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克为什么没有授予大将军衔--萧克在长征中的错误

二方面军时期,贺龙和肖克之间也有着一些矛盾,主要大概是二、六军团作战配合上的一些问题。比如便水战斗,肖克、王震没有通知贺龙所部就撤了,使二军团几乎被敌人切断,搞得贺龙很恼火[2]。另外贺龙作为总指挥,六军团有些事也不完全听他的,双方可能也存在一些误会。贺龙对肖克的上述“错误”看得比较重,认为肖克是被“分化出去了”,“当了他(注:指张国焘)的军长(注:指31军)”。[3]王震在六十年代的回忆中,对肖克的这段经历做了比较客观的叙述:“张想把我和肖克及六军团买过去,反对毛、周、张、博。张派罗炳辉和刘兴(注:即刘型)来和我接触。我们到稻城,他发反毛、周、张、博的小册子。XX(注:肖克)被说动。X(注:肖)有错误的。我拒绝了这个决议,我同关向应意见是一致的。但X(注:肖)第叁天就转变过来了。任很守纪律,任知道张国焘的底细,知道这次是搞宗派活动。我去开会关和我谈起张的作风,所以我很警惕,我们在乱猜。后来贺、肖、张子意在我那里吃饭,把这个问题扯开了。X(注:肖)讲,张国焘搞宗派活动他不知道,搞不清楚是什么目的,总认为将二、六军团分开是中央决定的,我们执行就执行了,不知道是伪中央。如果接受这个决议,二、六军团就分裂了。后来经过斗争,X(注:肖)同意了我们正确的意见,后来把X(注:罗)顶回去了。朱老总对这个问题是明确的,刘元帅也是明确的。我们到甘孜,刘元帅就来通消息了,他说对张这个家伙不能冒火,冒火要分裂,中央在前面,不在这里。后来朱老总也来了,我和朱老总谈了,朱叫我把X(注:肖)叫来,当面问问他同意不同意。X(注:肖)来了,听朱老总一说,转过来了。”[4]

当时肖克已经失势,王震没有必要也无可能曲意为肖辩护,因而上述这段话基本上是接近事实的。从性质上来看,肖克这一“错误”并不严重,因为时间很短,也没有造成什么后果。而且由于当时联络不畅,误信人言,讲了一些错话也是情有可原。肖克此后的军事生涯似乎也没有受到多少影响,直至1958年“反教条主义”斗争批判肖克时,要联系“历史问题”,不可避免涉及到这个“错误”,在当时“左”的环境和气氛,把这个问题上纲上线,使得它被夸大了。

[1]肖克,“红二、六军团会师前后──献给任弼时、贺龙、关向应同志”,《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四)》,解放军出版社。

[2]贺龙一九六一年六月五日谈红二方面军情况时说:“XX同志谈后坪战斗,不是脱了裤子谈的,便水战斗也不是脱了裤子谈的。便水战斗总指挥部有个部署,只准备打一个师,背水战,头天布置好,两个军还搞不到一个师?有的要打两个师。打起来他(指XX同志)不给二军团送个信就跑了,跑到江口县,我听到(六军团那边)不打枪,估计一定走了,派了一班人去,我和小关商量,他还不信,我马上集合四师,抢龙溪口,不然就被敌人切断了。任弼时住在龙溪口。他(指XX同志)不留一个兵,也不通知任弼时一句就走了,我们到了龙溪口,晚上就在龙溪口宿营,第二天大摇大摆地走,敌人不敢追我们。……XX到石阡,到任弼时那里去,任对他拍桌子。”这里的“XX同志”就是指肖克。见“贺龙谈红二方面军情况”,《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四)》,解放军出版社。不过按照王震所说,这次撤退并非错误(肖克),责任也主要不是在肖克。王震回忆:“便水战斗原来决定消灭敌人一个师,但后来敌人又加了,情况发生了变化。打持久战不行,只能速决,所以决定撤。是我决定的。撤没有错误,不是我们的责任,但X和任顶是不对的,这是组织纪律问题,我那时是接受批评的。”X指肖。见“王震谈红二、六军团会合及湘鄂川黔边苏区革命斗争和长征等问题纪要

”(一九六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

(四)》,解放军出版社。

[3]贺龙一九六一年六月五日谈红二方面军情况时说到张国焘分化二、六军团的手段:“派罗炳辉、刘型催六军团快走。XX被分化出去了,说毛、周、张、博是反革命他同意。四方面军的军长(31军)叫XX当,成立伪中央XX不谈?应该反省反省呀,这些关键的地方,当了他的军长?

[4] “王震谈红二、六军团会合及湘鄂川黔边苏区革命斗争和长征等问题纪要”(一九六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四)》,解放军出版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