能被区区几万蒙古兵给灭了。”

丹纳多济话语一顿,接着又道:“如果你们怕死,那就不用去了。我只需带着我们蒙古族的勇士,就可以拿下铁岭。”

“你有没有估计过,你这样会牺牲多少人?”

“保证不超过一百。”

“如果超过了呢?”

“超过一个,我提着自己的人头来见你。”

“敢立军令状吗?”

“有何不敢?你见过雄鹰会害怕兔子吗?”

“既然你这么有信心,我准了。”

卫华有必要给这匹野一点苦头吃,否则他是不会回头的。这人是个将才啊。对于这样的人,只能想法收伏,为了将来能够顺利的解决外蒙古问题,现在多流一血,也是值得的。


PS:这一章更新晚了,迟了四小时,兄弟们对不住。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